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王萍:京劇文獻整理、開拓的里程碑——《京劇歷史文獻匯編》(清代卷)評介

[日期:2014-10-27] 來源:  作者:王萍 [字體: ]

京劇文獻整理、開拓的里程碑

——《京劇歷史文獻匯編》(清代卷)評介

王萍

(蘭州城市學院文學院中國古代小說戲劇研究所,蘭州,730070)

有清一代是戲曲花部興盛、京劇誕生的高峰時期,而相關史料蒐集、整理之成果也斐然可觀。最突出的當推至德周明泰和東莞張江裁(次溪)。周明泰于1932年至1933年間整理編輯,陸續出版了《幾禮居戲曲叢書》,其中收錄《〈都門紀略〉中的戲曲史料》、《道咸以來梨園系年小錄》、《五十年來北平戲曲史料》,《清平署存檔事例漫鈔》四種。張次溪于1934年、1937年先后編纂出版了《清代燕都梨園史料》正集和續集。這些專輯以京師舞臺為主要空間,比較全面地整理、記錄了18世紀中葉至晚清京師舞臺花部地方戲興衰嬗變的發展情況,觀照了京劇形成、成熟的文獻史料??梢哉f,他們的輯錄整理在京劇史料編纂上有篳路藍縷之功。但是,由于搜集、整理的對象不是京劇,所以在史料攢萃范圍、取舍尺度上仍有失當、遺漏和不足。

2011年由傅謹主編、谷曙光副主編的《京劇歷史文獻匯編·清代卷》(鳳凰出版社)(以下簡稱匯編),無疑成為京劇文獻整理、開拓的一個里程碑。這套清代卷的歷史文獻匯編,由清代中葉開始至清末,時間跨度一百多年,涉及面寬,內容詳備,從清宮檔案、文人筆記、專書、碑刻、竹枝詞到近代傳媒報紙、雜志等,全面系統地記錄了京劇形成期歷史發展動態的變遷過程,展現了京劇深厚的歷史文化內涵??傮w來看,《匯編》在以下方面值得稱道。

一、廣泛收錄京劇自誕生至成熟一百多年來的歷史文獻史料?!秴R編》“專書”以張次溪《清代燕都梨園史料》(正續編)為基本篇目,盡可能的擴大了整理輯錄的規模?!肚宕喽祭鎴@史料》除諸多序跋外,實際收錄51篇,而《匯編》上下兩卷共計66篇,經過整理、刪減又收錄、補輯了《秦云擷英小譜》、《評花》、《花天塵夢錄》、《靈臺小補》、《燕市群芳小集》、《瑤花夢影錄》、《三十六聲粉鐸圖詠》、《梨園聲價錄》、《粉墨叢談》、《瑤臺小詠》、《日下梨園百詠》、《蓮湖花榜》、《鈞天儷響》、《同光梨園紀略》、《楊翠喜》、《滬江色藝指南》、《天津名伶小傳》、《梨云影》、《海上梨園雜志》、《海上梨園新歷史》、《梨園小史》、《璧云集》、《楊小樓外傳》、《梨園原》、《明心寶鑒》、《弋侉腔雜戲場面提綱》、《洗心齋盔箱》、《戲班結稟花名冊草目》、《都門紀略》等二十多個篇目。

此外,《匯編》還收錄了清人日記19篇,《申報》、《新聞報》、《上海新報》、《順天時報》、《正宗愛國報》等京津滬三地清代報紙18種,以及清宮檔案、圖錄、竹枝詞等。僅清人各種日記里,就爬梳整理出數十萬字與京劇相關的記載。值得一提的是,《匯編》不僅輯錄原文,還在叢書的每個單元前特以提要形式介紹該史料背景及價值、意義,僅此類相關文字亦即萬余字??傊?,《匯編》采集之廣,審訂之精,已大勝往昔,無論從資料整合的廣度還是深度來看,如果說《匯編》是迄今京劇歷史資料編纂之集大成實非過情之譽。

二、文獻輯錄范圍有新的拓展。關于早期京劇歷史文獻史料古舊書籍早有記載,但囿于既有研究條件的限制,許多珍稀文獻,包括古籍善本、稿本和鈔本等沒有被學界所認識,隨著《匯編》的發掘整理,不僅許多文獻“第一次以經過整理的方式集中面世”,[1]而且其史料價值也相繼凸顯出來。

