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楊帆:物盡其用:從民間手藝到文化資源 ——以山東菏澤面塑手藝調查為例

[日期:2014-07-08] 來源:內蒙古大學藝術學院學報2014年第2期  作者:楊帆 [字體: ]

物盡其用:從民間手藝到文化資源

——以山東菏澤面塑手藝調查為例

楊帆

(煙臺市博物館,山東省煙臺市264008)

摘要:民間手藝在鄉土社會中經歷了從民間手藝到民間藝術再到文化資源的發展過程,這一過程中體現了鄉土社會中藝人、民眾、官方對于民間手藝的開發利用過程,體現了民間手藝逐步轉化為文化資源的過程,以及地域社會對于民間手藝的不斷挖掘、重塑、調試與再認識的過程,蘊含著深刻的文化內涵。本文試圖運用藝術人類學的理論與調查方法,選取山東菏澤面塑手藝為個案,將手藝從單純的民間藝術如何在藝人、民眾以及官方力量的推動下逐步發展為區域文化資源的過程呈現出來,從而分析其過程中體現的人與物之間“物盡其用”式的關系,探索其深層的文化內涵。

關鍵詞:民間手藝;文化資源;文化內涵

一、引言:從民間手藝到文化資源的跨越

民間面塑,在發展的歷史過程中經歷了食品、祭品、工藝品、非遺項目等不同的發展階段和歷程,這一過程中作為“物”①的面塑分飾了不同的角色,體現了“物盡其用”的手藝發展過程。

圖1面塑發展歷程圖

從上圖可見,面塑具有不同的層次與意義。面塑在本文中具有以下幾個層面的含義:(1)民間食物:作為承載民俗意義的民間食物,是面塑最基本的層次,作為歲時節日和人生禮儀中物品的面塑食品是承載著民眾日常生活中的民俗內涵的物;(2)民間祭品:作為民間祭祀儀式中供品的民間祭品,此階段為面塑發展上升為民眾信仰體系中供品的層次,此時作為物的面塑供品與面塑技藝結合并重,承載著民眾日常生活信仰體系中的民俗功能;(3)民間工藝品面塑:作為商品出賣的手工藝品的面塑工藝品,此階段面塑從民眾的日常生活中走出而成為了具有交換價值的來自民間的手工藝;(4)非遺項目: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下的民間面塑,更加突出了面塑的技藝以及傳承方面的內容,其技藝作為一種文化遺產受到國家行政力量自上而下的保護。面塑所具有的四個層面的內涵是植根于地域、村落、家族影響下的手藝村社會背景之中,并與手藝人的傳承及面塑技藝的發展等因素密切相關。

在一定的場域中相互聯系的利益團體將面塑手藝作為一種多層面的資源來獲取經濟、名譽方面的利益。本文以山東菏澤面塑手藝發展過程中的各類事件為例,描述并分析作為資源的民間手藝在個人、地方、國家的視角下是如何被視為一種文化資源并加以利用的,與民間手藝相關的各方利益者又是如何不斷地重塑自我認同,并想法設法地凸顯其與民間手藝的種種關聯來爭取名譽、地位和謀取經濟利益從而爭奪文化資源的。通過典型“事件”的描述分析手藝人、村落、地域社會以及國家等不同的角色如何看待面塑手藝又是怎樣開發利用其作為一種文化資源,進一步探討作為文化資源的民間手藝在“藝術生產場域”②如何進行多重角色的轉換和適應變遷的,從而窺視其背后蘊藏的深層文化內涵。

二、文化資源的認定:以面塑申遺活動為例

面塑具有食品、祭品、商品、非遺保護項目等多重身份角色,從民眾日常生活中的民俗用品到可以謀求經濟價值的商品,再到承載無形文化財產的非遺之物,在面塑的眾生相中我們可以看到:民眾在其生活之中自然而然地從利用面的本性做成富有吉祥寓意的食品面塑到利用面塑物品代替信仰體系中供奉的實物祭品,再到將面塑作為一種具有觀賞價值用于交換的商品面塑,乃至非物質文化遺產語境下將面塑開發為無形文化財產的代表。在這一系列的過程之中,面塑所經歷的發展過程概括而言可抽象為從“物”之本性到精神層面,然后到經濟層面而后到文化層面的過程。在民眾自然而然地發展面塑的過程中,面塑始終是作為一種資源被不斷開發利用的,只是作為主體的民眾并沒有意識到這一“物盡其用”的自然而然過程背后隱含著對于面塑手藝資源的開發和利用。美國人類學家阿爾君·阿帕杜萊(ArjunAppadurai)編著的《物的社會生命》(TheSocialLifeofthings:commoditiesinculturalperspective)的一書中闡述了這樣的觀點:“經濟交換創造價值。價值是嵌入在用于交換的商品之中的。關注交換中的物,而不僅僅關注交換的形式或功能,將使我們發現連接交換與價值的東西是政治。商品與人一樣具有社會生命。”③阿帕杜萊的闡述表明了商品除了具有經濟價值之外其還具有社會生命,需要我們從社會文化的角度來審視。在對于民間手藝的研究中我們發現,走出日常生活的民間手藝作為商品進入市場交換之中,其在承載農民藝人們追逐經濟利益同時也將不可避免地帶有一種文化意義上的附加價值。

文化的附加價值正式進入民眾的視野是從“非物質文化遺產”這一概念開始,2001年5月18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宣布將“人類口頭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作為第一批項目名單,中國的昆曲入選代表作項目名單,從此揭開了國內非遺保護運動的序幕,隨之,越來越多的傳統藝術加入了“非遺”的名單,加之政府部門、學術團體和大眾媒體等積極的宣傳推進,“非遺”以來勢兇猛之態進入了民眾的視野。

