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fxfjf"></menuitem>
<var id="fxfjf"></var><var id="fxfjf"><strike id="fxfjf"><listing id="fxfjf"></listing></strike></var>
<cite id="fxfjf"></cite>
<var id="fxfjf"><video id="fxfjf"></video></var>
<cite id="fxfjf"><video id="fxfjf"><menuitem id="fxfj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fxfjf"></menuitem><var id="fxfjf"><video id="fxfjf"><thead id="fxfjf"></thead></video></var>
<menuitem id="fxfjf"><strike id="fxfjf"></strike></menuitem><var id="fxfjf"><strike id="fxfjf"></strike></var>
<menuitem id="fxfjf"></menuitem>
<var id="fxfjf"></var>
<var id="fxfjf"></var>
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全國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化”學術研討會實錄

[日期:2021-06-22] 來源:  作者:河南師大會務組 [字體: ]

“全國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化”學術研討會實錄

2021.6.2

2021年5月15日至16日,由中國藝術人類學學會主辦、河南師范大學文學院承辦、中州學刊雜志社協辦的全國“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化”學術研討會在河南師范大學召開。來自全國50多所高校和研究機構的80多位專家參加了會議。開幕式上,河南師范大學副校長馬治軍、中國藝術人類學會副會長色音、中州學刊雜志社社長李太淼分別致辭。色音、鄭土有、李祥林、丁永祥四位教授作了主題發言。會議討論環節分為三個小組,分別就傳統文化現代轉化的學理基礎、文化資源創造性轉化、非遺創新性發展進行了深入討論。

一、開幕式

時間:2021年5月15日上午8:30

主持人:趙黎波

開幕式致辭:馬治軍、色音、李太淼

主題發言主持人:許曉明

主題發言:色音、鄭土有、李祥林、丁永祥

開幕式致辭

馬治軍(河南師范大學副校長)致辭:

尊敬的各位嘉賓、各位同仁:大家上午好!

今天我們非常榮幸地邀請到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專家,歡聚河南新鄉,共同探討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化問題。首先,我代表河南師范大學向蒞臨研討會的各位專家表示熱烈的歡迎!向各位專家一直以來對于河南師范大學的關心和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謝!很多專家可能是第一次到我們學校來,借此機會我向大家簡單介紹一下我們學校。

河南師范大學前身是始建于1923年的中州大學理科和創建于1951年的平原師范學院,解放后歷經河南師范學院二院、河南第二師范學院、新鄉師范學院等發展階段,1985年更名為河南師范大學,學校目前是中西部高等教育振興計劃支持高校、國家111計劃實施高校、河南省人民政府與教育部共建高校、教育部本科教學工作水平評估優秀學校和河南省特色骨干大學、全國文明校園?,F設有25個學院,86個本科專業,其中國家一流本科專業建設點21個,包括文學院共有27個碩士學位授權一級學科,七個碩士學位授權二級學科,18個碩士學位專業類別,10個博士學位授權一級學科,一個博士專業學位類別,七個博士后科研流動站,各類學生近五萬人,在崗教職工2800余人。擁有111計劃基地兩個,河南省特色骨干A類學科四個,河南省一級重點學科28個,3個學科持續進入ESI全球前1%,3個學科進入本領域自然指數內地高校百強學科榜單。擁有四個國家級、八個省級實驗教學示范中心,獲得國家質量工程建設項目79項,近四屆獲國家教學成果獎七項,獲得全國創新爭先獎、中國專利金獎、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教育部自然科學二等獎等省部級以上科研成果獎勵180余項。根據近幾年的中國大學評價,我校的教師學術水平、教師績效和辦學性價比均居河南省高校前列,學校綜合排名始終保持在河南省前三名。

河南師范大學長期致力于中原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2009年成立了中原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研究中心。近年來“中心”獲各類項目50余項,發表論文100多篇,出版學術專著近20部,同時錄制保存了大量非遺音像資料,指導成立全國第一個農民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全國第一個大學生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協會。2015年學校的“非遺協會”被團中央、全國學聯等評為優秀國學社團。同年,學校所開展的非遺教育系列活動被教育部評為“禮敬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示范項目。我“非遺中心”的非遺研究、保護實踐和教育活動被中央電視臺等媒體多次報道,在全國有一定影響。傳統文化是中華文明之根,傳承優秀傳統文化是當前推進文化自信的重要內容。當前,國家對傳統文化高度重視,就在前不久的5月12日,習近平總書記專程到南陽考察我國中醫藥事業的發展,為我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發展提供支持。同時,研究、傳承、弘揚優秀傳統文化也是每一個知識分子的重要責任。今天在這里召開的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化問題的研討,本身就是對傳承傳統文化的一份責任擔當。與會的各位領導和專家都是長期從事傳統文化研究的先行者,相信通過大家的研討,對于推動實現傳統文化的現代價值具有現實的指導意義。懇請各位專家一如既往地關注,指導、支持河南師范大學,尤其是河南師范大學文學院的進一步發展,預祝本次會議圓滿成功!

祝各位專家工作生活愉快、身體健康!

謝謝!

 

主持人(趙黎波):

感謝馬校長!河南師范大學作為一所有教師教育特色的綜合性大學,歷來十分重視對傳統文化的研究和弘揚工作,對文學院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更是給予了許多支持。文學院有一大批教師致力于傳統文化的研究,教育和保護。我們將以本次會議為契機,更加努力地做好相關工作。

中國人類學會是高度關注傳統文化發展的全國性專業協會。長期以來學會凝聚了一大批優秀的文化學者,為傳統文化的傳承、弘揚、轉化做出了令人注目的成就。會長方李莉研究員對本次會議高度重視,多次交代要把會議辦好,她臨時有重要的事情未能到會。今天代表學會參加會議的是德高望重的副會長色音教授。下面有請色音副會長致辭!

