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訪美手記

[日期:2012-04-19] 來源:  作者:方李莉 [字體: ]
編者按:社會學家、人類學家費孝通先生曾于20世紀40年代第一次踏上美國國土,寫下了“初訪美國”等一系列有關美國印象的文章。時隔60多年之后,費孝通的學生、人類學學者方李莉,旅居美國一年后寫下了系列訪美手記。當年費先生到美國,美國的現代化、人文化的地理和充滿著創造力的美國人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60年后,讓方李莉難忘的不再是高樓和現代化,相反,是美國保持良好的自然生態、豐富的資源以及美國人之間的平等精神。方李莉作為人類學家從“異文化”的角度去觀察美國,無疑為讀者提供了借鑒之鏡。

見識美國的國民性

我要乘飛機到費城參加美國人類學年會,飛機起飛的時間是早上9點47分,吉雅不在家,由佛博斯先生送我去機場。才7點15分,我們就從家里出發了。因為佛博斯先生在早上7點30分有一個簡短的會議,他先把我帶到會議室,開完會再送我去機場。佛博斯先生是當地一個屈指可數的大公司的董事長,他的公司不僅經營房地產,還有多個飯店和建筑工程隊,平時總是非常忙。所以事先我就告訴他,我可以打電話讓出租車送我去機場,并不需要麻煩他,但他仍然堅持要自己親自送。

我們到達會議室,公司的雇員以及一些董事已到場。佛博斯先生讓我坐在一個角落的椅子上等他,他自己卻走到主席的位置上去主持會議。美國人很有禮貌,大家都和我打招呼。會議只花了短短的半個小時就結束了。然后,佛博斯先生開著車把我送到機場,他說,9點鐘還有另一個會議等著他參加。

在中國,像佛博斯先生這樣身份的人,平時肯定是前呼后擁,什么事都不用自己動手,何況是送朋友上機場這樣的事,讓手下的司機代勞就行了。但佛博斯先生沒有自己的司機,他自己開車,自己開飛機,甚至自己動手整理花園。他家在基洼(Kiawah)的海島上擁有一棟別墅,背后有一大片屬于他家別墅的森林,他每次都在森林里修理那些樹木,就像一個普通的花匠在勞動。

他很富有,但你絲毫看不出他和其他的人有多大的區別,沒有派頭,沒有架子。只是他和吉雅的車都很高檔,都是頂級的奔馳。還有在海島上有自己的別墅,這是一般人很難擁有的。但除此之外,他是一個很普通的人。我只是在寫博客時稱他為佛博斯先生,平時都是叫他吉姆。他很高興我這樣稱呼,因為這顯得他很年輕,他說佛博斯先生是他的父親,而不是他。

在美國,我們看到很有地位的人并不擺架子,同樣地,出賣勞動力的人地位也不低。因為這里的勞動力實在太貴。請一個鐘點工到家里來打掃一天衛生需要400美金,干更累的活要的錢還要多。

上個星期,朱樂耕有幾件作品需要從列克星敦運到紐約參加展覽,在這之前需要把這些作品包裝好,并放進木箱裝訂好,然后才可發運。如果在中國非常簡單,請人來幫忙就好了。但在美國請人來做這樣的工作一個小時要100美金。我當時聽到這個價差點暈過去了,這樣的包裝肯定不止一個小時,需要好幾個小時,這意味著需要好幾百美金。最后我決定自己拿起釘子和錘子來干這活,我發現,到了美國我也變得能干了,因為勞動力太貴,什么都得自己干。所以,在這里每個人都變成了勞動人民,而勞動人民的身份地位也提高了,大家也自然平等起來。