然而在普通民眾的日常生活中,“非遺”是個相對較為模糊的概念,具體什么是非遺很多人都說不清楚。在2003年10月17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又通過了《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積極促進全世界范圍內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在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活動以文化部、財政部、國家民委和中文文聯等政府部門聯合啟動的“中國民族民間文化保護工程”為開端,掀起了國內轟轟烈烈的“非遺”保護熱潮。而在這場自上而下的非遺運動之中,廣大民眾也實實在在地感受到了“非遺熱”。一時間民眾日常生活中的傳統節日、禮儀慶典、民間藝術、歌舞傳說,甚至飲食都成為了非物質文化遺產,“非遺”不再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學術概念,而是化作種種能夠被感知的物進入了民眾的視野。“亂花漸欲迷人眼”紛至沓來的非遺項目使得普通民眾了解并認識了非遺,然大多數人與非遺并無利益之關聯,在民眾視野中的“非遺”概括而言是眾多紛繁復雜的文化事項。然“非遺”也與許多人的生活密切相關,自從“非遺”進入他們的視野并走入他們的生活后醞釀和上演著一場變化。

以菏澤面塑即“曹州面人”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獲得批準前后的事件為例,在面塑手藝人對于“非遺傳承人”名譽的爭奪和地方政府在非遺傳承人認定中的行為等事件中,我們可以窺視非遺語境下的面塑手藝資源的認定情況。手藝作為一種資源層層向上地被民眾、村落、地域社會所關注和利用,手藝資源通過這種層層遞進的開發利用的過程不斷地做出適應性的發展變遷。菏澤面塑申遺活動始于2006年,由菏澤市牡丹區文化局積極籌備申遺工作。在申遺活動中當地文化部門組織主導了申遺的準備等各項工作,在這個過程中,當地政府,地方精英,從事面塑的藝人等不同角色在面塑申遺這個過程中分飾著不同的角色,共同上演了一場打造地域社會文化之戲。

在面塑申遺活動中手藝人、地方精英、政府都參與其中,他們將民間面塑手藝視為一種文化資源進行開發利用。以菏澤面塑申遺活動為例來分析地域社會中的手藝資源發展狀況是個合適的案例,筆者親歷了曹州面人的申遺過程,也多方探訪了申遺活動中各方的觀點立場和行為表現:當政府、地方精英人物、村民三方共同認識到面塑作為村落文化資源,有開發利用的價值的時候,各方就都從自我的利益出發,希望能在面塑文化資源這塊蛋糕中分得最大的一塊。所以各自有不同的做法與關注點,圍繞面塑,展開了一系列的故事。

(一)政府部門參與介入申遺活動

2006年4月,菏澤牡丹區文化局開始收集整理穆李村面塑資料,準備申請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在收集資料的過程中,牡丹區文化局責成牡丹區文化館人員負責收集穆李面塑資料。筆者在文化館進行了了解,文化館負責人員又將此事交給了馬嶺崗鎮政府的兩名公務人員,于是在上級層層的要求下,鎮政府派人到穆李村收集資料,主要是影像和圖像資料。據當時在場的村民介紹,主要請到了穆李村幾個比較出名的老藝人,表演面塑制作過程,負責收集資料的人員錄制影像資料,同時將村中民間藝人家中保留的一些圖片資料收集去一些作為申請非遺時的資料。據文化館負責申請面塑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牛館長介紹,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這是第一次,他們也沒有經驗,填報的表格是從國家的網站上下載來的申請表,國家網站上有填報的例子,他們就按照要求,收集穆李村的相關資料進行填寫申報。由于并沒有經驗,申遺準備過程中也經歷了許多周折。

訪談記錄之一:

牡丹區電視臺拍的關于面塑的片子,申遺的片子,最開始有一段磕頭拜師的,后來是覺得不好還是怎樣都給剪掉了,那段有我的,磕頭拜師的時候喊了我的名字,然后我走進去磕頭,這段給剪了,光盤胡亂剪。拍的時候電視臺和文化局的人,后來的片子我看了,把我那段給剪掉了。④

在面塑申遺的活動中,由于地方政府文化部門的負責人員并不熟悉申遺活動的工作,在最初準備申遺的過程中,對于村落里相關資料采取一種“拿來主義”的掠奪式收集,并以自己的判斷出發將上報給上一級的申遺材料進行加工和刪改的處理。

從政府部門在非遺申報過程中的種種行動,我們可以看到當地政府已經開始意識到面塑作為文化資源的意義,在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申報盛行的背景下,牡丹區政府、文化局、文化館等相關機構開始積極開展穆李面塑申遺工作,為了能夠開發地方資源,從而帶來經濟上的利益,然而就如何申報,怎樣保護非遺項目的原生性并未做更多的考量,對于手藝資源開發性利用的同時相應的保護并未做好。

(二)地方精英人物參與申遺活動

穆李村地方精英人物們在“非遺”的時代背景下是如何利用手藝資源的呢?