 

色音(中國藝術人類學學會副會長)教授致辭

各位來賓、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

由中國藝術人類學學會主辦、河南師范大學文學院承辦、中州學會協辦的全國“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化”學術研討會即將開始,我受會長委托代表學會致辭。方李莉會長正在北京參加“首屆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論壇”(不能前來)。這個論壇非常重要。這兩年中央統戰部、中宣部、教育部和國家民委四部委共同在各高校建設筑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基地。方會長是東南大學設立的研究基地的首席研究員,所以她這次會議必須參加。這里,我首先簡單介紹一下中國藝術人類學學會的一些基本情況。這個協會成立時間不是很長,大概十五六年。協會雖然起步晚,但發展快,這也是協會的特點。這個協會成立以來,就重視學術研究、理論探討,藝術的、哲學的、學科建設理論,在各個前沿領域都開展了一個比較高端的研究。其次,學會每年舉辦一次學術年會。年會都非常成功,在不同學科,藝術學、人類學、民俗學等諸多學科的學者們都積極參與這個協會,這搭建了一個很好的學術平臺。同時,學會也非常重視實踐,在理論轉化為實踐這塊也是做了一些嘗試。尤其是這些年在藝術參與鄉村建設這方面做了一些實踐性的工作。然后,每年也有一些小型的高端論壇、系列講座,還有一些商討會議。目前這個協會的正式注冊會員有1600多人,是一個比較大的一個學術團體,還有兩個專業委員會。這個學會的成立當時得到了著名人類學家、社會學家費孝通先生的大力支持。大家知道費先生既是社會學家、人類學家,也是民族學家,不僅是我們國內的頂級的專家,同時在世界上也是有很高的學術聲譽的專家。他晚年的時候非常重視藝術人類學學會的籌備工作。當時文化部的孫家正部長也非常支持協會建設。在老一輩的共同支持下,我們成立這個協會。當時民政部批準國家一級學會,非常困難,因為要求比較嚴格。在這種情況下能夠成立這樣的一個學會,是很不容易的。自成立以來,這個學會確實發揮了非常好的整合各個學科的一個學術平臺的作用。之前,在不同的領域里,藝術學的門類里面有音樂學人類學、舞蹈人類學等比較專業的一些方向。有一些學者也長期從事這樣的非常專業的藝術學的研究,后來這個藝術人類學學會成立以后,這些之前從事比較專門的、非常專業的領域中的一些學者,在我們協會這個平臺上進行溝通和交流,共同合作,互相學習。所以這個協會的成立對于不同學科的交流融合和交叉發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這次會議的這個主題,我覺得非常好。目前我們現在整個人類都面臨著的一個非常大的一個課題,就是傳統的現代化轉型。包括傳統的現代轉型和文化的轉化,這些問題都是人類共同面臨的。在國內來講,尤其十八大以來,我們國家層面也是非常重視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發展、弘揚,如何轉化創新發展,這些都是我們國家層面高度重視的課題。費孝通先生在2001年的時候就提出了人文資源這樣一個概念。在晚年的時候,他思考這個傳統文化的轉化,把它資源化。之前我們開展這種非物質文化遺產、文化多樣性保護等等,都在轟轟烈烈地開展一些運動。這些文化遺產,包括我們現在非常重視的這個非物質文化遺產,光說本真性的保護、原真性的保護,不改變它,可能困難比較大。怎么樣把這些傳統的文化資源利用到當下人們的生活當中,融入到現代生活,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課題。2001年,他(費孝通)提出來一個人文資源開發利用的這樣一個概念。那么,我們這個主題正好是現代轉化,這個現代轉化當中的傳統文化怎么轉化?怎么創新發展?這是一個傳統文化能不能可持續發展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課題。按照費孝通先生的理解,這些文化遺產只有跟當下人們的生產生活融入在一起,把它活化、利用、資源化以后才會有活力,才能夠有長久的發展。這次與會的學者們都很積極,都提交了一些很好的論文。那么,我相信這次會議,大家會圍繞這個主題會開展一些非常有效的學術對話。我們這個學會,每年開年會,會員們都非常積極。有時候這個報名參加都是七八百人這么樣一個會議。那么,有時候提交的論文印刷一本都不夠。而且這個學會有個特點,學會每次開完會,會再征求各位與會代表的意見,修改定稿以后要出論文集,所以我們這個協會的成果還是比較多的。

這次能夠在河南新鄉召開這樣一個會議,我們感到非常的榮幸。能夠得到學校領導的支持,馬校長在百忙之中到會致辭,非常感謝!我們文學院的老師和同學們也付出了很多努力。這個會議準備得非常充分、非常周到。借此機會感謝河南師大校領導,感謝文學院的各位老師和同學們!最后,預祝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化學術研討會圓滿成功!感謝大家!

主持人(趙黎波):

感謝色音教授!色音教授是著名的文化專家,他對文化的深刻見解和殷切希望也給了我們很多的啟發。大家都知道河南是一個文化大省,近年來,省委、省政府也在大力推進從文化大省到文化強省的轉變,河南省學術界也為此進行了積極的努力。中州學刊作為河南文化研究的重要陣地,在這方面更是發揮了十分積極的作用。本次會議主題的創意最初就是由中州學刊雜志社的社長、主編李太淼研究員提出來的。在籌辦會議的過程之中,中州學刊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對會議給予了大力支持。下面我們就有請中州學刊雜志社社長、主編李太淼致辭。

 

李太淼(中州學刊雜志社社長、主編、研究員)致辭:

尊敬的馬校長和色音教授,尊敬的各位專家學者、各位來賓,大家好!

