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安麗哲|邊界與融合——藝術人類學與藝術社會學學科建設與反思

[日期:2021-01-29] 來源:  作者: [字體: ]

邊界與融合——藝術人類學與藝術社會學學科建設與反思

作者:安麗哲 發表刊物:《藝術學研究》2020年第1期

一、學科歸屬與趨向

藝術人類學與藝術社會學同樣屬于交叉學科,在學科歸屬上往往存在爭議。就藝術人類學來說,它的研究有兩個向度,既有從藝術現象或者作品出發去研究人類學關注的內容,也有運用人類學方法解決藝術學或者門類藝術的理論問題,這就使得藝術人類學專業在學科歸屬上,既可以屬于人類學,也可以屬于藝術學。20世紀80年代之后,中國的人類學研究進入恢復與發展期,人類學自身的學科建設是人類學家的當務之急,因而他們并沒有太多關注到藝術人類學的學科問題,這個時期的藝術學研究者也多關注某領域的審美或者藝術理論,鮮少討論學科的問題。自英國人類學家羅伯特·萊頓的著作《藝術人類學》在20世紀90年代傳入中國后,在相當長的時期內,較為主流的觀點是:藝術人類學是人類學的一個分支。此時,中國的藝術人類學還沒有發展起來,一個學科只有發展才會有爭議,關于藝術人類學到底是屬于人類學的分支還是藝術學的分支,當時并沒有什么爭論。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2000年初,隨著藝術人類學研究者的增加與研究的深入,爭論開始了。如鄭元者認為藝術人類學是“一門立足于人類學的立場和方法、從藝術的角度研究人的學科”[1];王建民認為“藝術人類學是文化人類學的分支學科之一”[2];而以方李莉為代表的學者則認為藝術人類學是藝術學研究的深化和拓展,因此應該視為藝術學研究的分支學科[3]。隨著我國藝術學學科的進一步發展,加上2006年中國藝術人類學學會的成立,以及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展開,大量藝術學及門類藝術的研究者主動加入藝術人類學的研究之中,改變了藝術人類學研究的格局。筆者在2016年對中國藝術人類學學會會員所做的統計中,來自藝術學及有著門類藝術學科背景的研究者已經占到了79%以上。[4]現在,藝術人類學是藝術學的一個重要分支學科的觀點已經成為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