穆緒建是當地的一個精英人物,其利用面塑手藝資源積極發展自我的意識較為明顯,雖然在穆李村的面塑手藝人中,他年紀不算大資格也不夠老,但是他能夠在時代潮流中,抓住機遇發展自己。他是穆李村年輕面塑藝人中手藝最好的,一直以面塑為業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穆緒建19歲高中畢業就開始外出賣面人,由于手藝好還被請去日本大使館表演,到過很多地方也見過不少世面,后來他到珠海的一家彩陶工廠做形象設計工作,2005年他選擇了放棄工作回到家鄉菏澤發展,于是在菏澤市區開了自己的工作室從事面塑創作。他是當地政府與村民交流的橋梁,當政府有需要面塑藝人的時候,第一個聯系的人物就是他,然后由他聯系村里其他的面塑藝人,他在政府與穆李村村民之間起到了連接的作用。通過他的努力,地方政府對于穆李面塑資源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同時村民也能積極配合政府工作人員,完成各項工作。

穆緒建在政府和村民之間架起了橋梁,同時也利用面塑資源發展了自己的事業。他得到了政府部門的大力支持,在各項文化活動中政府部門都會邀請他作為穆李面塑藝人的代表,他因此得到了很多資源,并適當地把這些來自政府的資源分配給穆李村民。因而得到了村民們的信任,認為他是跟政府部門聯系緊密的村里人,也愿意跟他一起參加活動。因而他從一個村里手藝較好的面塑藝人,成為了穆李村面塑的積極倡導人,并成為了村落手藝人與政府的聯接者的角色。

(三)民眾如何面對面塑手藝資源

20世紀80年代以來,社會發展之快常常令人來不及做出及時正確的反應,穆李村的手藝人群體在面對面塑手藝成為“非遺”的時代以來的種種反應體現了普通民眾在面塑成為非遺項目過程中的觀念和態度,以及他們積極利用手藝資源緊跟時代發展步伐的趨利避害之大眾心態。20世紀初期曹州面人就已被眾人所知,那時候曹州面人的代表人物李俊興和李俊福使得穆李村這個小村在菏澤地區眾多有面塑藝人的村子中凸現了出來,面塑作為穆李村的標志開始顯現。20世紀80年代,停滯了多年的民間面塑藝術又重新獲得了生機,一些面塑藝人重新又背起面塑箱子延續祖先們走南闖北掙錢謀生的生計方式,穆李村的其他一部分村民在看到這些走出去的面塑藝人們收獲了金錢和榮譽后,他們也紛紛效仿開始學習面塑。進入21世紀以來,在“非遺”進入民眾視野的時代背景下,村民們積極利用面塑這一手藝資源,越來越多的村民加入了面塑藝人的隊伍,以期利用當地的文化資源獲取一定的經濟利益。

從村民的角度來理解面塑申遺活動主要有兩個層面:首先,村落社會中普通的面塑藝人,他們最初對于非物質文化遺產不是很了解也不是很關心,對于申遺活動最開始是持一種漠不關心的態度,他們關心的是怎樣掙更多的錢獲取更多的經濟利益。對穆李村中的大部分藝人而言,其依然過著普通農民的生活,面塑是他們的一個掙錢的副業,因而面塑申遺活動則不在其關心的范圍之內。然而當面塑成為非遺項目后,他們也看到了其中蘊藏的發展潛力,更多的人開始蠢蠢欲動加入到面塑藝人的隊伍中來。其次,村落中也有不從事面塑活動的村民,他們要么有其他的副業,比如開雜貨店或是搞運輸、做建筑,要么就是經濟狀況比較好,對這些人而言,他們希望穆李村的面塑能夠興旺發達,因為他們也能夠借著發展面塑非遺的東風獲得一些經濟利益。

三、文化資源的爭奪:以面塑技藝非遺傳承人認定事件為例

菏澤面塑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自2006年始,至2008年“曹州面人”被評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006年到2011年正值筆者田野調查之時,因而曾親歷菏澤面塑申遺之過程,也目睹了在申遺過程中民眾、藝人、村落組織、地方政府等對于面塑申遺的態度和各方行為。

2009年的2月筆者在新年過后趕到了菏澤做進一步的田野工作,并住在藝人穆緒建的家中,在跟他的交談中得知,2008年11月菏澤市公布了菏澤市第一批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推薦名單,在名單中有穆緒建的名字,然而名單的背后卻不僅僅是非遺傳承人這么簡單的事情。

表1⑤菏澤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民間美術)

序號

項目

編碼

項目名稱

申報地區或單位

代表性傳承人

姓名

性別

年齡

1

Ⅶ-1

曹州面人

牡丹區

穆緒建

47

2

李金城

76

3

陳素景

40

4

何曉錚

70

5

曹縣江米人

曹縣

王錫金

73

從菏澤市文化局公布的“曹州面人”的非遺傳承人中,同時并列有四個人的名字,他們是穆緒建、李金城、陳素景和何曉錚,他們都是由牡丹區文化局申報的“曹州面塑”傳承人,然而在這四人中有兩人并不在菏澤,李金城是穆李村旁邊的李堂村人,然其早已遷居河南洛陽,何曉錚祖籍菏澤而其現居濟南發展。牡丹區文化局在市級非遺傳承人認定中四人中有二人現非菏澤市人的情況引發了眾多藝人的爭論。筆者在與藝人的訪談中,從各個層面了解了這次市級非遺傳承人認定事件中的玄機。

訪談記錄之二:

評委專家評了,評了以后的過程為什么不公開,誰評的怎么評的都不知道,現在這塊也沒有規定,誰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有個人給我出主意,讓我去找,從鄉里、市、再到省一級一級的找,我帶上簡歷和表格,問問他們看我達到要求(非遺傳承人)沒,從鄉里開始,拿我的簡歷去問他們達到沒有,達到了給我簽個字,說沒有達到我就問問為什么了,他們如果說過了評定期了我就要問問為什么評定的時候沒有通知我。⑥