在喜迎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之際,在我國大力實施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戰略、大力傳承黃河文明、大力弘揚黃河文化之際,我們來到了太行山下、黃河岸邊的城市新鄉,在這里召開傳統文化的現代化轉化學術研討會,很有意義!很有價值!中華文明源遠流長,中華傳統文化豐富多彩,博大精深。文化是民族之魂,文化是國家的軟實力,文化在推動經濟社會發展進步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文化傳承創新,既是歷史規律使然,也是現實社會秩序運行的必然。按照自然規律,人會一代一代老去,但文化會一代一代傳承下去。在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今天,如何傳承好優秀傳統文化,如何對傳統文化進行創新,如何大力發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是重要的學術問題,也是重要的現實問題。這對發展中國的文化軟實力、對增強我們的文化自信有重要的意義。就在5月11日,人民日報、光明日報刊登了習近平總書記對文史哲編輯部的一封回信。這封信是對全國人文社會科學期刊界的極大鼓舞和鞭策。從信中我們可以感受到總書記對學術期刊弘揚中華文明、繁榮學術研究的高度重視,感受到總書記對廣大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的殷殷期待??倳浽诨匦胖兄赋?,增強做中國人的骨氣和底氣,讓世界更好地認識中國、了解中國,需要深入理解中華文明,從歷史和現實、理論和實踐相結合的角度,深入闡釋如何更好堅持中國道路,弘揚中國精神,凝聚中國力量?;卮鸷眠@一重大課題,需要廣大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共同努力,在新的時代條件下,要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同時,他針對學術期刊的發展,特別強調高品質的學術期刊,要堅守初心,引領創新,展示高水平研究成果,支持優秀學術人才成長,促進中外學術調研。中州學刊是河南省社會科學院主管主辦的大型學術理論刊物,多年來,秉持崇尚科學、追求真理、提倡原創、打造精品的辦刊理念,堅持正確的政治導向,堅持高質量的辦刊要求。由于中原大地歷史悠久,傳統文化資源特別豐厚,因此作為擁有一定地域特色的中州學刊,多年來十分關注中原文化以及中華傳統文化的研究。學刊目前設置的欄目主要有當代政府黨建熱點、經濟理論與實踐、三農問題聚焦、法學研究、社會現象與社會問題研究、倫理學與道德研究、哲學研究、歷史研究、移民與文化傳播研究、文學文藝研究等。多年來,學刊得到了包括在座的各位專家學者的大力支持,在此我代表學刊深表謝意!同時,我認為這次大會提交的論文,還是有很多優秀的論文的,我們學刊會擇優刊發。同時也希望在座的各位專家學者以后多給學刊惠賜佳作,我們翹首以盼!最后,作為會議主辦方之一,我代表全刊向百忙之中犧牲雙休日時間參加會議的代表表示真摯的感謝!祝各位在新鄉期間心情愉快、有所收獲!預祝研討會取得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主持人(趙黎波):

感謝李社長的精彩發言!參加本次會議的還有民族藝術、河南大學學報、河南社會科學、人文雜志等多家雜志社的編輯老師,以及中國文化報、中國藝術報、中國社會科學網等文化媒體的記者和編輯。感謝你們對本次會議的關注和大力支持!

各位代表,傳統文化是今天大家高度關注的熱門話題,希望在會議期間,大家能暢所欲言,互相切磋,博采眾長,共同提高。也希望各位給河南師大文學院多提寶貴意見。會議期間,我們會盡力為大家做好各項服務工作。最后,祝大家在會議期間心情愉快、收獲滿滿!開幕式到此結束,感謝大家!

 

二、開幕式主題發言

主持人(民族藝術主編許曉明)

各位上午好!下面是個主題發言的時間。首先非常感謝河南師范大學邀請我來參加這次盛會!我注意到我們提交的這本論文集里面有68篇的文章,然后我們還有56位老師將在這個大會上面發言。這是一個非常盛大的一個會議。河南師范大學馬治軍校長非常支持這個會議。承辦方把這么盛大的一個會議做得井井有條、非常的到位。我相信,這兩天的會議將是一個盛會,一個學術的嘉年華。在這樣的一個初夏的季節里面,相信我們各位從今天上午的主題發言開始,就能享受各位專家給我們帶來思想上的一個盛宴。我也代表《民族藝術》感謝大家長期以來對《民族藝術》的支持!我們《民族藝術》這些年來也是十分關注民族民間文化的。我昨天晚上看了一下我們提交的這些論文,跟我們關注的這些主題是非常契合的,所以也懇請大家通過這樣的會議,關注一下我們的《民族藝術》。同時歡迎有潛力的作者們給我們投稿。我們一起把中國傳統文化在新時代的傳承弘揚工作做好!

今天上午發言的老師有四位老師。這幾位老師都是我們《民族藝術》的老作者,他們是長期耕耘于民族民間文化藝術的這個研究,也有很多的成就。他們這四位老師,一方面自己是學者,另外一方面還跟我有一點類似,就是從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具體工作。他們是會有很多的切身的感受可以為大家帶來一個是學理上面的啟發。另外,我想會有很多現實意義,這也是可能是我們學者的一個社會擔當所在吧。

接下來第一位為大家發言的是來自北京師范大學的色音老師。色音老師將以烏蘭牧騎這樣一個重要的文化事件,一個文化運動為例,以一個學者的身份來看文化的發展。有請色音老師。發言請限制在20分鐘以內。

色音教授(中國藝術人類學學會副會長)

