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儲雙月、李相:電影的敘事慣例 ——零度剪輯、縫合體系等電影核心概念的理論詮釋

[日期:2014-04-04] 來源:內蒙古大學藝術學院學報2014年第1期  作者:儲雙月、李相 [字體: ]

電影的敘事慣例

——零度剪輯、縫合體系等電影核心概念的理論詮釋

儲雙月1.李相2.

(1.中國藝術研究院,北京1000292.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北京100035)

摘要:電影作為時空復合體,可以拓展、強化并且凝聚人們的時空經驗——不只是強化它而且延伸,極具意義地延伸。零度剪輯可以保證電影的表述流暢,沒有斧鑿痕跡,讓觀眾處于一個完全封閉、無法獨立思考的空間。這種看似“客觀”的影像其實恰恰是創作者主觀意圖和思想的體現,但創作者的主觀意圖通過這種“縫合”而被掩蓋得天衣無縫。觀眾在影院中觀看電影,是一個封閉、隱秘的世界,類似于躲在黑暗之中偷看。

關鍵詞:電影時間;電影空間;零度剪輯;縫合體系;窺視

電影的時間和空間,及由零度剪輯、縫合體系、窺視所建立起來的連貫性機制,是本文所要詮釋的重點概念。這些敘事慣例告訴我們:電影的編碼利用作為控制時間維度的電影(剪輯、敘事)和作為控制空間維度的電影(距離的變化、剪輯)之間的張力,通過不連續性達到了更有力度的連續性,不僅讓我們可以在最佳位置觀看銀幕上的烏托邦世界,還創造了一個世界、一個對象和一種目光,因而制造了一個按欲望剪裁的隱秘世界。

變形的電影時間

電影的特長是表現事件,展示時間的變化。時間可以幫助人們了解事情的本質。電影是通過一系列連續活動的畫面來描述事件,它瞬息萬變,而繪畫、雕塑等空間藝術則不會因時間而發生變化。電影中的運動是在一定時間過程中發生的行動,而且是可見的。在現實生活中,時間是連續向前的,既不可跳躍,也不可逆轉,人們只有在它的流逝和消耗中才能感覺到它的存在。電影卻獲得了絕對掌握時間的可能,打破了時間的連續性,既可以任意收縮和擴展,也可以中斷、停頓甚至倒轉。電影時間是對現實時間的藝術再現。在電影發明的初期,電影時間是等同于現實時間或舞臺時間的。那時電影的拍攝是為了在銀幕上復制某段現實生活,或是為了記錄戲劇表演。隨著攝影技術和剪輯技術的不斷發展,電影充分展示了作為一種綜合性時空藝術的魅力,電影在利用空間的能動性的同時,也發掘出了時間的可塑性。電影不再簡單地印制時空,而是以重新建構、賦予生命的方式加以表現。

攝影機的運動方式,以及鏡頭焦距的變化,能收取各種各樣的空間效果,而攝影機在拍攝中也能通過改變速度來創造奇特的時間效果。低速攝影(拍攝頻率低于每秒24格)能夠壓縮時間,造成快動作的畫面效果,加強節奏。高速攝影(拍攝頻率超過每秒24格)則能延長時間,造成慢動作的銀幕效果,用以創造特定的藝術氣氛或細密解析動作過程。逐格攝影能使活動緩慢的被攝對象以較快的動作在銀幕上映現出來,定格則能使銀幕上映出的活動影像驟然停止而成為靜止畫面(呆照)。有些影片在結尾時會使用定格鏡頭。