2009年的9月筆者在穆李調查期間,李雙虎對于剛剛公布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的名單中沒有他的名字發表了他對于非遺傳承人評定的意見。他的想法也代表了大多數手藝較好的面塑藝人的想法,他們對于文化局評定非遺傳承人而并未公開進行的事情表示氣憤。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國家、省、市會有一定的資金補助,但是許多藝人表示“不是想要這錢,一年才能給多少錢”,但是他們又都普遍認同“有了名譽后收益會翻倍增長”,因此可見,手藝較好的藝人是看中了非遺傳承人的名譽背后所蘊藏的經濟利益價值,他們對于市里非遺傳承人評定的不滿最根本上還是基于經濟利益的考量。

穆緒建告訴筆者,在非遺傳承人評定初期,文化部門的人曾經暗示他應該以某種表示一下對于非遺傳承人評定事宜的關心而他拒絕了,他曾在自己的博客里寫了篇對于隱隱表達對此事表示不滿的的博文,說民間藝人的艱辛和政府部門的人在處理非遺傳承人評定時候的疏漏,然而過了一段時間后他又將這篇文章刪除了。后來非遺傳承人名單出來后,穆緒建是面塑傳承人之一,而這之中的眾多細節筆者就不得而知了。2009年9月穆緒建又被評為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曹州面人的代表性傳承人。

圖2菏澤市文化局頒發的市級非遺傳承人證書⑦

在穆李村調查期間,村里的藝人們曾流傳著有關李金城入選面塑非遺傳承人的故事。李金城是李堂村人,他早年學習面塑手藝的時候跟西穆李村的穆緒珠是師兄弟的關系,同是跟在上海賣藝的師傅學習面塑手藝,后來李遷居洛陽以面塑手藝為業。筆者在村里聽說他積極關注面塑傳承人評定這件事,曾親自到菏澤考察來并拜會了文化部門的人,在村里的手藝人中流傳著李金城為成為面塑非遺傳承人而跑關系的多種版本。雖這件事情難辨真假,然而它真實地反映了手藝人對于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的高度關心的態度。

在四位傳承人中的陳素景是李芳清的兒媳婦,她居住在穆李村,如遇有展演等活動她則作為藝人代表表演面塑技藝。筆者見到她問起非遺傳承人的事情,她表示了高度的關心,并跟筆者聊起了傳承人的補貼等問題細節問題。

在面塑非遺傳承人認定事件中,穆緒建、李金城、陳素景和何曉錚被認定為曹州面人的傳承人。在非遺傳承人認定事件的前后中,筆者了解到前三位都對于傳承人的身份表示了關注,他們認為國家給的錢不在多少,榮譽以及榮譽所帶來的附加價值最為重要,并積極爭取了傳承人的名額。2010年9月當筆者又一次到穆李村調查的時候,再次去拜訪李雙虎的時候,他也已經被認定為面塑傳承人他展示了他的非遺傳承人的證書給我們看時,他曾說的話回響在筆者耳邊:“面塑藝人如果只是占了家傳這個優勢,其他的事情也不管,那是不行的。傳承人要是正式批下來那是全國人民都知道的。”

從曹州面人非遺傳承人認定事件中前后幾位傳承人的言行中,我們可以看到在非物質文化遺產進入民眾視野開始,民間藝人就將其視為一種隱形的資源,作為非遺傳承人的面塑藝人并不是看中國家對于傳承人的補助,而是看中了傳承人的名譽,更直接地說是看到了隱藏在非遺傳承人名譽之后的廣闊的經濟利益空間。

四、文化資源的塑造:以穆李村的立碑活動為例

手藝不僅僅在民眾視野中以一種資源的形式存在,在村落體系之中,手藝同樣被視作資源被不斷的建構和開發利用。以穆李面塑村的立碑活動為例,來揭示村落語境中的面塑手藝資源不斷被開發和建構的過程。

(一)立碑始末

2004年9月9日是個平凡的日子,但對穆李村而言是一個不同尋常的日子,這一天,穆李村籌劃以久的5塊村碑終于在經歷了最初的計劃、籌集基金、起草碑文、刻碑等過程后,在穆李村全體村民的共同見證下,立在了穆李村的寨里,這五塊村碑中凝聚了許多人的心血,也講述了穆李村的故事。對穆李人而言,意味著村子的歷史連同面塑、炮拳、梅花拳等傳統將以文字的形式記錄下來,使穆李的子孫后代以及每一個來到穆李村的人都能了解穆李村的歷史和傳統并感受這里的文化氣息。

村碑的籌立工作早就開始進行了,在20世紀90年代初期,村里的民眾就要把村史和村里的面塑、梅花拳、炮拳等傳統立碑做個紀念的想法。當時穆李村的支書和幾個有威望的老者共同籌劃了村史的編寫和村碑的建立,他們多次聚在一次開會,集體討論村史資料的內容,并開始收集面塑、梅花拳、炮拳等村落傳統手藝、武術的資料。經過多年的集體努力,最后編輯了一本有關穆李村史的小冊子《穆李村史記》。其前言中寫道:“收集整理穆立村的光輝歷史并編輯成冊,樹碑立傳以傳后人,是全體穆李村人多年的夙愿。為了把這項民心工作辦好,在郝道純、李傳君等人的倡導和帶領下,各姓氏、各家族都積極響應,努力配合,并踴躍捐資。”可見穆李村碑是穆李人共同的期望?!赌吕畲迨酚洝分薪淮四吕畲灞幕I建過程:

在收集整理史料、籌備紀念碑篆刻過程中,郝道純、李傳君、穆宗建、常振德等人曾多方走訪座談,多次召開會議研究,不避寒暑,不辭勞苦,歷時年余,較為理想地完成了預期期望。共同完成史料七篇,于穆李村中央樹起《穆李村史碑》《捐資碑》《梅花拳十二世宗師李永松紀念碑》《清咸豐御前武師、炮拳大師常啟云紀念碑》《穆李面塑碑》五座。⑧