各位老師,各位同學早上好。根據會議主題,我這次提交了一個比較大的題目,但是因為要求20分鐘以內,談不了太多的內容,那就重點以新中國成立以后內蒙古很有特色的一個文藝團體——烏蘭牧騎為例來講。這個烏蘭牧騎,它成立以后對挖掘和弘揚發展傳承民間的藝術、尤其是蒙古族民間藝術方面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當然不只是這個蒙古族,還有內蒙古的其他的一些人口較少的民族,比如這個鄂溫克、鄂倫春、達斡爾這樣一些民族的民間文化,他們后來都改編成舞臺上能表演的一些節目。今年正好是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結合這個特殊的歷史節點,我也稍微梳理了一下新中國成立以后我們黨的這個民族文化政策。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下誕生并創建了烏蘭牧騎。這個烏蘭是紅的意思,牧騎是嫩芽,然后一般把它翻譯成紅色的嫩芽,也叫紅色文化工作隊,它是根據內蒙古的牧區游牧民族的特點創建的這樣一個機動性靈活性比較強的小型的一些文藝團隊。我們新中國成立以后,毛澤東主席在中共七屆三中全會上,提出了一些關于少數民族文化發展、風俗習慣的改革等等的一些具體意見。然后,50年鄧小平講到要盡快提高少數民族的文化水平。大家知道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內蒙古的很多地方的有些民族還在主要從事狩獵、漁獵,還有的以游牧為主。那么因為歷史上的各種原因呢,他們在近代文明、近代文化的接受方面參差不齊。新中國成立以后,黨和國家就采取了一些整體的民族文化政策來扶持、鼓勵、傳承、發展、改造這個文化。并將民族民間文學藝術提到了很高的地位。所以對于這個文化的保護和發展迎來了一個新的時期。在這樣的一個大的背景下,1957年內蒙古自治區當時的文化局,現在叫做文化和旅游廳,組成了一個工作組到錫林郭勒的蘇尼特右旗做了一些調查研究,然后發現這個旗的文化館有坐等服務的問題,認為這種做法不符合牧區地廣人稀,居住分散,流動性大的實際情況。經過認證分析和研究以后,提出了在蘇尼特右旗的文化館的基礎上增加少量的演出理念,改為流動性的文化工作隊,把他們比喻為草原上的文藝輕騎兵,這個輕騎兵它流動性機動性靈活性比較強。并且把蘇尼特右旗的這個文化工作隊命名為烏蘭牧騎,蒙古語直接翻譯為叫紅色的嫩芽。在1957年的6月17號,自治區的第一個烏蘭牧騎就在錫林郭勒大草原的蘇尼特右旗誕生。

這兩天,比較巧的是正好我們北師大珠海校區舉辦了一個錫林郭勒非遺進校園活動,今天是開幕式,那么這次來的主要有錫林郭勒的三個旗,其中有這個蘇尼特右旗、蘇尼特左旗,還有鑲黃旗三個旗。那么第一個烏蘭牧騎就在蘇尼特右旗誕生,當時,烏拉牧騎才九個組員組成很小的一個團隊,他們的任務就是宣傳這些當代文化政策啊、革命文藝啊,為牧民生活提供豐富多彩的文化娛樂的同時,他們也幫助當地牧民做一些勞動,是要參與到一些生產勞動當中的。所以當時大多數烏蘭牧騎的這個成員都是一專多能,他既是文藝團隊的表演人員,同時也幫助牧民去接受一些新的文化,幫助他們做一些生產勞動,在當時非常受廣大群眾的歡迎。然后第二個是在赤峰,現在改成赤峰市翁牛特旗的烏蘭牧旗。在1957年的6月25號誕生,在這個基礎上,很多地方都開始組建烏蘭牧旗。然后57年9月份的時候,自治區人民委員會制定了一個烏蘭牧騎工作條例,從政府角度非常的重視這個工作。烏拉牧騎條例的草案,經過人大的論證公布以后,到63年的時候,已經建成了30支烏蘭牧騎。后來在這個基礎上不斷發展壯大,活躍在自治區的廣大農村牧區。錫林郭勒是典型的牧區,當時主要是游牧為主。翁牛特,它是半農半牧地區,內蒙的地域比較遼闊。是東西比較狹長的一個遼闊的地域,它這個文化也有多樣性。同時蒙古族,有些地方是牧區,主要從事畜牧業,有些地方半農半牧,有些地方已經變成純粹的農區。所以他這個團隊要在不同地方都去傳播這個黨的民族政策、文化娛樂啊等等,那么64年他們又抽調一些烏蘭牧騎的代表隊進京演出,在全國少數民族群眾業余文藝匯演上做了匯報演出,引起了黨中央和國務院的高度重視。當時,毛澤東主席,劉少奇,周恩來、烏蘭夫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了烏蘭牧騎成員,并做了一些指示。烏蘭牧騎首次進京匯報演出成功以后應國家文化部的邀請,自治區選派四支烏蘭牧騎在全國巡演。在北京演出成功以后,他還要到全國一些不同地方去,宣傳巡演。經過60多年的發展,在烏蘭牧騎精神的影響下,烏蘭牧騎隊員們創作了無數優秀的文藝作品,傳播了黨的國家方針政策,在這樣的一個發展過程當中,挖掘了大量的民族民間的藝術,把它改編成當代人,現代人能夠接受的一些舞臺節目。初創時期的烏蘭牧騎,主要以搜集民間藝術資料和向民間藝人學習為主,并在繼承蒙古族傳統民間藝術基礎上,適當的改變一些形式和內容來遍創烏蘭牧騎演出節目,因為在剛剛組建的時候,沒有現成的節目。這里可以參考的一些做法就是他們便邊做邊創新,主要向民間學習,有些是從民間招了一些牧民,還有牧民的孩子來參加這個烏蘭牧騎,他們本身就是在民間文化土壤中成長的,經過一些培訓以后,他就按照這個現代的文藝團隊的要求成為演員,并且創作了大量的作品。  

