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謝旭斌 李雪嬌 唐可鳳 | 湘西南鄉村景觀中紅色文化的傳承研究

[日期:2021-01-29] 來源:  作者: [字體: ]

湘西南鄉村景觀中紅色文化的傳承研究

作者:謝旭斌 李雪嬌 唐可鳳  發表刊物:《工業工程設計》

摘要:為了發掘、重拾散落在湘西南鄉村景觀中,紅軍長征時留下的革命文化遺跡及紅色景觀資源,汲取紅色文化養分,傳承紅色革命精神,促進紅色文化在現代鄉村社區中的轉化培育和資政育人的作用。綜合利用田野考察、文獻法等研究方法,重點選取了若干湘西南鄉村景觀中遺存的紅色革命舊址、紅色標語景觀、紅色革命遺物及歷史故事等紅色文化景觀資源,深刻挖掘并領悟蘊含在其中的重要紅色歷史事件、感人革命故事、紅色革命傳統等紅色精神。借此呼吁人們樹立文化拯救意識,合理保護獨特的紅色文化景觀,因為這是革命文化歷史的印記,是傳承紅色文化精神、發揮資政育人作用的重要財富,對傳承與發展鄉村紅色文化,振興鄉村文化及發展鄉村旅游具有重要的教育功能與審美價值。

 

   

關鍵詞鄉村景觀;紅色文化資源;革命精神;文化傳承

 

紅色文化是中國共產黨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建設進程中形成的,是在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日益結合中發展而來的兼容并蓄的優秀文化1。其中蘊含的不畏強敵、忠誠無私、清廉為民、勇于創新、萬眾一心等精神特質,凝聚著中國共產黨人崇高理想和價值追求。紅色文化景觀是革命歷史與紅色精神的物化體現,具有歷史性、唯一性和傳承性,是極其珍貴的文化景觀資源,更是弘揚紅色革命精神、傳承紅色文化基因的精神財富。湘西南由于地理位置偏僻,經濟發展相對不足,因此在鄉村中留存著一批原真、質樸、豐富的鄉村紅色文化景觀。通過發掘、探索、利用鄉村紅色文化景觀資源,深刻領悟蘊含在其中的革命精神和文化內涵,對緬懷革命先烈、堅定紅色文化自信、發揮紅色文化的感召力等方面具有重要的社會作用。

 

一、 湘西南鄉村紅色文化景觀

紅色熱土湘西南是紅軍長征的途徑地。紅軍長征途中由于行軍需要、戰略需求、政策宣傳、召開會議等軍事戰略與革命活動需要,在此遺留下珍貴的紅軍長征足跡和革命文化印記,形成類型豐富的紅色文化景觀。鄉村紅色文化景觀是重要的紅色文化載體和革命歷史的見證,更是革命文化歷史的“精神地標”。

 

紅色文化景觀是革命文化精神的景觀地標。湘西南作為一方紅色革命故土,地處武陵山與雪峰山兩大山脈體系中,是現在的張家界、懷化、邵陽三市的西南部地區,其所轄的桑植、大庸(張家界)、永順、保靖、洪江、新晃、會同、通道、綏寧、武岡、城步、洞口等縣聚居著苗、土、侗、漢等多民族。2湘西南一帶由于地理險要、人煙稀少、交通不便、信息閉塞,加之地處省界邊緣,該地區成為革命戰爭時期國民黨勢力的薄弱地帶,為紅軍戰略轉移和革命根據地的建立和發展奠定了基礎。此地發生過多次消滅反動派、反圍剿、紅軍長征等重大紅色歷史事件,著名的有長征時的通道轉兵會議,抗日戰爭時的湘西會戰(雪峰山抗日戰)、日本“芷江受降”等。湘西南的綏寧、城步、武岡、洞口、通道等縣,是長征中紅二、紅六方面軍多次反轉途徑地,由此在鄉村景觀中散落遺留下諸如紅軍路、紅軍門、紅軍樓、紅軍井、紅軍橋、紅軍住所等獨特而多樣的紅色文化景觀。紅色文化景觀作為革命文化歷史的“精神地標”,從景觀類型的角度,可以分為以下類型:

 