在籌立村碑的過程中,村里組織了立碑委員會、史料委員會、集資委員會等多個村內領導組織,分工合作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整個立碑的過程中,得到了當地的政府部門的許可和支持,建碑的內容、所需的資金、各項工作的安排都是村里各個委員會專門負責,并在村民們的協助下完成的。穆李村碑的籌立體現了村落社會集體力量的巨大作用。

在穆李村史碑的集資過程中,村里各個姓氏的代表人動員組織了捐款活動,主要有穆姓、李姓、郝姓、常姓、楊姓等幾個姓氏代表分別收集村民的捐款,共收到穆李村民自愿捐款9110元,共480多人捐款,數額從600到10元不等。這些捐款全部用于穆李村史碑的籌立工作,并由村中的會計專門負責管理這筆資金,并把開銷清楚地記錄在帳,并與村碑建成之日進行了公示。

穆李村碑的立碑活動中的各個程序和組織體現了村落社會作為一個組織單位所發揮的作用,從籌備、編寫、籌款、立碑等過程中民眾積極參與立碑活動也加強了村落社會的凝聚力。穆李村有著悠久的歷史和豐富的文化傳統,不僅有著面塑手藝,祖祖輩輩出了很多面塑藝人;還有武術傳統,這里有梅花拳和炮拳,都是比較出名的拳法套路;村里還有河南梆子和大平調等戲劇傳統,歷史上穆李村就是個有著豐富文化歷史傳統的村落。穆李村碑的落成,是一個標志性的事件,它表明了穆李村民們關心村落文化發展的事實,也體現了村落體系中當地民眾作為集體對于村落內文化資源開發與利用。

穆李村中自古就有面塑手藝流傳,至今村里每年到全國各地賣藝的藝人仍然延續著古老的手藝謀生方式生息在這片土地上,穆李村村民們認為面塑手藝不僅僅是他們的謀生方式,同時也帶給穆李村很多榮耀,于是村民合計想建個碑,把穆李村的面塑歷史記錄下來,以立碑的形式來紀念面塑手藝傳統,于是有了這塊2004年立在穆李村村中的面塑碑。

以立碑的形式來紀念一種民間傳統工藝的事情并不多見。在歷史上,可以立碑的事件必是蔭澤子孫的大事件,而對穆李村人而言,面塑手藝確是一個造福了穆李子孫后代的傳統。而為面塑立碑這卻不是第一次,據老藝人們講述,穆李村歷史曾有過一塊老面塑碑,其上面記載著穆李面塑手藝的事情,但是這塊老面塑碑卻在文革的時候遭到了破壞斷為兩半,后不知所蹤。然而,在2004年在離穆李村不遠的解元集的解南村竟然發現了一塊老藝人口中的面塑碑,從而引起了有關面塑碑的故事。

經調查在解南村一戶人家的牛棚里發現的這塊面塑碑的確是藝人們所說的那塊碑,它是1930年(民國十九年),民間面塑藝人們通過集股生息的方式經歷了15年時間籌集資金為其祖師王郭二君建造的“沐恩碑”為紀念其傳授面塑手藝“以昭遺惠以志不忘”。原來這沐恩碑原本有兩塊,一塊立在穆李村,一塊立在解南村,穆李村中的碑在文革的時候毀了,然而解南村的碑卻僥幸留了下來。老面塑碑的發現也揭開了面塑的歷史。

據沐恩碑碑文中記載,王郭二君是菏澤面塑的祖師爺,他們為江西瑞州府戈陽人,幼年就開始學習捏面人技藝,其手藝精湛,“有栩栩欲活之效”,后其二人同游至穆李村,以其面人手藝為生,積聚田產,安家在穆李村,當地人楊玉林、段文干等數人向二君學習手藝,后來又廣收門徒相續傳授技藝,使得面塑手藝繁榮昌盛,以其為業者遍布曹州(菏澤)以及附近的河南,直隸(北京、河北)一帶,面塑藝人數量超過千人。這些民間面塑藝人們“或興家立業,或衣食無虞,莫不賴其藝而為”,所以為了紀念兩位曹州面塑的始祖,其弟子五十余人共倡為兩師建碑,歷經十五年終于有了這座“沐恩碑”⑨。

圖3沐恩碑⑩

沐恩碑碑文:

沐恩王郭二君碑文

官禮六卿而作之,以考工道德全修之功,終以游藝。自來一材一藝,專門名家,有利于人世者,即圣人所不遺也。王君諱清原,字澄波。郭君諱湘云,字蔭泉。江西瑞州府弋陽人。幼而同師,學捏面人。曲藝也,事近于戲跡,鄰于褻,而各精其道。每構一像,形容畢肖,眉目如生,有栩栩欲活之效。吾曹向無此術。自咸豐二年,二君偕游吾曹,寄居本集西穆李,各自食其藝,獲值浮于所用。積年余,購置田產,遂家焉,既而,楊君玉林口口口三人,以學于王君;段君文于數人,以學郭君;嗣而廣收門徒,循相傳授,繼繼續續七十年矣!相傳五世,蔓延曹屬以及附近直隸、河南兩省,以是藝者不下千余;遨游亞非歐美,逐處銷售,或興家立業,或衣食無虞,莫不賴其藝而為口口口哉。二君之惠大矣!先是楊君玉林,張君俊相,集合徒眾五十二人等,共倡(為)兩師建碑,以昭遺惠以志不忘。詢謀會同,但迫無貨。有志未逮。(乃)集股生息,建碑之資迄今十五年矣,本利計有二百余緡,乃購石磨碑,計日豎立口口。予想事無論大小,以成玉為先;藝無高下,以成物為要。二君攜藝自養,能成己矣。故又多徒,然成韻矣。而今死后,徒愈增而愈多,藝愈傳愈永,其惠之及于天下后世,正末可量也。曲藝可忽乎哉!予故而其事實序其顛末,用勤填珉,以垂不朽云。