剪輯在電影時間上可以施展更大的魔力,它通過壓縮和擴延生活中實際的時間數值,來創造獨特的時間感流經畫面,而這種經過變形的時間卻不會給人以任何違背生活中實際時間的感覺。因為,“組合、剪接,干擾了時間的流程,打斷了它,而同時卻又賦予它一些新的東西,時間的扭曲可以成為賦予影片節奏表現的手段”[1](132)。電影破壞了時間的連續性,卻創造出新的更有力度的連續性,這也正好體現了電影的迷人魅力。剪輯一般通過兩種方式來呈現畫面之內的時間——節奏。一種是利用交叉剪接來拉長或壓縮一個動作的時間。愛森斯坦的《戰艦波將金號》中的敖德薩階梯,是世界電影史上創造電影時間的經典段落。敖德薩人在沙皇軍隊的槍口下跑下階梯,這一六分鐘的屠殺場面足足用了一百五十多個鏡頭來完成,讓觀眾感覺到似乎長達幾十分鐘。相反,歲月的流逝、人生的滄桑在電影中也許只需一個鏡頭就可以迅速翻轉過去。賽爾喬·萊翁內的《美國往事》用一個“照鏡子”的動作,就把青年的面條連接到老年的面條,瞬間便告別了35年之久的青春歲月。另一種是在連接場面、段落中,使用翻板、劃、疊化、淡出淡入等光學技巧,對影片的速度產生影響,來影響觀眾對時間的感受。

巴拉茲·貝拉在論及電影時間時,認為電影賦予時間三種涵義:放映時間、敘事時間和觀看時間。放映時間指的是影片放映所占用的客觀時間。敘事時間指的是劇情的展示時間,即影片中人物所涉及的時間跨度,其長度取決于劇情。一部影片既可以表現幾個小時甚至幾十分鐘發生的事情,也可以概括幾十年甚至幾個世紀的社會變遷。阿涅斯·瓦爾達的《五點到七點的克萊奧》用90分鐘講述了一位青年女歌手在等待醫療診斷結果這一生中重要的2個小時的復雜心理活動;湯姆·提克威的《羅拉快跑》用105分鐘講述了羅拉在20分鐘之內拿到10萬馬克救了男友的故事;而侯詠的《茉莉花開》則以一家三代女性發生在30年代、50年代、80年代的愛情與婚姻故事展現了20世紀中國的歷史變遷和女人的命運。觀看時間指的是觀眾感覺中延續的時間,是由當時生理和心理狀況支配的,受放映時間和敘事時間影響,也與個人對故事的興趣程度密切相關。

電影時間還可根據劇情需要自由地轉換表現形態,現在時、過去時和將來時可以來回穿插,交替呈現,甚至可以并存。英格瑪·伯格曼的《野草莓》中,前往接受名譽博士頭銜途中的伊薩克教授與其曾經愛過的表妹莎拉雖然同處一個空間,但是少女全然沉醉于采摘新鮮野草莓的樂趣之中,根本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年邁孤僻的伊薩克被流逝的時間屏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置于青春無暇的歲月中的初戀情人黯然神傷?,F在時與過去時并存的場景,讓老教授在生命的末尾驚醒,在撫摩自己走過的歲月中自我審判和懺悔。由此可見,電影中的時間形態是依據內在敘事邏輯使用的,是作為人物的心理時間出現的。像閃回這種在電影中常見的打亂時間順序的手法,也是人物意識活動的視覺化。因為人物的意識、無意識、潛意識回到了過去,畫面就把人物意識活動中的過去再現了出來。事實上,畫面本身是沒有時間性的,是影片的敘述方式使其穿越時間。雖然影片敘述的都是已經發生的事情,而觀眾看到的只是眼前發生的事情。電影必須借助字幕、對白、旁白以及影調等元素,才能造成時態轉換的幻覺,在回憶、想象之間自由流動。人物的意識活動無論是回到過去還是跳到未來,都是為了說明和放大現在的狀態。

