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fxfjf"></menuitem>
<var id="fxfjf"></var><var id="fxfjf"><strike id="fxfjf"><listing id="fxfjf"></listing></strike></var>
<cite id="fxfjf"></cite>
<var id="fxfjf"><video id="fxfjf"></video></var>
<cite id="fxfjf"><video id="fxfjf"><menuitem id="fxfj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fxfjf"></menuitem><var id="fxfjf"><video id="fxfjf"><thead id="fxfjf"></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fxfjf"><strike id="fxfjf"></strike></menuitem><var id="fxfjf"><strike id="fxfjf"></strike></var>
<menuitem id="fxfjf"></menuitem>
<var id="fxfjf"></var>
<var id="fxfjf"></var>
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楊蓓 張婉玉 鐘瑋|基于符號學的涼山彝繡圖形設計與創新實踐

[日期:2021-01-29] 來源:  作者: [字體: ]

基于符號學的涼山彝繡圖形設計與創新實踐

作者:楊蓓 張婉玉 鐘瑋  發表刊物:《絲綢》第57卷第3期

摘要:  以符號學與設計學為研究背景,針對涼山彝繡的創新設計過程進行符號學思維推演,通過彝繡圖形的設計創新及在服裝中的應用,探索與現代服飾設計共融的發展空間。采取文獻與實物研究相結合、理論研究與設計實踐并行的方法,通過彝繡的圖案結構、紋樣題材與構圖格局等方面元素挖掘,對彝繡的符號構成進行梳理,建立解讀模型與設計流程,經設計論證涼山彝繡自身具備符號象征的特性和設計產物的本質。研究表明,彝繡符號“能指與所指”架構具備成為彝繡設計創新的理論支持及服飾產品設計應用的條件,運用符號學的觀點與方法可以為涼山彝繡的資源開發及設計創新提供思路。

關鍵詞: 涼山彝繡;圖案結構;紋樣題材;符號學;少數民族文化

 

涼山是中國彝族主要集聚地,因為民族聚集地區的封閉 性,其服飾呈現出迥然不同的風格,服裝形制、傳統工藝和紋 樣圖案等幾乎得以完整保留,特別是彝族的刺繡,因其獨特的 紋樣圖案構成和承載的古老民族文化、細膩豐富的情感底蘊 成為本民族的代表特色之一,并入選國家第二批非物質文化 遺產名錄。涼山彝族大致分為以諾、圣扎和所地三個方言 區,因為地域、生態、語言的不同其服飾呈現明顯的差異性,但 在刺繡的表現和象征寓意等卻出現共融和相似性,承載著彝 族古老的民族文化和神話史詩,被稱為“動態的歷史”和“有形的史書”。當下,針對彝繡的研究幾乎都是糅合在彝族服飾的綜合領域,而針對刺繡的研究,或聚焦于圖形種類與針法、文化內涵和藝術美學方面的梳理,或從服飾美學、民間工藝、藝術學、民俗學的視角探析涼山彝繡所隱藏的歷史文 化。但從彝繡的符號特性入手,進行設計創新、元素提取轉化 并實踐應用的,涉及甚少?;诖?,本文從符號學切入,通過 資料整理、實際拍攝、設計轉化,以設計的視角對涼山彝繡的 圖樣、文化構成進行梳理解讀,探析彝繡符號的不同組成,并 通過解構、重組等現代設計方法進行刺繡圖案的整合,思考與服裝設計結合的發展空間,挖掘彝繡有章可循的規律,探求創新價值和傳承路徑。

 

 

1 符號學視角下的彝繡解讀

 

 

 

1.1 符號學的應用理論依據

 