清歲進士杜維楨撰文

清附生于民國山東法政學校畢業

李漢卿書單

民國十九年歲次上章敦洋陽九月上浣谷單11

沐恩碑中所記載的是面塑手藝的歷史,它是如何在古曹州一帶興盛發展起來的,歷經了幾十年的傳延發展,影響的范圍不短擴大,藝人的數量也越來越多,從而興盛繁榮起來。在穆李村籌劃立面塑碑的過程中,正是沐恩碑的偶然發現促成了穆李新面塑碑順利地立在了穆李村的村口。

2004年7月在解元集的解南村發現的老面塑碑——沐恩碑就是老藝人們的回憶的那塊老面塑碑,是為江西塑匠,王清源和郭湘云所立,碑上記載了他們二人的事跡。然而早在這塊老面塑碑被發現之前,穆李村已經在籌劃著建造一個面塑紀念碑的事情,原來穆李村早在20世紀90年代的時候就曾想過要立穆李面塑碑,可是由于文獻資料的有限,撰文的工作久久不能成行。后來村中成立了立碑委員會,請了穆李村中的老面塑藝人,一起來回憶面塑的歷史,由郝道純老師執筆,將穆李面塑的發展整理成文。在2004年7月李芳清等人在解南村找到的老面塑碑后推進了穆李面塑碑的立碑活動的進行。在發現了老面塑碑后,積極促成了穆李村的立碑活動。穆李村村民和立碑委員會的委員們馬上行動起來,與2004年9月落成了穆李面塑碑。

穆李面塑碑坐落在村史碑的最左側,它是由面塑藝人們集資興建的,目的是對穆李面塑的歷史與現狀做一個說明,使得村民們記住歷史,也讓穆李面塑為后人所記住。面塑碑是由穆李村面塑藝人們倡導建立的,在籌劃面塑碑時,李芳清老藝人還健在,他親自參與了立碑委員會草擬面塑碑碑文的工作,還有一些老藝人也參與了碑文的審查工作,通過老藝人的回憶和老面塑碑碑文內容參考等,共同構成了今面塑碑的歷史部分的內容。至于今面塑碑中記載的穆李村面塑的現狀,則是根據村中面塑藝人們提供的情況,由立碑委員會的成員執筆成文的,主要由郝道純主筆。立碑委員會共有七位成員,主任是:李傳君,副主任是:穆緒良、郝道純、穆宗建、常振生、常振德、穆緒敬。他們是村史碑和面塑碑碑文的主要負責人,通過查閱史料和訪問老藝人的方式得到資料,整理成穆李面塑碑碑文如下:

面塑是中華民族從古至今的一種傳統造型藝術,是中國民間藝術的一朵奇葩,艷麗多姿,光彩照人,本村面塑起源于明末清初,衍傳至1854年清咸豐帝四年,江西弋陽塑匠王清源、郭廂云游藝曹州西南二十里,寄居穆李寨與當地藝人楊健清、楊保林、楊貴林、郝勝合作研制,使面塑藝術大為提高而成為工藝品。以后廣收門徒,傳授技藝,于是本村成為古曹州一帶面塑工藝事業發源地。

一九零八年前后,本村面塑普遍發展,先后傳藝給李朝平、馬德交、馬鳳山、李俊福、李俊興、楊振合、郝子禮、郝道黃、穆田春、穆宗書、穆緒乾、常朝品等三十余人。其中李俊福,李俊興技藝超群,俊福擅捏武將英姿,俊興擅捏佳人仕女,被譽為“文武二李”馳名中外。一九二零年后,李俊興同師兄弟等二十余人,多次去上海、廣州、廈門、香港并出國到菲律賓、印度、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國以謀生計。一九二六年李俊興應邀到老撾王宮表演面塑受到贊揚。一九三一年又去蘇聯莫斯科表演受到了蘇聯人民的熱烈歡迎。

解放后面塑藝術獲得了新生,受到各級政府的大力支持。一九五六年李俊興、李俊全、李芳閣、李芳清、馬鳳鳴、穆化起、宋月亮、郝子泉等十多人應縣文化局邀請在菏澤成立面塑組。一九五七年應省文化廳指示遷往濟南市成立面塑社。一九五八年李俊清參加全國工藝美術表演時受到朱德委員長接見并合影留念。菏澤市第一屆政協委員李芳清一九七九年八月十六日參加全國工藝美術創作設計人員代表會時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華國鋒、李先念、葉劍英、鄧穎超等接見并合影留念。一九八二年三月至五月隨山東省美術工藝團赴瑞士、德國、澳大利亞等國表演面塑,在澳總理府捏一袋鼠得到廣泛贊揚。其拍照刊登在第二天的“澳洲日報”頭條位置。一九九五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中國民間藝術家協會授予李芳清“民間工藝美術家”光榮稱號。一九九六年被邀請到柏林為當時的總理科爾當面塑像。他一生從事面塑藝術研究工作,創作了大批活鮮人物形象:如金陵十二釵、聊齋故事、水滸一百單八將等古典人物塑造的栩栩如生?,F代人物雷鋒、劉胡蘭、歐陽海等活靈活現。曾多次在大明湖公園舉辦展覽參加全國工藝美術作品展。作品以形象逼真傳神比例夸張適當色彩鮮艷奪目為世人所喜愛和稱頌。