能動的電影空間

電影空間有銀幕空間和畫外空間兩種形式。在無聲電影時代,電影空間通常情況下指的是銀幕空間,因為沒有聲音空間,電影空間往往就被限定于銀幕上的畫格邊框之內。聲音的出現,為電影增加了一個重要維度,不僅有效制造了電影的立體空間,還使得畫外空間成為電影空間的重要組成部分??臻g在電影中不再是簡單的物質形態,而是經過創造和組織的美學空間??臻g在電影中是流動的,既可以擴張也可以伸縮。戲劇的動作發生在一定的場景范圍內,這個范圍有特定的界限,它的舞臺空間是封閉形態。而電影是由畫面組成的,電影畫面的動態特征可以使其空間呈現為開放形態。不過,有些影片會刻意制造封閉、壓抑的空間環境,以外化人物的精神狀態。

電影空間作為美學空間,涉及到視覺構成設計、聽覺形式及其結構問題。它們不僅要讓觀眾對銀幕上再現的空間世界產生物質的認同感,還要增強電影空間的思想外延。當電影導演在構筑拍攝對象與鏡頭內空間關系的時候,構圖、光影、色彩、人和物的運動、攝影機的運動等因素的提示都在起作用。其中,人、物在鏡頭內移動和攝影機自身的運動是最重要的提示。運動有助于完善空間,增強拍攝對象的立體感,并能加強虛設的縱深感。“縱深運動是用來克服膠片的兩向度局限的技巧。”[2](63)在固定鏡頭內,當一個人物退出畫格中的前景,遠離攝影機而去時,觀眾的視線便會很自然地越過表層被引入畫格深處。這樣就制造了縱深幻覺,讓觀眾清楚地意識到電影的第三向度。雖然每個畫格都有上下左右的邊框,觀眾的視線似乎被限定在畫格之內,但是人和物在畫格邊框上的出沒、人和物接近或遠離攝影機鏡頭的運動,都能擴展和延伸影片的空間界限。這種視覺構圖手段,能夠在畫外延伸影像,擴大觀眾的感性知覺,以有限取得無限的效果。另一個強烈的空間提示是攝影機的運動。搖鏡頭或移動鏡頭通過不斷改變畫面構圖,創造出或大或小的縱深、緊湊而連續的空間。在運動鏡頭中,鏡頭可以做到隨時推拉俯仰,既能與拍攝對象同行,也能把周圍事物盡收眼底,因而易使觀眾產生一種身臨其境之感。它的作用就在于不通過剪輯就能控制畫面內容的變化、增加銀幕空間的信息量。

隨著電影科技的發展,各種攝影技巧強化了電影再現空間的功能,分割銀幕法也受到青睞,它能同時呈現多種空間。這種多銀幕結構把寬銀幕分割成兩個或更多的部分,讓兩種以上的表演可以同時進行。雖然它們處于同一鏡頭之中,但是由于各個局部處在不同空間之中,因而呈現的是畫面與畫面之間的對比關系?!读_拉快跑》就在三段式結構中分別使用了分割銀幕法:在12點臨近時,絕望的曼尼要去搶劫超市,而未拿到錢的羅拉焦急如焚地趕來;在12點臨近時,無奈的曼尼要去搶劫超市,而拎著10萬馬克的羅拉疾速跑來;羅拉為了救曼尼跑去找爸爸借錢,而她的爸爸卻要出門會友。每人的動作雖在不同空間但在同一時間發生,因而在銀幕上同時被迅速傳送,于是畫面之間的空間關系轉化成了時間關系,有效加快了敘事的節奏,使羅拉的快跑更富有表現力。