符號是一種精神層面的映射與物質存在的載體,只有精神意義的存在,才能夠在時間與空間中進行信息傳遞和流通。符號學最早由瑞士語言學家索緒爾( Saussure) 提出,他從語言的角度提出符號包含“能指”與“所指”部分,即表達層面的物象———符號的“形”和被指事物的內涵意義———符號的“義”。符號的能指與所指是由物理性的語構和精神性的語義兩部分關聯組成,只有兩者結合才形成一個完整的符號。在符號學與設計學的交叉融合中又將符號學的概念進行外延,形成設計符號學,概念為將已存在的符號形象進行創造和構建,形成新的符號圖像體系,并通過新的符號體系建立與受眾群體的溝通與交流。因此,基于符號學的彝繡設計研究是從理性的角度分析感性元素,并進行符號組合再造。通過對設計元素、設計手段等符號的加工與整合,衍生出新的能夠被受眾接受并認識的新符號,而產生的新符號則在“能指”的基礎上具備更深層次、更細膩而豐富的“所指”。

 

 

 

1. 2 符號學視角下彝繡的設計解讀

 

從符號學的構成角度探析涼山彝繡,具備符號能指的二元性,即彝繡的圖形本體表現的基本要素( 紋、構、色、質等) 綜合展現的機能意義和其在特定的語境下呈現的內涵、文化信息和歷史典故等象征意義。不僅為當地族人進行身體美化、 服裝裝飾提供了充實的“悅目”形式要素,同時為他們滿足文化承載、訴求祈福等文化需求而提供了“賞心”的意義要素,兩者共同形成涼山彝繡的符號學特征。對彝繡符號的研究可以將其背后的隱性語義進行顯性手段的表達,既可以幫助設計者理解也能夠通過設計產品進行文化基因的傳承, 因此涼山彝繡兼具符號象征的特性和設計產物的本質,具備符號學的設計研究價值。

 

 

 

2.涼山彝繡的符號整理與提取

 

 

 

2. 1 涼山彝繡符號的題材與造型

 

涼山彝族刺繡是一種可以被感知的視覺語言符號。題材非常豐富,大多來源于風俗文化、自然崇拜與生活題材,現將這些圖紋分為四大類,一是以大自然為主題圖案有:日月星辰、 山川水紋、云彩紋、彩虹紋等;二是以動物為主題圖案有:雞冠紋、牛眼紋、羊角紋、牛角紋、馬牙紋等;三是以植物為主題圖案有:各種花蕾紋、嶡草紋、瓜子紋等;四是以生活器物或崇拜敬仰所衍生的幾何圖形有:火鐮紋、漩渦紋、窗格紋、土司印章紋等。這些圖形是涼山彝族傳統文化與生活方式的重要組成部分, 承載著社會習俗、文化宗教、藝術意識甚至他們的哲學生活觀念, 是歷史與文化底蘊在傳承、演化過程中傳遞其深層的精神內涵, 具有精神訴求和物質表征相交融的特性,并通過自身系統將隱形抽象化的意義實物化為紋樣,是極度凝聚的符號形式.

 

 

 

2. 2 涼山彝繡圖形符號的結構布局

 

涼山彝繡的圖形結構根據裝飾部位的不同,存在二方連續、 四方連續、單獨紋樣、適合紋樣與滿地紋樣的構圖形態,多用在頭  帕、花帽、衣領、衣襟、下擺、袖口、胸襟、圍腰、裹背、褲腳、裙邊、三角包等各類服飾用品中。筆者在調研中發現:二方連續、四方連續及少量的單獨紋樣大多應用在彝族女性、男性的服裝上,而適合紋樣和滿地紋樣卻大多出現在彝族人的頭帕、帽子、三角包、圍腰等服飾上。昭覺女性在外穿的半袖罩衣上從領口一直延續到右衽門襟的二方連續漩渦紋,右衽長衫下擺的連續火鐮紋 及袖口條帶裝飾和連續火鐮紋的排列,反而在服裝正面、背面的中心位置大量留白,以服裝的本色———黑色為主,這樣的構圖形式使得服裝看起來大方樸素而又不失雍容華貴.彝族的童帽,無論是他們的雞冠帽、雞公帽、虎帽都是運用適 合紋樣和滿地紋樣的構圖方式進行裝飾。在彝族女子裝飾百褶裙的三角形荷包和兒童用的背被上,則會用滿地紋或單 獨紋樣的方式進行表面貼布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