新中國成立以后,烏蘭牧騎主要是以蒙古族為例,后來像鄂倫春旗,他們也組建烏蘭牧騎,然后在里邊把鄂倫春族的這個民間藝術吸收進來,挖掘改編。其中尤其像這個長調民歌,這是蒙古族非常有特色的,尤其在牧區,像在錫林郭勒、呼倫貝爾、阿拉善這些地方現在也比較普遍,牧民們有什么節日節慶,還有一些聚會,可能都會自發的唱這個唱調民歌?,F在這個長調民歌,也是經過我們國家跟蒙古國聯合申請申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人類文化遺產,影響比較大。還有這個呼麥,這個呼麥在民間,實際上它不是很普遍,有一段時間幾乎快要中斷,通過烏蘭牧騎的繼承發揚,得以傳承至今。還有一些民間的叫亞多干類似古琴的這種彈奏等這些民間藝術來都吸收到這個烏蘭牧騎的節目當中,然后通過烏蘭牧騎廣泛流傳開來。其中我舉一個例子,比如這個安代舞,可能在座的有的老師和同學聽說過或者看過這個表演?,F在的安代舞是代表蒙古族民間舞蹈的一個非常、典型性的一個舞蹈,比較普及。但這個舞蹈實際上最早是跟這個薩滿的治病儀式相關的一個民間民俗的儀式,帶有宗教色彩。后來經過烏蘭牧騎的創建改造以后變成一個比較現代的安代舞,是一個把民間的一些帶有宗教色彩的神秘的治病儀式的民俗舞蹈,改編成現代人能夠廣泛接受的一個舞蹈。這在民間藝術創造性轉化方面是一個很成功的典范。這是一個具體的一個例子,現在在蒙古也叫博,薩滿的這個博舞,也是一個地方性的非遺的項目。其實安代舞它本來是一個關于疾病的名字。過去民間有一些,尤其一些十八九歲到二十五六歲這樣的一個年齡段的一些已婚的女子得這種病比較多。按現在的比較專業的醫學名稱,實際上就是個心理抑郁這方面的的一個疾病。民間過去現代醫學不發達,它通過薩滿治療,就是通過這種歌舞治療。這個治療有心理方面的疏導,也有這個歌舞的娛樂愉悅,同時又是運動,所以它就是一個綜合的一個治療方法,帶有民間信仰的色彩。后來在改變的過程中,把這些帶有宗教信仰這個特色的一些內容,一些歌詞都改變成一些新的新文化的詞匯、革命詞匯來歌唱黨的一些民族政策等等。這樣的改造特別像一些西北的民歌,也是做過這樣的一些轉型和改造。第一次把這個安代舞挖掘整理、搬上舞臺是在我的家鄉——通遼,在演出比較成功以后把它推廣,然后65年全國巡演成功以后,影響力越來越大,后來已經發展成236個烏蘭牧騎演出隊,各個地方都有。那么目前學術界公認這個安代舞的發源地是在通遼市的叫庫倫旗。到現在為止,庫倫旗也有很多民間的這種安代舞的傳承人,然后政府組建的這個烏蘭牧騎里面有安代舞,都是后來通過新的創作改編的。所以通過烏蘭牧騎這個實踐呢,在民間藝術的這種創造性轉化方面做出了一個成功的典范。所以下一步烏蘭牧騎怎么發展?現在也有一些討論。說這種形式已經跟不上時代的變化。這個烏蘭牧騎怎么發展,現在自治區、宣傳部等相關部門也在探討這個問題。傳統現代如何對接?在這樣的問題上面這兩年也開了好幾次研討會,也重新把原來的烏蘭牧騎工作條例草案改成烏蘭牧騎條例,兩年前正式公布。2017年的時候,蘇尼特右旗的烏蘭牧騎隊員跟習近平總書記寫了一封信,11月21日習總書記給蘇尼特右旗的烏蘭牧騎隊員回信?;匦胖袑懙搅藶跆m牧騎的長盛不衰,表明了人民需要藝術,藝術也需要人民。這是一個比較長的一個回信。習總書記給這個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回信之后,自治區黨委政府也開始高度重視這個烏蘭牧騎的工作和未來發展。所以這幾年是烏蘭牧騎發展進入到一個創造性轉化的黃金時期吧。很多過去不叫烏蘭牧騎的有一些文藝團體改成也烏蘭牧騎。所以這個現在烏蘭牧騎越來越多了,政府投入支持力度也比較大。因為烏蘭牧騎57年成立的時候,我們國家還是在計劃經濟時代,都完全是政府公共文化投入來支撐這個團體的發展。那么現在我們已經進入到市場經濟這種環境下,烏蘭牧騎怎么樣適應這種市場運作,跟現代市場經濟相結合起來?這可能是將來創造性轉化的一個可行的路徑。完全靠政府投入能維持多久?這個是一個問題。

1965年,周恩來總理和陳毅副總理在中南海接見烏蘭牧騎隊員共同進餐的時候,閑聊聊起來,說你們人少,道具簡單,到農村去花不了多少錢,那你們去遠處收不收費等等,跟隊員們了解這個情況。然后隊員們回答說在農村不收,在城市稍微收一些。然后周總理說可以收一些,不能永遠不收費,隊員總要吃飯。要給大家樹立一個觀念,你們是勞動者,你們也有一份兒。這都是很通俗化的一個聊天兒的一個方式。但是說明當時周總理他們也是支持適當收費的。所以我們現在對烏蘭牧騎下一步怎么發展,怎么策劃,怎么產業化運作等方面也有不同的意見。但是總體上它還可以組建一些烏蘭牧騎演藝公司等等,適當跟市場結合,跟那個當下的這種文化產業發展有機結合。17年習總書記回信以后,自治區布小林主席也在一些座談會上在高度重視這個事情。然后19年9月26日,重新在原來的基礎上制定了烏蘭牧騎條例?,F在這個是已經比較普及的舞臺化的表演,現在安代舞進校園、進廣場舞等等,群眾性非常強,一個是群眾參與性比較強,同時它動作還比較簡單易學。一個月前,就在我們珠海校區,舉辦了一次呼倫貝爾進校園活動,有一個環節是師生互動。我們把安代舞帶到校園里,專門有人培訓,20來分鐘以后,大家都可以跳簡單的動作,學生們都很開心,算是豐富了一些校園文化吧。我就講到這里,謝謝大家!