蒙太奇是組織和創造電影空間的重要藝術手段。利用蒙太奇,能夠把不同空間布局或拍攝地點的鏡頭加以分切組合,連貫起來創造空間,一系列鏡頭組成的總體空間擴展了范圍。如視覺元素一樣,聽覺元素也能極大增強畫面縱深感,引導觀眾構筑電影空間。“每一個聲音都具有它的實際發生地點的空間色彩。”[3](112)同一個聲音在不同聲源地點聽起來都不一樣,樹林里的槍聲與在地下室里的槍聲必然是兩種感覺。尤其是近年來出現的立體聲,嘗試著把現實聲音與透徹的會意融合起來,更加顯著地使得圖象和場所存在于聲音之中。畫外空間可以取得與銀幕空間同等重要的地位,并且能夠再現完整的故事空間。畫外空間可以通過視覺手段來表現,不過由聽覺手段來表現更為靈活自由。在《日瓦戈醫生》中,第一個鏡頭就慢慢向上推出正在俯瞰的將軍,發出的卻是人群橫穿隧道的腳步聲。因為人物是站在畫格里看畫格外面的東西,觀眾自然就會越過視線,相信在畫框邊緣之外還存在更為廣闊的虛構世界,而這些區域構成了故事的畫外空間。緊接著下一個鏡頭就切換到成千上萬的女工下班的場景。將軍是在眾多女工中尋找日瓦戈醫生(其兄)與拉那的女兒。人物面向畫外的動作、畫外音的提示,有效表現了與畫格內連為一體的畫外空間,從而在前后鏡頭之間達到敘述的關聯、空間的連貫。

在實際生活中,每個人都是在連續不斷的空間和時間中經驗事物的。而電影作為時空復合體,可以拓展、強化并且凝聚人們的時空經驗——不只是強化它而且延伸,極具意義地延伸。“能動的敘事空間和時間變形的無窮潛力是電影敘事的兩個基本特征。”[4](26)因此可以說,能動的空間與變形的時間有機地結合在一起,是現代電影的思維形式。

為夢幻機制服務的零度剪輯

零度剪輯也稱無技巧剪輯,是指在鏡頭組接時盡量不讓觀眾感覺到創作者意圖的剪輯手法。“零度剪輯”形成于經典好萊塢電影時期。在電影誕生之初,無聲電影由于沒有聲音,觀眾的注意力全部被電影的畫面所吸引。在鏡頭組接時,為了讓觀眾感到過渡自然,人們發明了疊畫、劃、淡入淡出等技巧,使鏡頭之間的組接不過于生硬,可是這種技巧本身給觀眾的印象是強烈而明顯的,很容易讓觀眾的注意力集中到影像表現的層面上。電影蒙太奇技巧發展成熟后,鏡頭之間的組接不再過多地依賴淡入淡出等技巧,而是利用畫面形象之間的對比、并置等方式,來完成象征、隱喻等功能。這一時期的剪輯,不是要抹去創作者的主觀意圖和人為加工的痕跡,而是要將創作者的思想強烈而明顯地傳達給觀眾。

隨著有聲電影的出現和好萊塢電影的興起,電影逐漸從早期的視覺藝術轉變成了視聽綜合藝術,從早期重思想性、依靠畫面形象表達意義轉向了更重視戲劇性,形成真實生活的幻覺這樣一種“夢幻機制”。在這種需要下,電影剪輯逐漸形成了一種普遍被人們所接受的“無技巧剪輯”觀念,在鏡頭與鏡頭之間采用連續對切的組接方式,通過不同機位、景別畫面的運用,有規律而循序漸進地將一場戲清晰而完整地交代給觀眾,并且不給觀眾以人為安排的感覺,而是讓觀眾不知不覺地接受了影片的內容。比如,好萊塢電影中常用的“全景——正/反打”這種模式,就是一種行之有效地將觀眾自然而然地帶入劇情的方法。這種不讓觀眾感覺到人為痕跡的剪輯手法和理念被稱之為“零度剪輯”,它的主要目的在于消除觀眾在電影觀賞過程中對影像表現形式的有意注意(在心理學上,人的注意被區分為有意注意和無意注意兩種形式)。針對觀眾的這種心理特點,電影的敘事機制所要完成的首先是把觀眾的有意注意轉變為無意注意,使觀眾在不知不覺中進入到影片的故事情景之中。“零度剪輯”不需要依賴特技,而是依靠一套完整、模式化的電影語言來彌合上下鏡頭組接時的裂隙,賦予虛構的視像以真實時空的幻覺。而在這個過程中,創作者必須把自己隱藏起來,在制片廠制度的控制下,創作者個人風格的差別、主題和故事的差別都被模糊了。零度剪輯是為“夢幻機制”服務的,夢幻機制要求電影所形成的幻覺世界是相對封閉的,否則觀眾會從夢中醒來或者跳出,因此不能讓觀眾感到創作者的存在,也不能意識到自己作為旁觀者的身份。零度剪輯可以保證電影的表述流暢,沒有斧鑿痕跡,讓觀眾處于一個完全封閉、無法獨立思考的空間。只要相信這一切都發生了,導演造的夢境也就成真了?!读_馬假日》是好萊塢式零度剪輯的典范之作,影片中公主與平民之間充滿古典浪漫氣息的愛情故事,無疑是一部現代版的成人愛情童話,給觀眾帶來無盡的感動和遺憾。