以“專書”上卷為例:《弋侉腔雜戲場面提綱》是對排練、演出時的場記或導演手記稿本的輯訂,它詳細記錄了弋陽腔、亂彈等七十個劇目舞臺演出時的處理,如演員上下場方式、舞臺道具、檢場安排等。該史料價值誠如編者介紹“乃戲班實物,實為第一手珍貴資料。”[2]《洗心齋盔箱》主要記載了七十余出劇目角色穿戴情況,每出戲列有角色名稱、行當歸屬、穿戴行頭及砌末名目,“多數是亂彈皮黃劇目,為研究清代戲劇服裝道具之第一手史料。”[3]稿鈔本《戲班結稟花名冊草目》記錄了清同治初年至宣統年間北京戲班申報內務府、精忠廟備案文件情況,且清同治以后北京戲班變遷之大略亦由此可窺一斑。清人金連凱《靈臺小補》雖多有抨擊梨園、貶斥戲曲之論,但其中關涉戲曲與民間會社之關系等史料,也被收進《匯編》專書卷內。再如,根據齊如山藏本輯訂、整理的《評花》,記錄了清嘉慶二十年至二十一年北京地區三慶、和春、四喜、春臺四大戲班三十六名演員的籍貫、年齡、隸屬戲班、演出劇目等,而且還有對這些演員演技的評論。清末畫家宣鼎創作的戲曲人物圖詠冊《三十六聲粉鐸圖詠》有三十六出戲丑角戲,每戲一畫,以昆曲為主,附有少量花部“時劇”,且配有一首古體詩,書后還附有《鐸余逸韻》七絕十九首。編者據清光緒年間上海申報館叢書本點校輯錄。

像經典文獻《都門紀略》、《絳蕓館日記》等,雖為前代學者及其他資料匯編所收錄,但由于諸多版本未做詳細???,“脫衍錯訛極夥”。如周明泰所撰《<都門紀略>中之戲曲史料》只是有選擇地輯錄了六個版本,并未能全部包絡,而《匯編》編纂《都門紀略》則在比較了諸多版本后再次對其進行精審考訂,詳細篩選、輯錄了其中的戲曲史料?!督{蕓館日記》成書時間長,向前有人摘抄,但其中多有疏漏而且很零散,《匯編》在原有基礎上重新做了校訂。

值得注意的是,《匯編》注意吸收新成果,將韓國東國大學于2001年出版的《燕行錄全集》(一百卷)經節選也集納于其中,為我們從外國人的視角看中國戲劇提供了新史料。

由上不難看出,《匯編》最大限度地收錄了徽班進京以來與京劇發展相關的所有重要歷史資料,不僅各類文體齊備,而且史料輯錄范圍有大范圍的新拓展。

三、視野宏闊理念開放。從18世紀末徽班進京開始至19世紀初道光年間,京劇完成了作為獨立劇種的全部規制,包括舞臺表演的諸多藝術元素,應該說,這沒有多少質疑之處。然而,京劇的形成是如何完成的,期間經歷了怎樣的脫胎換骨的變化,現有史料沒有明確現成、詳細的記載。面對這樣一個開放性的話題,如何使其通過文獻史料的爬疏鉤稽比較完整地表現出來,而且既能反映宏大敘事,又能體現精審考證之功夫,這是匯編者不得不考慮的問題。事實上《匯編》很好地做到了這一點。它跳出了就“京劇”論“京劇”的狹隘,立足當時京師舞臺“兩下鍋”、“徽漢合流”、“漢戲進京”等歷史文化語境,在整體視野下考量京劇經孕育而臻于成熟的歷史發展過程,以及宮廷與民間交互影響的特殊文化氛圍。正是基于這種開放性的學術視野,《匯編》在選輯史料文獻方面顯示出前所未有的價值,真正體現了編者戲曲大文化歷史觀念。十卷《匯編》從專書、清宮文獻、圖錄到報紙、筆記序跋等每套書都將這種思想貫穿始終。