①老屋建筑景觀:革命行軍駐留地。紅軍在行軍、反圍剿、打土豪或者戰爭的過程中,為了既便于聚合、訓練、開會、休憩、物資儲備等日常軍隊活動,又不影響百姓,因此常選擇村落中的公共建筑,如祠堂、風雨橋、書院、寺廟等地停留駐軍。包括紅軍革命指揮所舊址、紅軍會師舊址、紅軍將領故居、紅軍駐扎地等紅色文化景觀。例如洞口縣的武安宮,又稱忠烈祠,是紅六軍團十七師師長吳正卿率軍經過石下江時的駐扎地。駐軍期間,紅軍在保證日常練兵的同時,還打富濟貧,進行著土地革命。當地百姓為了紀念紅軍在此駐軍宿營的艱苦歲月和清廉為民的革命精神,特設“紅軍樓”,此樓也成為該地一處獨特的紅色景觀。綏寧縣寨市鎮的龍氏宗祠是紅軍第七指揮所舊址,是一處以宗祠建筑為革命基地的紅色景觀。張云逸、鄧小平率領紅七軍在此處指揮作戰,取得了自“百色起義”后的首次重大勝利。在指揮所舊址附近,還保留了紅七軍政治部、軍事部舊址,紅軍標語,紅軍哨堡和紅軍戰壕等紅色景觀。除此之外,還有以民居建筑為基礎而建立的紅色景觀,如紅二、六軍團洞口花園會師舊址——紅二、六軍團蕭克石江指揮部舊址等。

②廊橋道路景觀:紅軍長征途徑地。紅軍長征的途徑地,包括紅軍橋、紅軍路、紅軍門等。這類紅色景觀往往是依據紅軍長征行進中發生的感人故事而設立的。例如綏寧縣的黃桑坪苗族鄉里,在由壩那部落行至上堡村的沿途,有一處鮮艷的“紅軍路”旗幟雕塑景觀。據記載,1934年9月,任弼時、蕭克、王震率領的紅六軍團由城步進入綏寧,擊潰偽軍后,夜晚休息時沿著道路就地宿營,和衣而睡,雖然紅軍隊伍躺占了6.5公里長的山路,但是近萬人的隊伍休整未驚動周邊苗寨百姓,因此當地百姓將此路命名為“紅軍路”,予以紀念。再如洞口縣花園鎮的紅軍橋,是百姓為了紀念賀龍、肖克率領紅軍長征經此處時,和當地百姓建立了親密的魚水關系而設立的,并留存至今。

③紅色標語景觀:革命思想的紅色路標。紅色標語是革命精神的象征符號,是宣傳黨的政治路線與方針政策的藝術表現形式,具有簡潔化、直觀化、審美化的特點。2紅色標語景觀依附于傳統建筑、老屋的墻壁上。“紅軍是窮人的隊伍”、“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蘇維埃政權”是書寫在綏寧縣紅石巖鎮江坡村的兩幅標語。2紅色標語以簡潔有力的話語起到宣傳思想、凝聚人心的作用。

④烈士公墓、紀念碑:革命戰士犧牲地。人們為了紀念和緬懷英勇無畏的犧牲戰士而立,如蓮花橋紅軍烈士墓、綏寧寨市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等。

⑤紅色遺物:革命戰爭遺留物。如錢幣、馬鐙、馬鞍、水壺、馬燈、衣物、信件、家書等紅軍長征途中的遺留物,每一個遺留物的背后都蘊含了感人的紅色革命故事和紅色革命精神。如今,部分紅色革命遺物被當地百姓所珍藏并成為傳家之寶。

 