隨著電影技巧的發展,電影的拍攝從機位、角度和運動等方面都擁有了更多的靈活性,觀眾接受心理的變化也使得過去人們認為無法適應的視覺感受變得司空見慣,電影不僅從拍攝手法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鏡頭之間的組接也更加靈活多樣。傳統“零度剪輯”的目的是使鏡頭的連接盡量符合情節和現實邏輯,抹去連接的痕跡,而在現在的電影創作中,這樣做則往往是缺乏變化,沒有個性和風格的代名詞。著名電影大師小津安二郎的鏡頭組接,就不是好萊塢式的“零度剪接”,他經常違背軸線原則,特別是在分隔較多的室內空間有人運動或動作的時候跳軸就更加普遍。他經常忽視軸線,沿著動作按照一個360°的空間來切換,打破了好萊塢影片保持背景一致的原則,凸顯了環境和動作的密切關系。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零度剪輯這種千篇一律的剪輯方式也只適合于某類影片,并不可能適用于所有電影的敘事情景和美學樣式。特別是對于不同題材、不同類型、不同風格的電影,需要有更加多元化的創作手法。從電影藝術的角度來說,零度剪輯所對應的往往是經典敘事模式和大團圓的內容結局。自從現代電影觀念得到發展之后,導演們便不再嚴守時空完整的幻覺,而是經常有意對時空進行打破、割裂、重組,按照心理流程和視覺經驗來組織影片內容。因此,零度剪輯已不再是具有統治地位的剪輯方式。作為對零度剪輯的一種反動,“跳切”這種在過去被認為是不可容忍甚至是禁止的。然而在現代的影視作品中,“跳切”不會再讓觀眾感到無法接受,而且業已成為創造一種獨特視覺風格的手法。跳切作為一種結構形式和剪輯手段,比較符合現代人尤其是現代青年觀眾欣賞電視藝術的節奏感覺、思維方式和審美要求。鏡頭剪輯的目的是為了實現合理、有機的時空轉換。運用跳切轉換時空,并不是簡單的鏡頭直接切換,它必須考慮和保持鏡頭語言內在的聯系性、形體動作的連續性和鏡頭運動的有機性。如要運用跳切完美地實現轉場,導演和編輯、剪輯必須具有高度的藝術技能,準確地運用蒙太奇語言,才能收到良好的藝術成效,否則將成為雜亂無章的鬧劇。

帶有意識形態性的縫合體系

“縫合體系”(systemofthesuture)描述了電影通過視聽語言作用于觀眾感官,并從潛意識層面影響觀眾思維和認知的一種策略,這種策略帶有很強的意識形態性。“縫合體系”是建立在雙鏡頭基礎之上的,這種畫面使得觀者經驗能遵循一種確定的設計。經典電影利用“鏡頭/反鏡頭”等手法使電影攝影機的機位代替故事中人物的視線,讓觀眾感覺這些鏡頭真的是故事中的人物在看,而不是攝影機所拍攝下來的畫面,故事的講述者被巧妙地隱藏了起來。這種看似“客觀”的影像其實恰恰是創作者主觀意圖和思想的體現,但創作者的主觀意圖通過這種“縫合”而被掩蓋得天衣無縫。“縫合體系”將畫面本文看成是“雙重舞臺”的疊加,一重在舞臺上,人物在演出;與它相對應的另一重舞臺上,觀者在注視。