《秦云擷英小譜》系清乾隆時期秦中優伶之傳紀,該書成書年代較早,作者記載了諸多秦伶學藝的歷史,也有對他們表演藝術的評論,雖然其重點在于研究秦腔發展歷史,但其間關涉清代花部諸劇種及聲腔流變情況。吳長元完成于乾隆五十年(1785年)的《燕蘭小譜》是現存清代梨園花譜中最早的一種,書中既有為當時活躍于京城花部、雅部一些演員表演藝術的描寫介紹及詩歌詠贊,還有對當時弋陽腔、梆子腔、昆腔發展流變、以及戲曲班社種種情況的介紹。卷“捌”《筆記及其他》選輯趙翼《檐曝雜記》“慶典”、“大戲”、“梨園色藝”三卷,其中記述了清中葉宮廷演劇以及作者在揚州見到魏三勝演出的情況?!肚∮⑹褂P見記》記載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大英帝國派遣以馬戛爾尼為首的使團在宮廷看戲的見聞,具有重要史料價值。昭梿《嘯亭雜錄》向為曲界所熟悉,其曰:“近日有秦腔、宜黃腔、亂彈諸曲名,其詞淫褻猥鄙,皆街談巷議之語,易入市人之耳。又其音靡靡可聽,有時可以節擾,故趨附日眾。”[4]如此重要之資料亦自在收納之列。如果說上述文獻與京劇聯系不太直接,那么《消寒新詠》《京塵雜錄》、《揚州畫舫錄》、《評花》、《群芳譜》、《側帽余譚》就已經與京劇關系比較密切了。

《匯編》所選“日記”(柒)都是作者親身經歷、親眼目睹的真實記錄,其中不少是名家日記。如祁寯藻《樞廷載筆》、《翕羽巢日記》、《翁同龢日記》、楊恩壽《坦園日記》、《王文韶日記》、《李興銳日記》、何蔭柟《鉏月館日記》、《鄭孝胥日記》、王錫祺“北行日記”、“榮慶日記”。再如《嘉慶丁巳、戊午觀劇日記》、《惲毓鼎澄齋日記》、張棡《杜隱園觀劇記》、《那桐日記》、孫寶瑄《忘山廬日記》、《許寶蘅日記》、胡適《藏暉室日記》等。這些珍貴的歷史資料蘊含了清中葉至近代豐富的戲曲文化信息,從中不僅可以具體感受18世紀至19世紀及20世紀之交北京、上海等城市戲曲文化,而且也可見出京劇在當時的演出情況。

固然,一種文化現象有自己特定的運作邏輯和規則,但是任何文化的產生一定不是社會空間的絕緣體,它是諸多彼此獨立又緊密聯系起來的一種社會實踐。京劇史中“兩下鍋”、“徽漢合流”、“漢戲進京”等文化概念,不只記載了當時舞臺上不同劇種同臺演出的事實,關鍵的問題在于其表征了京劇孕育成熟于昆曲、亂彈、梆子、京調、皮黃等“百戲雜陳”之中的一種實然性?!秴R編》關注和發掘這些具有實然性的文獻史料,既豐富了京劇孕育發展的歷史內涵,也充實擴大了國劇研究的視閾??梢哉f,《匯編》編者是站在修史的高度,縱觀戲曲大文化全局,顯示了一種開闊的學術視野和深邃的史家眼光。

四、體例創新嘉惠學人。體例在一定意義上也是一種特殊的語言,它無形中向讀者呈現、傳遞著一定的信息。往往好的體例文獻匯編是取舍有度、編排有序、考訂精審、相互關聯、便于查檢和使用的有機整體?!秴R編》總攬京劇一百多年的文獻史料,不僅搜羅齊備,規模宏大,在編纂體例上也有諸多創新。

(一)編排合理有序。時間斷限是一切文獻匯編的基礎之一,《匯編》所收史料上限由清中葉徽班進京開始,下限止于清末,在這一百多年中,有關京劇的史料文獻不僅浩瀚如煙,而且內涵豐富,體例各異??傮w看,《匯編》基本上以文獻體列為核心進行歸類,但鑒于所有文獻史料在性質和形態上的繁蕪冗雜,編者以時間為經線,以文獻體列單元為緯線,將十卷文獻史料編纂為七個單元,即專書、清宮文獻、申報、其他報紙、日記、筆記及其他、圖錄。單元中的史料又按時間先后順序排列,從而凸顯了文獻史料的歷史感。這樣,文獻價值歸屬于不同的體列單元之下,既保持了文獻的整體性、系統性,也使得每一個獨立單元所含文獻史料飽滿、平衡?!秴R編》作為大型叢書系列,結構合理,層次清晰,各類資料有序排列,令人一目了然。