二、 蘊含的紅色文化與革命精神

“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提出的新要求。紅色基因是中國共產黨人內在的紅色本質,紅色傳統是紅色基因代代相傳的血脈,紅色文化資源是紅色基因、紅色傳統的內在聚合,并以資源的方式表現出來。3因此,在鄉村紅色文化景觀中蘊含的紅色基因是紅色文化的精髓,更是紅色文化與革命精神傳承的種子。每一處鄉村紅色景觀背后都蘊涵著感人的故事,每一個感人故事里都飽含著軍民情誼,是一幅幅軍愛民、民擁軍、軍民血肉相連的動人畫面。紅色革命發展在鄉村、戰斗在鄉村、壯大在鄉村,也正是因為這些紅色文化景觀根植于鄉村,其中蘊涵的紅色基因才顯得更為淳樸、真摯,是中國共產黨人與各族人民共同留下的印記。為民服務、軍民融合的宗旨意識是紅色革命傳統。在苗、土、侗等少數民族聚居的湘西南,軍民和諧團結是民族團結的歷史印證,團結少數民族的群眾工作是紅軍的一項重要任務。李安葆在《長征史》書籍中記載:“到了少數民族聚居區,紅軍指戰員們紛紛拿出自己的衣服、毛巾等,熱情地贈送給當地的各族人民。當那些一貧如洗的‘干人兒’(窮苦人),得到紅軍的禮物后,個個眼含淚花,激動得說不出話來。”41934年,紅六軍團西征,第二、第六軍團會師。 紅六軍團突圍的任務是轉移到湖南中部區發展游擊戰爭及創立新的蘇區5,于是紅軍輾轉經過城步、綏寧、武岡、洞口、隆回等地,留下了珍貴的革命足跡。如今湘西南的鄉村景觀中仍保留有錢幣、馬燈、衣物、水壺等紅色遺物,這些不僅是軍民相融的歷史見證,而且是紅色基因的堅實承載。

   

三、 鄉村景觀中紅色文化的價值旨歸

革命遺物無言卻厚重,紅色故事質樸卻感人。鄉村景觀是一種物化的、無聲訴說的文化景觀,尤其包含在其中的紅色文化景觀,具有重要的文化價值和精神價值??梢苑魅ッ稍谄渖系幕覊m,感悟其紅色精神,感知其中的價值旨歸。紅色文化景觀是物化的,但是紅色革命精神是永存的。幾枚小小的錢幣,反映出紅軍革命戰士不拿群眾一針一線的樸實;一盞平凡的馬燈,展現了紅軍戰士與人民群眾魚水情深的真摯感情;佇立在鄉村的革命老屋,訴說著革命歷程的崢嶸歲月。沿著紅軍長征的足跡,在進行湘西南紅色文化景觀調研過程中,尋訪到的老人們每講起當年的紅軍革命故事,都熱淚盈眶,激動不已。

 

在綏寧縣的黃桑坪鄉上堡村,王球嬌老人的家人曾經歷了一段同紅軍戰士的感人經歷。王奶奶雖然年邁,但精神矍鑠,面露自豪的笑容,娓娓道出當年的故事。1935年,蕭克部隊率軍經過上堡古國,在附近的烏雞山上累死了一匹馱著行李糧食的馬,同時有三、四位紅軍戰士由于體力不支脫離大部隊,在上堡古國停留。于是找到了當地山上的一戶人家,希望在此地找點吃的充饑。家中只有一位老奶奶在家,由于對紅軍不了解,誤以為是土匪勢力,心中大驚。紅軍戰士連忙大聲解釋:“老人家,您不要害怕。我們是紅軍戰士,不是壞人。我們好多天沒有吃東西了,您能不能給我們弄點吃的填肚子?”質樸的老奶奶聽了很心疼??墒钱敃r家中沒有大米,只有當地的粗糧和南瓜。老奶奶有點不好意思地對紅軍說:“家里窮,沒有大米,只有一些粗糧,還有南瓜。”紅軍連忙說:“沒關系,沒關系。只要能填飽肚子,吃什么都行。”紅軍戰士在老人家吃了一些粗糧和南瓜,吃過飯后,連聲道謝。離開前,一位紅軍戰士說:“老奶奶,您一看是個好心人。我們還想把一個病號托付給您。這個小紅軍因為營養不良,得了一種流行的‘達擺子’病,走路一瘸一拐的。我們希望他在您家休養一段時間,身體恢復了再回部隊。”好心的老奶奶看到虛弱的小紅軍很心疼,不顧自己并不寬裕的家境爽快地同意了。紅軍戰士連聲道謝,放心地離開了。事后老奶奶的家人在南瓜里發現了紅軍戰士藏了六枚銅錢。

銅錢藏得很隱蔽,紅軍戰士在南瓜頂部用刀子劃了一個弧形的蓋,銅錢藏在蓋子下面。在南瓜的旁邊,紅軍還留了一盞馬燈、一個茶壺、兩個馬踏以及一條紅軍娘子的裙子。八十多年來,這些紅色遺物在王奶奶家中珍藏如寶,代代相傳。

 