“縫合體系”作為電影理論術語,是由丹尼爾·達揚在考察影像與觀眾關系問題時,結合讓—皮埃爾·奧達特①的雙鏡頭理論提出來的。經典敘述中存在一個被精心安排的缺席的“敘述者”,這個敘述者提供了一個隱然的視點,并服務于意識形態。它通過占據觀察者的位置而取消了觀眾的主體位置,觀眾卻吸收了意識形態的影響而并未意識到它的存在;通過鏡頭/反鏡頭的交替設計,觀眾在攝影機的連續調動下,不斷調整自我去認同被設計和被組織后的形象,進而陷入到一種由雙鏡頭所構造的虛構的陳述中,達到“相信”影像內容真實的幻覺狀態。達揚通過分析由一個鏡頭到下一個鏡頭表意的延續,進一步發現影像話語的敘述層面同虛構層面一樣,也具有意識形態性。他們描述了電影有組織地侵犯了觀眾的自由,粗暴地剝奪了他的主體存在,并把他強制性地安置進和銀幕的想象關系中。這種意識形態的暴力,通過制造一種“相信”幻覺的心理機制隱匿在觀影過程中。

在達揚的《經典電影的指導符碼》[5](21)一文中,鏡頭/反鏡頭是經典電影體系中的一種修辭手段。在第一個鏡頭中,觀眾發現了畫框,這是電影讀解中的第一步,他先前對影像占有的成功感消失了。觀眾發現了攝影機是藏在事物的后面,因此不相信它和畫面本身,現在他理解到它是任意的,他想知道為什么畫面是那個樣子。這立刻地就改變了他的參與模式——不再作為一個可娛的對象來理解在角色和/或物體之間不真實的空間。它現在是一個由攝影機從人物那里分離出來的空間。后者(人物)失去了他們存在的特性。觀眾發現他對空間的占有只是部分的、錯覺的。他感到被剝奪了什么,他被阻止去看。他發現他只是被允許去看那恰好是在另一個觀察者視軸中的東西,那個人是幽靈似的或者不在場的。這個幽靈,他統治著畫框并剝奪了觀眾的愿望,被奧達特稱為“缺席者”。在第二個鏡頭即第一個鏡頭相反方向的鏡頭中,消失的畫面因某個人或某種東西的出現而被替換了,這個某人或某物占據了缺席者的位置。這個反鏡頭代表了正看著第一個鏡頭的目光的所有者,他是虛構的所有者。第一個鏡頭可以說是在觀眾和電影畫面的想象的關系中打開了一個缺口。這個缺口,被作為前一個鏡頭的缺席者而出現的人物的鏡頭(即第二個鏡頭)所“縫合”。于是,觀眾又回到了銀幕占有者的位置,恢復了他先前與電影的關系。

需要注意的是,既然第二個鏡頭構成了第一個鏡頭的意義,那么它就引出了一個問題,“這是誰的視野?”第二個鏡頭表現了一個人正在看,就把自己表現為對那個問題的回答,由此展示出第一個鏡頭的意義。兩人的中心論點是:這個體系本質上是一種專橫的體系。它不僅僅中立地傳達了虛構層面的意識形態,而且還掩飾了電影攝影陳述的意識形態根源和本質。第一個鏡頭對影像的來源提出了問題。第二個鏡頭就把虛構的一個人物作為來源認同了。雙鏡頭畫面構成了一個關于它自身的陳述,而這個陳述就是帶有欺騙性的。