本村面塑代代相傳,工藝精益求精,老藝人穆化起、穆緒竹、穆緒嶺、常振華等應全國各大城市單位聘用者甚多。馬鳳鳴五九年受省軍區聘用,上海市木偶劇團聘用,他的作品遍及全國各大城市。李芳亮現任牡丹區面塑協會副主席。一九八七年應重慶市政府之邀,李芳亮、穆金生、常永安參加首屆市燈會面塑表演。一九八九年在長春市參加電影“西門家族”拍攝。穆緒建一九八三年應穆緒建本駐華大使館表演面塑半月有余,其作品得到全體使館人員贊賞,現任牡丹區面塑協會副主席。穆鐵成、穆銀生在二零零零四月菏澤市文化局舉辦文化藝術比賽時榮獲二、三等獎,穆鐵成二零零零年應丹東市邀請參加面塑表演,穆銀生一九八六年在市文聯舉辦的民俗藝術節獲三等獎。穆明芳二零零二年曾被汕頭市聘用。穆遠忠曾參加蘭州市黃廟廟會表演,李洪亮多次到煙臺表演。后起之繡,層出不窮。如郝古林、郝廣軍、郝金剛、穆立波、穆化想、李傳杰、宋明軒、武金發、李傳進、常樂賢、馬同玉、李雙全、李松山為本村面塑事業做出了突出貢獻。

近年來,本村面塑藝術發明創造密封盒裝人物、花草、水果等作品打入國內外市場,贏得外匯,為國爭光,為鄉里添輝。全村每年近百人外出獻藝,足跡遍于全國各地,經濟效益可觀。

公元二零零四年元月12

圖413穆李面塑碑

穆李新面塑碑文有一千四百余字,記敘了穆李村面塑手藝的由來和近年來面塑的發展現狀。碑文中詳細介紹了穆李村面塑的情況,也介紹了很多出名的面塑藝人,比如面塑大師李芳清等等,也有當代的面塑新人的名字。碑文中共提到老新面塑藝人53人,記敘了主要面塑藝人的主要成就,提到了李俊興、李俊福、李芳清等藝人的事跡,也提到了穆李村很多面塑藝人中的后起之秀。在總體上把穆李面塑的歷史和現狀都表現了出來。

通過立碑活動,在村落社會中的民眾經歷了一個共同回憶歷史的過程,從中我們可以看到村落中的民眾對于面塑手藝資源的珍視。穆李村民們通過面塑碑的立碑活動強化了穆李村是菏澤面塑起源地的意識,并通過面塑資源的開發積極促成了村落社會的發展。

(二)面塑碑與穆李村

在穆李村歷史上有兩塊跟面塑有關的碑刻,一老一新共同記載和見證著穆李面塑的昨天與今天,并書寫著有關面塑與村落發展的故事。沐恩碑是為紀念以手藝的傳播使得穆李一帶民眾有技可依免于饑寒的面塑技藝的祖師而立,而穆李面塑碑的建立則是穆李村發展的結果。

菏澤馬嶺崗鎮穆李村附近的幾個村寨都有做面人的傳統。李堂村、時莊村、穆李村和解元集一帶這幾個相距不遠的村落中面塑都很興盛,也不斷有面塑藝人們從這些村子中走出來,比如說現在在洛陽的面塑大師李金城就來自李堂村,而面塑大師時振山就來自時莊村,同時馬嶺崗鎮的其他鄉也有人從事面塑事業,可以說菏澤馬嶺崗鎮面塑分布較廣,在穆李周圍的村落會做面人的民間藝人也很多。然而在這一片廣大的面塑手藝活躍地帶,穆李村的面塑手藝發源地的地位逐漸凸顯,漸漸成為了區域面塑文化的中心之地,這其中體現了村落社會對于文化資源的不斷開發與重構。

穆李面塑碑的建立,體現了穆李村在實現自我發展的過程中,尋求文化資源的正位的訴求。筆者發現,據沐恩碑中文字記載,當時王、郭二人將面塑技藝傳給了楊、李、段三個主要的姓氏,按照家族手藝傳承之慣例,面塑手藝理應在這三個姓氏后代中發展壯大。然而在后來的發展中我們看到李姓面塑世家延續了面塑手藝,而段、楊二姓藝人則漸漸消失湮滅了。以穆李村為例,從事面塑的多為穆姓和李姓兩個大姓,李姓主要分布在東穆李,而穆姓主要分布在西穆李,因此形成了東西穆李面塑比較發達的情況,并且據筆者調查發現,現在的穆李村中從事面塑手藝的藝人多分布于西穆李村中,并不再受家族傳承的影響。由此可見,在當代社會中對于文化資源的利用是在經濟——國家的社會大背景下發生的,面塑手藝已經走出了只在家族內傳承的小圈子,從而在更加廣泛的范圍內流傳。與穆李村臨近的鄉鎮與村落,在看到穆李面塑手藝繁盛并可以帶來經濟效益的時候,也想爭取從中分得利益,因而附近有很多村落的村民也有一些人介入到面塑手藝中來。在這樣一個現狀下,面對面塑文化資源,地域社會中相似背景的各方都希望能夠搶占更多的資源。穆李村以村落為單位通過立面塑碑的形式證明了自己的文化正位積極爭奪文化資源,并在這一過程中完成對于村落社會體系的重構。同時我們也發現這是穆李面塑發展興旺后必然要尋求的結果。從歷史的角度看,也許穆李村立面塑碑,說明穆李村就是曹州面人起源地的說法并不完全準確,因為菏澤面塑起源于穆李一帶(應包括附近的地區。老面塑碑中記載,面塑手藝蔓延至曹州全境乃至北京、河南一帶)。但是穆李面塑積極尋求起源地之定位的發展方向,又是穆李面塑發展興旺后的必然,在穆李面塑揚名后,穆李村的名聲遠遠超過了以前跟它同水平的其他村寨,于是它必然選擇積極利用文化資源確立自己正位的道路,這也是由穆李面塑發展帶來的一種歷史的必然,是對地方文化資源的利用與開發的結果。穆李村作為村落社會單位通過立面塑碑活動,試圖告訴穆李村民以及后代人,穆李村就是曹州面塑的起源地。通過立面塑碑的活動,進一步促進了穆李面塑的發展,也是由于穆李面塑近年來的輝煌,導致了面塑碑的建立,所以說在村落發展過程中,對于文化資源的利用以及借機重構村落體系是現代社會手藝村發展中的一個共性。面塑作為一種資源是促進和影響穆李村發展的因素,也是穆李以村落為單位積極塑造并重構村落的機會。