另一個美國人的平等,在于他的稱謂上,無論老少大家都直呼其名。那些學生從不叫我方老師或方教授,而是直接叫我“李莉”。就連吉雅的孫子孫女們也是如此,盡管吉雅經常糾正他們,讓他們叫我“李莉阿姨”,但他們仍然是直呼其名,就連才六歲的羅比也是如此。吉雅常常搖頭,她說在美國,除父母和祖父母有稱謂外,其他的什么叔叔、阿姨、姑姑、舅舅都沒有了稱謂,都是直呼其名。但其實美國人的稱謂也非常簡單,只有Aunt和Uncle,并沒有叔叔、阿姨、姑姑、舅舅等的區別。而現在都叫名字,這些稱謂也就不存在了。吉雅說在她小的時候并不這樣,看來美國的文化也在產生變化。

不過這樣也好,到美國來以后,我覺得自己變年輕了,和年輕人們在一起,甚至和孩子們在一起都沒有了年齡界限,也沒有了架子可擺。由于大家都非常平等,所以見了上司和長輩也就沒有了緊張感和拘謹感。美國的孩子們都很膽大,也很大方,什么都不怵,什么都敢說,什么場合也都敢上,什么意見也都敢提。

通過觀察美國人,我的體會是,一個國家的國民性和國民心理實際上是一個國家的文化傳統及社會制度所造成的,并不存在什么天性。美國人當年從歐洲來到這片新大陸,不再有傳統的貴族,大家都是同樣的移民。民主制度的施行,使彼此之間不再有等級。而平等與民主往往會導致創造力的增強,一個不受人為制度壓制的國民,會比在長期壓抑下生活的人們更容易有想象力,有自由創造的空間。

當然任何東西都有兩方面,美國過于民主的制度,使很多政策的落實也不容易。因為大家各有各的想法,有時想完全統一會很難,比如醫藥制度的改革問題、個人擁有槍支的問題等。但總的說來我更欣賞這種民主制度。一種制度的實行和一種國民性的養成,是要有一定時間和歷史條件的。有時純粹的模仿和學習是不容易達到的,所以中國可能還是適合走中國特色的道路,但也不妨了解不同國家的文化和歷史,使自己的特色更有合理性和修正的可能性。

美國會沒落嗎?

早上7點鐘,我們就上車,開往附近的私人飛機場(佛博斯先生的私人飛機停在那里)。今天我們要離開基洼島,乘佛博斯先生的飛機回列克星敦,后天我要出發去費城,島上只剩下吉雅,她一個人善后,然后駕車回列克星敦。今天是陰天,早上7點天還沒太亮。我們車剛開出來不久就看到有兩頭白尾巴鹿從樹林里鉆了出來,穿過公路,到另一片森林里去。

以前住在島上,知道在島上的森林里有許多的白尾巴鹿,但在白天從來沒見過。昨天是吉雅的生日,我們到俱樂部為她慶賀。俱樂部在海邊,晚上那里有篝火晚會,人們在火上烤著食物,然后喝著飲料,聆聽著歌手低沉而又憂郁的歌聲,時而還會傳來海濤聲,宛若置身于詩的意境中。我們在回來的路上,時而看到成群的白尾巴鹿,站在路旁觀望,時而看到它們緩緩地通過馬路。白天這些鹿很膽小,躲在森林里不出來,在晚上它們就膽大起來,如果發生什么事,它們就隨時消失在森林的黑暗中。在汽車的燈光下,我看到這些鹿都很健壯、很美,有的頭上還頂著碩大美麗的鹿角。

吉雅說她很高興我在回北京之前能看到這些鹿,雖然我在美國還要待近兩個月的時間,但不一定還有機會上島上來。她也很高興我還看到了鱷魚,昨天白天在湖邊我看到一條碩大的鱷魚在草地上曬太陽,我過去拍照,吉雅再三警告我不能離得太近,很危險,它會傷人。這些都是島上很有特色的動物。

不少美國人和我聊天時喜歡問我,你在美國感受最深的、最讓你吃驚的是什么?我覺得是這里的自然環境。不僅是美麗壯觀,重要的是它讓我感到了這里的水資源、森林資源、各種野生動物資源等等的極大豐富。到處是國家公園、州立公園、市立公園等,這里所謂的公園實際上就是自然保護區。在歐洲你也能看到許多美麗的自然景色,但明顯能感覺出是人工化的大自然,而在美國你看到的是充滿著野性的、真正的大自然。