《泰坦尼克號》中的災難(歷史事實)與愛情(虛構的愛情故事)元素的成功組合,奇觀性與敘事性的有機結合,以及意識形態話語——美國精神的滲入肌理,使其成為好萊塢影史上的經典。這則包融了人的信念、勇氣、犧牲和愛情的傳奇,構筑了一個激勵精神生長的英雄主義神話,同時也讓經受世紀末情緒困擾的人們倍增力量和信心。在電影創作中,也有導演對這種機制加以生動演繹。彼得·威爾的《楚門的世界》以荒誕的手法表現出了哲理化的思索。在現代社會中,借助著日新月異的科技手段,一個完全虛擬的世界被制造成了給人真實感受的生活環境,影片表現了媒體的霸權和將一個人的私密空間無限放大給觀眾之后的悲劇感和荒誕感,也絕好地詮釋了電影的這種縫合體系作用于觀眾的機制。

以窺視為心理基礎的觀影機制

“窺視”是一個與觀眾接受心理有關的電影術語。觀眾在影院中觀看電影,是一個封閉、隱秘的世界,類似于躲在黑暗之中偷看。銀幕上魔術般展現出的種種奇特的景象,激發觀眾的幻想,給觀眾造成一種既與銀幕保持著距離,但又能感受到銀幕上人物情緒情感的獨特體驗。這種特定的觀看方式,是在一個距離之外觀看一個不存在的對象。觀眾可以盡情觀看銀幕上的某個人以及他的行為,但這種看又是沒有獲得銀幕上人的準許,且不為人所知的。因此電影的觀影機制可以看成是一種“窺視癖”。在電影的欣賞過程中,觀眾擁有安全感和優越感,因此對于銀幕上人物的窺視才讓他們樂此不疲,演員的表演作為滿足觀眾窺視欲的必要手段,同觀眾的窺視成對出現。

窺視癖原本是一個心理學術語,指的是單純以看作為快感源泉的變態心理現象。不過,精神分析學并不認為窺視癖是一種純粹的變態心理行為,因為每個人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著潛在的窺視欲。在心理學上,變態與常態之間并沒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對很多人而言只是程度上的差異。精神分析學電影理論據此認為,電影作為一種表象系統可以全面地滿足人的窺視癖,抑或說,電影的魅力在很大程度上是以滿足人的窺視癖為基礎的,尤其是它極大地滿足了男性觀眾的窺視欲望。商業電影的明星機制也是基于窺視癖而產生的。觀眾作為一個非現實世界的窺視者,以直接窺視日常生活中無法獲得的欲望對象為滿足,觀眾對于商業片的期待表露出潛意識中的這種窺視欲望。而銀幕上經過包裝和美化的電影明星,恰恰可以成為滿足觀眾這種心理需求的欲望載體。制片方為了盡可能地滿足觀眾,造就了各種各樣的能夠滿足不同觀眾胃口的明星,觀眾在欣賞電影時自然地把自己的欲望不斷地投射到某位較多地滿足了他們幻想的明星身上,并逐漸在精神上產生依戀,產生明星崇拜。