許曉明(主持人):謝謝色音老師的精彩發言!色音老師剛剛給我們分享的是一個逐水草而居的這樣一個族群。那么它的文化傳承模式是怎么樣的呢?我覺得這個烏蘭牧騎從他的幾十年的發展來看,確實是一個非常好的成功范例。其實,咱們國家針對不同的族群的這種居住的特點,也探索了一些類似像這樣的一個烏蘭牧騎的這種文化傳播和宣傳的一個模式。我注意到我們廣西這邊有文化大篷車,還有文化周,或者是現在的這個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就是基層的公共文化中心。這樣的一些建設也是針對不同民族或者不同地方的居住的一個特點來進行的一個傳播模式吧。那我就在思考一個東西,就是實際上現在我們人群的流動,就已經不只是像這樣的游牧民族的一個流動。我們這些本來是傳統社會里面的重土不怎么遷移的這些民族,實際上我們都在處在流動的一種狀態。那么這樣的人群流動,可能是人類社會發展以來最快的一個時期。那么,在這樣的一種人口流動的狀態下,我們的文化的傳承傳播應該如何去應對?采取什么樣的一個方式來更好地傳播我們的傳統文化?烏蘭牧騎這樣的一種模式,顯然是給了一個參照。我現在也從事這個非遺保護工作,那也是給我一個啟發吧。我們可能需要去做這方面的思考,包括我們的研究者。我們《民族藝術》也是想做一個專題關于流動人口和某人群的遷移和這種文化的變遷,但是一直以來沒有很好的一些文章。那我也期待這次會議上面有一些發現。我們再次用掌聲來感謝色音老師的精彩發言,謝謝!接下來我們有請鄭土有老師發言。

鄭土有教授(中國民俗協會副會長):

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大家上午好!

我提交會議的論文主要是關于非遺保護的一些自己的想法,更多的是提出問題,還沒有很好的解決問題。我們大家都知道,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是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起的一項旨在保護文化多樣性的活動。那么從聯合教科文組織的角度來說,它啟動的時間是相對比較早一些,在上世紀80年代以來開始的。那么真正的啟動,是2000年4月份,在這個名錄的申報和評選的工作進行時開始的。我們這個國家也是01年的時候,昆曲很巧妙地成為第一批的19個項目之一,進入了教科文組織的人類口頭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實際上昆曲進入里面有一個很曲折的過程。昆曲進入文化遺產名錄不是我們文化部首先提出來的,是由美國百樂門的一批華僑演員們先提出來,然后就很幸運的進入遺產名錄中了。所以這就引起了我們國內的一個反思吧。那么從01年開始,比如說教科文組織頒布國際公約,然后我們這個人大很快的簽約成為公約的第六個締約國,然后我們06年的時候又頒布第一批國家級的文化遺產代表名錄,后來我們人大又通過了遺產法。所以在整個的遺產的保護,特別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來說,我們起步不算最早,因為日本韓國他們都走在我們的前面。像日本50年代,他們在法律當中就已經把非物質文化遺產這一塊民俗文化財產都列入進去了。但是從聯合國發起這樣的活動以后,我們國家進入是非??斓?,跟進是非??斓?。這個可能也是基于我們國家的一個特殊的情況吧。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就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們社會發生了巨大的轉型,從農耕社會,農業社會,很快地邁入了工業化社會,乃至于到了信息化社會。30來年左右的時間,這個社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個在西方可能用了200年的時間,我們用30年時間就完成了??煊锌斓暮锰?,也有快的壞處,就是說像民俗文化也好,我們的傳統文化也好,包括我們的非遺也好,從這個發展來說,他有自己的自我更新的能力,在正常的社會發展速度下,它會自我更新,但是因為發展太快了以后,他就來不及自我更新了。像我們人,春夏秋冬的氣候變化,我們慢慢就會適應了,然后一下子如果從這個太赤道旁邊的40多度50度,到了這個零下四五十度的地方,人可能要生病了,甚至是凍死了。所以這個社會變化太快了以后,它跟不上這個步伐,這就造成了很多的民俗文化和非遺的項目就面臨著瀕危的這樣一個狀態。所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當然最起初的目的是要保護文化的多樣性。那么我們國家呢?除了這種保護文化多樣性以外,還有一個就是我們面臨的這么一種文化遺產流失的社會現實。所以我們從政府部門來說,跟進的速度非???,也是成為了我們在世界范圍內非遺保護工作做得最好的國家。這個是跟我們的這個國情有密切的關系。在我們國家來說,我們的非遺保護已經進行了20年左右的時間。經過這20多年的這個實踐,實際上我們可能有些觀念,有些做法是需要回過頭來進行一些思考和反思的。所以我今天就可能提出了幾個方面的這個問題吧,跟大家討論。