(二)變傳統影印版為簡體橫排。傳統文獻匯編大都采用影印版,因為影印不但反映原書面貌,而且能夠避免重新編排時的差錯。但是由于影印多為繁體直排,這對于從小接受了簡體漢字教育、習慣于橫向排列閱讀的年輕學者來說,還是有些繁瑣?!秴R編》十卷以原刻本甚至善本,稿本和鈔本等為底本,經過比較全面、系統的??闭?,并施以現行斷句標點,全部采用了簡體橫排出版,可謂嘉惠學人,助推學林,功莫大焉。但是,這一方便當代學者閱讀、研究的編排形式,對《匯編》編撰者來說卻是要付出巨大辛苦和努力的。因為,這意味著不僅對原刻本要重新點校整理,而且在繁簡轉換的過程中,還面臨大量的錯字、別字和異體字、生造字等諸多難題,其艱辛不易可想而知。尤其令編撰者頗費心思的是如何處置大量存在于京劇劇目名稱上的錯別字等問題,值得一提的是,編撰者沒有簡單化地對此進行糾錯,而是以文化人類學的眼光和學術胸襟保留了這些“原生態”,由此反而成為《匯編》編排上的一大亮點。

(三)設置提要對文獻相關問題作簡扼的介紹說明。在編排體例上《匯編》還有一個醒目的特點就是在十卷書的每篇文獻前都有提要形式的小短文。舉凡版本淵源、考述評價、整理經過、史料價值等都有扼要的闡述。這些由編者精心撰述的提要小短文信息量大,為讀者及研究者對相關問題的深入研究起到了有益的引導作用,很大程度上它們已經成為《匯編》體例上的基本要素和有機組成部分

《專書》上下兩卷,編集書目66種,而這66本書前均有提要介紹?!度沼洝穯卧嬩浟?0個人的日記,有的是先前文獻中已有的,有的是首次被選編的,編者在每人日記前有一個總體介紹。如:“癸未甲申日記”提要如下:

《癸未甲申日記》作者王樹,字杉綠,生平事跡不詳。據日記,其人為侘傺名士,淹居京華,后遷滬上,往來蹤跡聞見,頗有可採摭者。日記起自光緒九年(1883)正月,止于次年二月。其中有王氏在京、滬觀劇之情狀,可供治戲曲者參考。谷曙光據《中國史學叢書三編》(臺灣學生書局1987年版)所收影印本輯錄。

總之,諸如此類的提要介紹極大地方便了讀者和研究者。

有清一代是京劇孕育至成熟的時代,但還不是名角薈萃、流派紛呈之鼎盛時期,故此,我們在欣喜研讀《匯編》清代卷的同時,更是熱切期盼著民國卷的早日問世。毋庸置疑,民國卷將會更加全面沾溉學林,推動京劇研究進入一個全新階段。

參考文獻

[1]傅謹.京劇歷史文獻匯編·前言[M].南京:鳳凰出版傳媒集團、鳳凰出版社,2011:3.

[2]傅謹、谷曙光主編.京劇歷史文獻匯編·貳(專書下)[M].南京:鳳凰出版傳媒集團、鳳凰出版社,2011:775.

[3]傅謹、谷曙光主編.京劇歷史文獻匯編·貳(專書下)[M].南京:鳳凰出版傳媒集團、鳳凰出版社,2011:791.

[4]傅謹、谷曙光主編.京劇歷史文獻匯編·捌[M].南京:鳳凰出版傳媒集團、鳳凰出版社,2011:42.

作者簡介:王萍,女,陜西宜川縣人,文學博士,蘭州城市學院文學院中國古代小說戲劇研究所所長,教授,西北師范大學音樂學院特聘教授,碩士生導師。研究方向:戲曲民俗,西北民間小戲,京劇流派。

本文發表于《內蒙古大學藝術學院學報》2014年第2期。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lixj | 閱讀: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熱門評論
一本大道在线观无码一线_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器_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a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