在經典好萊塢電影時代,窺視的情境經常出現在一些特定的電影類型中,觀賞電影開始演變為純粹的帶有私人色彩的行為。20世紀30年代的瘋顛喜劇與家庭情節劇成為展示私人生活空間的最佳場所。攝影機以隱形的方式對私密的生活場所進行詳盡地探究,“自由出入,任意逗留”構成了經典好萊塢電影窺視的基本情境。觀眾與攝影機的同化使得場景被充分暴露給觀眾,觀眾并未也不可能去和“虛構世界”之中的人物與故事進行對話與交流。在這種情境中,被看的對象并不知道它在被看,觀眾的優勢地位使他們得到滿足。他們的“看”是被動的,但“看”本身又隱含了各種交織的欲望。這使得好萊塢電影成為迎合某些“特殊趣味”的產品,向觀眾充滿欲望的眼睛隱蔽地、有條件地敞開自己。演員處處表現得好像根本就不覺得有一架攝影機在窺視他們,他們生活在一個封閉自足的虛構空間之內。經典好萊塢電影并非是以自足的方式呈獻、展示給觀眾,它的更高意義上的話語機制是好萊塢作為一個巨大的欲望的生產與消費機器而作用于一個整體的觀眾群的。觀眾被它塑造出口味,然后依據自己的偏愛選擇更佳的消費品。特殊的欲望產生特殊的對應產品,家庭情節劇使觀眾對私人生活場景獲得了想象性滿足。觀眾的位置是隱蔽的,這也使他的觀看行為成為正常的?!兑灰癸L流》將故事完全建構在窺視情景之上,都是窺視公共場所,是在游艇、車站、旅店客房、公共汽車這些地方發生的。在經典好萊塢早期,對窺視欲望的滿足是有所約制的,攝影機位置是圈在公眾與私人生活場所之間游移。懸念大師希區柯克也從不掩飾他對窺視癖的興趣,尤其是在他的影片《后窗》中,把觀眾拖入了他的幻覺情境——電影的窺視活動中。男主人公在影片中充當了觀眾的化身。他嘲諷式地模仿了觀眾在電影院中的處境,他的窺視癖和一系列活動,都像觀眾被困在椅子里不能活動而被動接受影片內容的狀態。因此這部電影本身就可以看成是對電影窺視機制的模擬,而影片通過對窺視的再現和打破來反思電影本身。

20世紀60年代,美國電影界也出現了強烈的窺視癖傾向。隨著女性主義理論的興起,人們開始更多地反思這種傳統的電影觀影機制所具有的意識形態性,以及對于男性中心地位的維護。在現代主義電影興起后,關于窺視的描寫越來越多,《十誡》中的第六個故事就是以窺視為主題并結構敘事的。影片并未探索偷窺的動機,而是對現代都市人際關系的一種暗示?!妒]》之六則成功地將望遠鏡中女子的生活與男主人公的偷窺行為統一在一起。當望遠鏡中女子開始獨自用餐時,鏡頭反打為男孩咬下了他的第一口面包。對切鏡頭組合在一起,是主人公與女子共進晚餐的幻想。導演著意營造的這種想象空間是對結束孤獨、建立正常交流的渴望。在當代電影創作中,窺視更多地被賦予了對于媒體和電影本身的反思意味?!段彝蹈Q,所以我存在》表現了一個叛逆的少年用望遠鏡來追蹤他暗戀的女孩,并偷看別人的秘密生活的故事。在滿足自己窺視欲的同時,他也掌握了對方不可告人的秘密。影片生動地詮釋了窺視不僅是一種人們心理需求的滿足,它本身也具有強權。正如同媒體掌握了信息一樣,擁有了窺視權,就有了超出他人的地位。

注釋:

①讓·路易斯·舍弗爾的《一幅繪畫的舞臺性》對奧達特的理論立場產生了重要影響。奧達特是通過分析委拉斯貴支所作的《皇家侍女》來闡明繪畫中的編碼和它的隱藏過程是如何運作的。奧達特對經典繪畫的研究,為經典電影的理論研究提供了雙重舞臺和主體陷阱這兩個概念。

參考文獻:

[1]安德烈·塔可夫斯基.雕刻時光[M].陳麗貴、李泳泉譯,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3.

[2]李·R·波布克.電影的元素[M].北京:中國電影出版社,1986.

[3](美國)約翰·霍華德·勞遜.電影的創作過程[M].齊宇、齊宙譯,北京:中國電影出版社,1982.

[4](美國)基科·亨.電影敘事與語言[J].世界電影,1985,(3).

[5](美國)丹尼爾·達揚.經典電影的指導符碼[J].陳犀禾譯,當代電影,1987,(4).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lixj | 閱讀: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熱門評論
一本大道在线观无码一线_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器_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a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