比如說文化基因論這個問題,這是我們現在耳熟能詳的一句話。非遺是我們民族文化的基因,這個是我們在媒體上我們到處都能看到的一句話。那么這個話從理論上說沒有任何的錯誤。但是他這句話里面有什么意義?能夠說明什么問題?這個是需要我們考慮的一個問題。因為基因,它是一個生物學上的概念,那么在生物學上它有一個很特定的一個定義,生物學的那個基因,它實際上是一個物種的一個最核心的元素,或者說它是最基本的一個東西,它基本上是沒有什么大的變化的。但是這個基因論用到文化上面,我們覺得是蠻討厭的一個事情。就是說文化的基因到底是什么東西,哪些屬于文化的基因?而且尤其是在這個我們中國的文化當中,這個基因是指什么?它應該由哪些要素來構成?因為比如說我們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那你在講中華民族文化基因的時候,你不能夠僅僅是漢族,你這個少數民族怎么樣來概括?所以你僅從漢族來說的話,那你是不全面的,那你的少數民族有五十五個民族,這個基因要怎么來定義?這是一個問題。還有一個就是即是漢族地區,那我們有多個文化圈,你比如說齊魯文化和楚文化,它那個差別特別大,還有中原文化的存在,這么多文化圈里面的要素你怎么去提煉呢?即使是比如說一個小的文化圈里面,差異性也很大,比如說我所在的這個江浙地區,我們都說是吳文化圈,這個文化圈里面實際只有吳文化和越文化,雖然我們從現在來看,它是一個文化圈,但是它歷史上它的源頭是不一樣的,吳文化主要是中原文化進入這個區域,而越文化是個本土的文化,所以我們當地有一句話叫做寧可聽蘇州人吵架,不愿意聽寧波人說話。蘇州人吵架也是很溫柔的,很文靜的,寧波人說話,哇啦哇啦,都跟吵架一樣的。所以,它雖是在一個同一個文化圈,但是實際上從它的文化特性來說,內部是有很大的差異的。所以這個也是一個問題。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文化它是不斷在變化發展的,它是隨著時代的發展不斷地變化發展的。那么這個文化的基因用什么時期的文化來定義它?你要談文化,唐代的,宋代的,明代的,清代的嗎?因為我們歷史太悠久了,它的每個時期都有變化,然后不斷地加入新的東西,而且是不同的時期,它會有多種文化不斷地融入進去,比如唐代文化比較開放,在這個時期西域的文化就進來了,元代蒙古的文化就進入了,清代滿人滿族的這個文化進來。在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文化進來,那你確定哪個是一種基因,這個東西很難確定。所以這個基因論用在文化上面,又特別是用在這個非遺上面,它確實是會產生很大的問題,我們沒辦法去確認它。我們中華民族文化的基因是什么東西很難確定,所以這個是我想的第一個困惑的問題。

那第二個問題就是我們非遺保護當中經常要提到的一個本真性和動態性的問題。因為從這個非遺保護之初,特別是我們國家文化部的一些政策里面,都是強調非遺保護的本真性的問題,或者是原真性的問題。這是我們當時列的保護原則當中的一個很重要的一個保護的原則。當然這個可能開始的時候也是跟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一些指導有一定的關系。但是教科文組織到了15年的時候,專門出了一個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倫理原則,那這個倫理原則的第八條當中有一個規定,叫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動態性和活態性應始終受到尊重,然后本真性和排他性不應構成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問題和障礙。實際上是教科文組織也發現這個問題了,因為教科文組織也是在不斷探索非遺保護的過程當中,沒有一個固定標準,也在不斷地修正自己的這個理論和觀點。所以2015年的時候,就更多地強調這個動態性和活態性,而這個本真性和排他性,被認為不能夠成為一個評審和保護的一個障礙,就是我們不能一味強調原真性的保護、本真性的保護問題。那么,事實上,這種本真性的保護,它是強調原汁原味的保護,而動態性是強調非遺也是變化發展的。一個說非遺是原汁原味的,是不能動的,一個說非遺本身又是不斷的變化發展的,那這樣事實上面它就會成為一對矛盾的問題。你要原汁原味,那原汁原味是什么東西?又說什么是本真性,它的標準是什么?因為既然要講本真性,那肯定是要有一定的標準。那么,這個標準它實際上是工業化生產中的一個產物。對非遺來說,它是很難確定的一個問題。比如說什么是標準的春節習俗?我們不能確定哪個春節習俗是不標準的。從時代上來說,也不能說清楚唐宋元明清哪個年代的春節習俗才是標準的。從地域上來說,比如說我們新鄉的這個春節習俗是標準的,還是上海的春節習俗是標準的?這個是沒辦法去確定的。那特別是像爭議特別多的,比如說像廣東的涼茶,打官司打到現在。涼茶的制作技藝到底什么是標準。你說大的企業,它的涼茶制作是標準的,但是民間的那個制作涼茶的技藝就不標準了嗎?你如果完全用那個大工廠的那一套東西去要衡量這個民間的技藝,那是無法去衡量的。而且這個從發展來說,它肯定還是民間那個才是最早的。你這個工廠技藝是后來再提煉出來的。所以本真的這個標準是很難制定的,或者說本真本身就沒有標準。所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才采取這樣的一種表述來描述,所以這可能是我們現在是強調動態性和活態性的原因。