五、小結

綜上可見,從政府部門、精英人物和村民三者的角度分析對于面塑文化資源的看法和態度,可見其三者各有不同的出發點和訴求點,但其都希望面塑手藝能夠興旺發展,并從手藝資源中分得一杯羹。手藝作為一種無形的資源蘊藏在民眾日常生活體系之中,其發展變遷的過程體現了民眾、地方和國家自下而上地將其作為一種資源為己所用的過程。如張士閃而言,當代學者在關注鄉民藝術個案的同時,也應注重對其進行一種整體性的文化考察,不再將主要精力滯留于“藝”的層面,而是注意將“藝”與“鄉”結合起來觀察,并初步流露出“藝”、“鄉”并重或視“藝”為村落文化文本之一種的研究傾向。特別關注中長時段的文化、心態、習俗、信仰、儀式、組織、區域、日常生活、地方制度等對于鄉民藝術的影響,熱衷于從國家、地方、民眾間互動的角度來探討鄉民藝術傳統的形成及變遷等問題。[1]本文以面塑手藝為例,其從民眾生活中的食品制作技巧發展而來,逐漸發展成熟形成一種民間面塑手藝并服務于村落生活中的信仰祭祀活動,而后又經歷了從服務鄉民日常生活到作為民間的手工藝商品謀求經濟利益的轉型,直至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語境下其成為地方非遺技藝,面塑手藝的發展變遷過程為我們呈現了一個民間技藝不斷發展以及被賦予意義的動態過程。在這一過程中,民間技藝最初由民眾迫于生計所利用的物,發展成為一種具有商品屬性的民間藝術,并在一定的時代背景下逐漸繁榮興盛,隨后進入地方和國家的視野成為一種可供利用的手藝資源。手藝成為一種資源后,民眾、地方都在在資源的爭奪中不斷形塑自我、重構歷史以期凸顯與手藝資源之間的關聯,而國家通過對于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認定參與到民眾、地方的互動的之中,并通過政策導向趨勢推動了這一過程的更加復雜多樣化發展。民間面塑資源的開發利用過程體現了民間社會“物盡其用”的傳統思想,也揭示了地域社會對于民間手藝的不斷挖掘、重塑、調試與再認識的過程,體現了民間、地方、國家對于民間藝術的開發利用過程,蘊含著深刻的文化內涵。

注釋:

①有關“物”的概念和內涵參考:ArjunAppaduraied,TheSocialLifeofthings:commoditiesinculturalperspective[M],NewYork:CambridgeUniversityPress,1994.

②“藝術生產場域”的概念來自法國社會學家皮埃爾·布迪厄。他在其著作《實踐理性》中提到:“應該把關系的思想方式運用于生產者的社會空間中去,在其中產生文化作品、文學場、藝術場、科學場等等的社會小宇宙(亦即場域)是社會地位之間客觀關系的空間,而人們唯有在與他人的客觀關系中,確定每個行動者或機構的位置,才能理解這個空間里發生的事情。”引自(法)皮埃爾·布迪厄:《實踐理性》,譚立德譯,北京:三聯書店,2007年,第48頁。

③參考ArjunAppaduraied,TheSocialLifeofthings:commoditiesinculturalperspective[M],NewYork:CambridgeUniversityPress,1994.

④資料來源:2009年9月訪談資料,訪談人:李雙虎,男,喬李村人,訪談地點:李雙虎家中。

⑤此表為局部表,資料來源:菏澤市第一批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推薦名單,菏澤市文化局2008年11月27日關于公示第一批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推薦名單的公告。

⑥訪談對象:李雙虎,男,喬李人,李俊興的外孫,訪談時間地點:2009年9月于李雙虎家中。

⑦圖片來源:穆緒建提供。

⑧資料來源:《穆李村史記》。

⑨該碑立于1930年,碑高143厘米,寬57厘米,厚16厘米,現存菏澤牡丹區馬嶺崗鎮解南村段兆普家,碑文拓印在穆李村面塑陳列室中可見。

⑩圖片來源左漢中主編;魯漢:《李芳清荷澤面人李》,長沙市:湖南美術出版社,2005年,第40頁。

11碑文來源為作者本人抄自與沐恩碑。

12碑文來源為作者本人抄自與穆李面塑碑。

13圖片來源于作者2007年在解南村調研時拍攝。

參考文獻:

[1]張士閃.從參與民族國家建構到返歸鄉土語境——評20世紀的中國鄉民藝術研究[J].文史哲.2007(3).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lixj | 閱讀: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熱門評論
一本大道在线观无码一线_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器_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a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