這一年在美國,我開車和坐飛機到過許多地方,拍了大量的照片,拍的最多的就是美國的自然風光。我太喜歡這里的大自然了,天是那么藍,水是那么清,各種野生動物悠閑地和人共處。在我住的萊克肖爾(Lakeshore), 經??梢钥吹匠扇旱囊傍喿痈≡诤嫔?。晚上它們常常棲居在湖邊人家的院子里,沒有人會抓它們,它們生的蛋也沒有人會撿。不僅是野生動物沒有人去抓來吃,就是許多樹上長的果實和野地里的蘑菇,都沒有人會摘來吃。在萊克肖爾,有好幾棵大板栗樹,上面結滿了板栗居然沒有人去摘,只讓其成為野兔子和松鼠的食物。小區里有成片的松林,里面常常長滿了各種的松樹菇,居然也沒有人去撿來吃。這只能說明這個國家的人們生活富足,不在乎吃這些東西。當然也許大家還有很強的保護自然生態的觀念。

我常常在想,美國這個國家為什么會強大,它還會繼續強大嗎?它強大的理由和強大的資源在什么地方?如何看待美國近來的經濟危機和社會問題?幾乎一踏上美國的土地我就在思考這些并不完全成形的問題?,F在我快離開美國了,這些問題在我的腦海里也好像越來越清楚了。

首先是我逐步地知道了美國這個國家為什么會強大,支持它如此強大的力量和基礎是什么。當然首先是它強大的政治力量和軍事力量。但最關鍵的還是它有可持續發展的基礎,這個可持續發展的基礎就是保護良好的自然資源和自然環境。在未來的國家發展中,誰能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和良好的自然環境,誰就擁有了成為世界上最強大國家的物質基礎。

美國的自然環境能保持得如此完好,首先因為它地方大,人口少。另外,在美國的境內幾乎沒有工廠,吉雅常常說家里所用的東西幾乎都是中國制造。昨天我們去逛商店,給孩子們買了一些玩具,一看是中國造。又買了幾本孩子的練習本,一看,上面仍然寫的是“Made in China”。這真的是很讓人吃驚,中國制造竟然深入到了美國生活的方方面面。

中國制造給中國帶來了許多就業的機會、經濟發展的機會,但我們的資源就在這些“Made in China”中被消耗了,而工廠排泄出來的污水和垃圾也把我們的自然環境給破壞了。美國現在是遇到了困境,但它豐富的自然資源和保護良好的自然環境將會讓它具有發展的基礎和繼續強大的可能性。

另外,因為國民教育及社會制度的關系,美國也具有不斷更新的能力。當然美國社會也有很多的缺點,官僚主義也很嚴重,辦事非常慢。另外醫療制度也很成問題,醫療費很貴。四個月前我到醫院做了一個膽結石手術,直到上個月,醫院的賬單才給我結清。另外,醫療費貴得嚇人,一個小小的膽結石手術,還沒有住院,竟然花了兩萬多美金,合十幾萬人民幣。幸好我買了保險,不然根本付不起。

但總的來看,美國的社會制度也有它很好的一面,比如你生了病到醫院治療,醫院不會先收費用再治病,而是先治病后收費。如果你很窮交不起醫療費,又無錢買保險,醫院可以不收你的錢。另外,滿65歲以上的老人看病可以不花錢或只花少量的錢。

另外,有些制度不合理,新的總統上任后就可以更改,所以其政策有不斷更新的可能性。而且幾乎每一位美國公民都會關心政治,尤其是總統的競選。每個人都會根據自己的意志和判斷力來投票,并不受其他人的左右。如凱莉告訴我,她投的是奧巴馬的票,她父親投的卻是麥凱恩的票,父親的看法并不能影響她的看法。我問她,你是根據什么來投票的?她說,每天看報紙和新聞,通過總統候選人的演說,通過了解總統候選人的政治主張來判斷??偨y競選要動用大量的新聞媒體,需要很多的錢,所以財團的支持很重要。那么是不是錢越多得勝的可能性就越大?錢是其中重要的因素,但也不盡然。奧巴馬作為當時的競選人,比較起來財力是最不雄厚的,但他利用互聯網來表達自己的政治主張,并和年輕人在網上互動,最后他得到了許多年輕人的選票。