那么,這個本真性和動態性之間的尺度該怎么把握?其實這個動態性也是有問題的。這個動態性,動多少?我們不知道。如果我們把它改得面目全非了,那這個東西還是非遺嗎?所以,這個本真性也還是要強調一點的。我們許老師因為現在可能在實踐當中,她可能會碰到這種問題。所以這個尺度該怎么把握?這個是一個非常難的一個問題。所以,這個是要再進一步進行討論的。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比如說像生產性保護,現在好像文化部也很強調。因為生產性保護就是用市場化的一種方式來進行非遺項目的保護的。那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或者其他國家當中是沒有的這樣一個保護的方法,是我們國家文化部的一種創新吧。就是說是對我們這個非遺保護的理論和實踐的一個創新的行為。那這個里面也涉及到很多的問題。比如說它的適用性的問題。哪些東西是可以通過生產性保護來進行的?并不是說所有的項目都是可以采用這種方法的。你比如說民間文學類的非遺,你怎么用生產線來保護去做?它本身是個民間自娛自樂的這么一種形式,你現在請一個唱歌的,或者請一個講故事的到臺上來表演一下,誰也不會買票子去看了。所以他這一類的非遺是沒有辦法用生產性的保護的。生產性保護只適用于公益類的、技工類的、表演類的,那些可能用生產性的保護還可以。特別是技藝類的,即民間工藝等,是可以的。但有很多東西都是沒辦法進行這個生產性保護的。前些年我們太強調這個生產性保護,是因為生產性保護有個好處,它可以帶來經濟效益,對地方的經濟效益有好處。我們強調文化產業這個生產性保護是文化產業的一個很重要的一個部分。當然他們非遺中心的人也很容易拿出成績出來,反正很重視,但是這樣的話呢,就會導致我們整個的保護工作的失衡的狀態。所以現在看到我們有一些不賺錢反而賠錢的那種非遺的項目,它實際上是非常不重視?,F在像民間文學類的這些項目,保護的力度是很差的。那么從非遺的價值本身來說,民間文學類的這些項目實際上是最應該保護。因為它是精神內涵很豐富的一個東西,因為它表現我們民眾的一些價值觀念等等,所以按道理它是最應該得到保護的。但是因為它不能產生經濟效益,所以就沒辦法得到一個很好的保護。另外呢,在生產性保護的過程當中,如何來處理保護與創新的這個問題,因為一進入到市場以后,一進入到生產的這個門類當中去以后,這個保護創新兩者的關系往往會混淆掉。因為它一進入這個領域以后就會把經濟利益放在前面的。那么經濟利益是什么?什么樣的非遺它才會有經濟利益?你比如說像茅臺、五糧液等等這一類的食品的制作技藝,你用那個傳統的做法去做,成本很高,所以他這個機械的方法進入進去了。機械辦法進駐以后,傳統的工藝就會慢慢失傳了。所以這個經濟利益驅動以后,保護工作就會疏忽。所以我們現在看到一些技藝類的非遺的項目,比如我們看到酒廠,在他匯報的一個傳統生產工藝的那個車間,但那個車間是不做酒的,只是給我們展示的。那這樣的話,現在可能還有一兩個老師傅在那個地方,他還可以弄一下,時間長了以后,老先生走掉以后,就沒有人會做這個東西,只是給一個產品擺在那兒。那么這個東西也是跟我們倫理原則當中有些是有沖突的。

還有一個就是保護主體和傳承主體的分工問題。實際上,推動保護工作的主體是我們的政府部門還有社會的力量。這個實際上不是哪個非遺的傳承主體,而是保護主體。在我們國家,目前傳承主體往往會被我們忽略掉。本來他是主人,現在好像變成跟他沒什么關系一樣。所以他們的積極性也好、主動性也好,都沒辦法發揮出來。即使發揮出來的經濟利益,他們也得不到。所以這個就影響到他的積極性和主動性了。這個問題在我們國家還是比較突出的。但是從非遺傳承的角度來說,傳承主體應該成為最主要的力量。所以我們要考慮保護主體這個工作的推動,讓他們慢慢地進行一個自我的運轉之后,(政府)就可以退出來了。不然的話,你這屆政府重視了,(就好一些)。下一屆(政府)不重視了,那這個東西可能就完蛋了,都傳不下去了。還有一個問題,比如說活態性和保護層次的問題,包含生存問題。那么這個非遺的保護當中,我們非常強調這個活態性的傳承,當然這個也是非遺能夠發揮作用的一個很重要的一個方面。這個無可厚非。但是非遺保護,它實際上是有多種方式的,這個我列了這個公約當中第二條里面的保護方法,有確認立檔研究、保存保護、宣傳弘揚、傳承振興等等方法。那么,其中有一條就是立檔,這個是我們一定要認認真真去做的。因為我前面說過有些非遺項目,實際上你保護是保護不了的,他肯定要死亡的。你現在只是給他打一個強心針,那藥效過去以后,他還是要死掉的。那么這個怎么辦呢?立檔!你要抓緊這個最后的尾巴,這個時間我們用現在的多種手段立體地把這些非遺的項目記錄下來,放到博物館也好,放在檔案館也好,讓后人知道我們有這么個東西。然后如果你去研究也好,如果你下次有機會可以恢復也好,那么你有一個完整的檔案資料在那個地方,那也是很有價值的東西。所以我們不能只盯牢一樣東西,只盯著活態。有些活態是做不了的,你硬去做這個,這是不可取的。這是我的發言,謝謝大家!

    許曉明(主持人):剛剛鄭老師是從幾個方面跟我們提出了非遺保護的一些問題。我們知道,非遺保護強調的是過程性的一個保護。那么,我們也說在保護中要見人、見物、見生活。然后公約里面對一些規定,實際上包括剛說的保護的九大行動方案這些,還有后邊2015年的倫理原則,都對非遺提出了具體的一個保護的方案和機制。但是實際上在我們從事具體的工作的時候,這樣的標準和尺度的把握是非常困難的,也給我們帶來了以后在做工作和我們從事這樣的非遺保護研究的一個空間性。實際上剛才鄭老師提出的好多都是我們可以付諸于行動的,比如說通過調查這樣的一些方式來做一些好的論文,我想這是我們可以拓展的一些空間。

下面我們有請李祥林教授作主題發言。

李祥林(四川大學中國俗文化研究所教授)剛才鄭老師講到非遺的事情,我們有很多共鳴。為什么呢?我自2005年直到現在年年參與評審,可以說做非遺做得很早。2002年的時候叫民族民間文化保護工程,一直到現在我都在從事這個事情。而且我也經常就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做講座,可能做了上百場。鄭老師講的這些話題確實是當前中國的非遺界存在的。這里其實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學者的智慧。學界的智慧如何跟我們官方的行政的政策相協調。我們的學界實際上是一直在努力地協調這個關系。但是畢竟是我們學界做這個方面的事兒的初衷和我們行政方做的初衷有一些差異,確實就經常會形成一些沖突。這些存在的問題,對于我們關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人來說,確實是要思考的。我舉個例子來說吧,比如拿傳承人來講,傳承人問題,傳承人經費的發放問題,這個事兒我幫助協調了很多,搞得矛盾十足,那為什么呢?當初的國家級傳承人給的是一萬塊,一年一萬塊的扶持經費,后來就把它上升為兩萬塊。這個一上升馬上矛盾就更尖銳了。因為在我們可能在城市里邊兒不會感受,我經常在基層走,在鄉鎮村鎮里下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