在城步苗族自治縣下團村“老苗王”楊光清老人的家中,珍藏著一個的紅軍馬燈。據楊老講述,1934年9月,紅六軍團突圍西征,以任弼時、王震、蕭克率領的中國中農紅軍第六軍團進入城步。經過激戰的紅軍戰士傷病嚴重,當經過楊光清老人的家時,因楊老的奶奶略懂一些苗醫、苗藥,面對傷員毫不驚慌,先安頓傷員住下,用鹽水為他們清洗傷口,然后自己親自上山采藥,有紅傷藥、跌打藥、消炎止痛藥等。奶奶采藥歸來后立即給傷員或是外敷、或是煎服藥物。紅軍傷員在楊老家住了兩天后傷情病情都大有好轉。9月14日紅軍啟程要往丹口鎮大橋頭村出發,傷員的病情也好了。當大部隊路過楊老家帶傷病員一起上路時,營長周仁杰命令一個戰士取出一盞當時配備部隊常用的馬燈,對楊老的奶奶和母親說:“你們熱心救了我們的傷員,為我們做了一件大好事,本當重金感謝,由于我們現在很窮,拿不出銀兩來酬謝,這盞馬燈是部隊配備給我們用的,我看你們家人來客往的,晚上用松明照光很不方便,這盞馬燈送給你們,一是作為酬謝,二是作為紀念。等革命成功,紅軍會記得的!”這盞紅軍馬燈在楊老家足足保存了八十二年,是家中珍貴的傳家之寶。

 

每一處革命舊址、每一件革命文物都折射著紅色文化歷史與革命故事,都體現了紅色文化獨特的精神價值。這些紅色文化景觀反映了黨和紅軍對人民群眾的深切同情與關懷,流露出紅軍對勞動人民休戚與共、患難相助的真摯情感,也飽含人民群眾對這支紅色革命隊伍的支持,蘊含著軍民群眾同生死、共命運、心連心的魚水情深。

 

四、 鄉村紅色文化景觀資源的保護與傳承

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浚其源泉。為了傳承紅色文化基因,需要正確認識紅色文化景觀和紅色精神的文化價值。湘西南現存的一座座諸如武安宮、龍氏宗祠等紅色革命舊址,一幅幅“在我黨領導的一切實際工作中,凡屬正確的領導,必須是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我們一切工作干部,不論職位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務員,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人民服務……”等紅色標語景觀,一個個馬燈、茶壺、馬踏等紅色革命遺物,都是培育紅色文化精神、厚植紅色文化沃土的景觀資源。

 

紅色文化景觀是一種寶貴的紅色資源,因此應充分發揮其效用,強化其資政育人的文化功能。發展鄉村紅色文化旅游是傳播紅色精神的有效途徑。將零散化、碎片化的紅色景觀資源進行整合,深入挖掘其中蘊涵的紅色基因與革命精神。紅色文化景觀是資政育人的“鮮活教材”,應將其作為寶貴的教育資源,從而增強公眾參與度,加強愛國主義教育。讓公眾意識到,紅色文化就在身邊,是活生生的、觸手可及的革命歷史、英雄歷史、奮斗歷史,其中飽含的理想信念、革命傳統是全黨和各族人民共同的精神財富。鄉村紅色文化旅游,不僅可以助力當地經濟發展,而且可以接受革命傳統教育,豐富人們的精神世界,使內心受到觸動和啟迪。然而,要正確認識、合理開發和利用紅色文化景觀,避免過度追求經濟利益而使紅色文化走向庸俗化,從而削弱紅色文化資政育人的意義。

 

五、結語

湘西南鄉村紅色文化景觀形態多樣、精神內涵豐富,是紅色文化的重要載體,蘊含著堅定的革命史、奮斗史,具有見證革命歷史、激發群眾覺悟,傳播和弘揚忠于理想、艱苦奮斗、不屈不撓等優秀革命精神的作用,對堅定理想信念、傳承紅色革命文化、促進社會進步有著重要意義。這些紅色文化景觀隨著時代的發展,已融合成為鄉村景觀文化歷史的一部分,轉化成了發揚紅色文化、傳承紅色基因的文化資源,也生成了村落景觀紅色文化文本語義的語言符號與藝術載體2。如今,人們應樹立拯救意識,合理保護紅色文化景觀,并樹立紅色精神與文化資源意識,將紅色革命精神內化于人們的精神需求,外化為人們的實際行動,切實起到紅色文化的感召與引領作用。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Geertz | 閱讀: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熱門評論
一本大道在线观无码一线_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器_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a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