大家對自己要選舉的總統不僅是了解他的政治主張,他的生活史和家庭都是了解的對象,因為這可以幫助大家判斷競選人的人品。奧巴馬之所以能當選美國總統,一方面他的口才非常好,文字表達能力也很棒,但這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他的政治主張代表了大多數人的利益,還有他的生活背景也非常重要。

吉雅告訴我,奧巴馬是黑人,父親是肯尼亞人,但他的母親卻是美國白人,還是一位人類學家。他母親和他的父親很早就離婚了,他是在白人家庭里長大的。他還跟隨母親在印度尼西亞等地方生活過。這種特殊的生活經歷,使得美國的黑人們支持他,因為他來自他們中間;美國的白人也支持他,因為他雖然是黑人但卻是在白人家庭里長大的,受的是白人的家庭教育。當時吉雅一家人投的也是奧巴馬的票,他們認為他是一半黑人一半白人,既是黑人的代表也是白人的代表。其實很多人認為希拉里的實力比奧巴馬強,而且也有很多很好的政治主張。但因為她的丈夫克林頓曾是前任總統,大家怕希拉里上臺后又回到了克林頓時代。大家認為克林頓是一個不錯的總統,在他的任期美國無論是經濟還是政治的情況都非常良好。但美國人希望美國的未來能有所改變,而奧巴馬年輕,有活力,還有黑人的背景,代表了一種新鮮感和新的力量,說明美國人不喜歡墨守成規而向往創造性。一般美國人很忌諱問別人的政治傾向,比如競選總統時,你投了誰的票,這好像是一種隱私,也是一種個人權利,一般是不會輕易向別人打聽的。

在美國,我還看到一種力量,那就是“社會性情感”。美國是一個以基督教立國的國家,美國總統上任時要用手按著《圣經》發誓。對于美國人來說,基本信仰是“我們信仰上帝”、“上帝保佑美國”,這些內容不僅在《獨立宣言》、《美國憲法》、總統演講中存在,也存在于學生們每天早上唱的國歌里。在教堂里,我常??吹揭恍┤?,失去了親人或遇到了什么難事,會走到牧師的講臺前跪在那里祈禱,這時會有不少人也走過去將手放在他的肩上或身上其他地方和他一起祈禱,以這樣的方式傳遞著一種關心和愛?;浇汤镒钪匾慕塘x就是“愛人如愛己”。“愛”本身也是一種整合社會的力量。在美國,雖然去教堂的人不如以前多,但這并不意味著不去的人完全不信上帝。吉雅家里只有她每個星期去教會,但其他的家庭成員仍然信上帝,每次全家人一起吃飯時,都要向上帝做禱告。就是這種基督教精神成為了美國人重要的社會性情感,因此才會有許多富人不會將錢只留給子孫后代,也常常捐獻給社會。

因此,我們看到,美國能成為一個世界的頭號強國,不僅是由于它的雄厚的經濟基礎、強大的文化背景、良好的國民素質,更重要的是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和受破壞較少的自然環境。所以在我看來,未來美國未必會沒落,中國的崛起也必將面臨很多挑戰。盡管現在中國的經濟在起飛,但中國的自然資源、環境保護的問題如何解決?中國國民的道德情操將如何重建?

寫完了日記,飛機也著陸了。吉雅的女兒克里斯頓問我在寫什么?我說在寫日記,她問,是英文的嗎?我說,是中文的。這樣的日記我當然要用中文寫,因為我的這些想法是寫給中國人看的。我希望中國人知道我們和美國的差距在哪里,而且我還和所有的中國人一樣要面子,認為國家就是我們背后的一座山,也是我們的尊嚴所在,我們自己可以批評,但別人決不能輕視。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 | 閱讀: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熱門評論
一本大道在线观无码一线_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器_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a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