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方李莉:中國需要什么樣的文藝復興?

[日期:2011-06-21] 來源:  作者:方李莉 [字體: ]

一、所要思考的問題

最近在一些報刊雜志上有學者提出:中國是否需要一次文藝復興?我認為毫無疑問,我們需要。但需要一次什么樣的文藝復興,而且通過文藝復興我們能為世界貢獻什么?這才是最核心的。

有人把它和大國崛起聯系在一起,有人則把它和人本主義、人性的解放結合在一起。但我認為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有四點:第一,中國的知識分子作為中國社會的脊梁、中國文化的精英,應該為中國的社會和民眾提供什么樣的知識?應該從西方的文藝復興中看到自己有哪些先天的不足?而在中國的文藝復興中如何彌補自己的不足?第二,我們要認識到人類社會目前所遭遇的共同困境是什么,而我們中國的文藝復興是否能給這一困境帶來幫助,也許這一幫助是巨大的,因為它有可能會改變人類發展的方向。第三,我們應該如何認識我們的傳統文化,如果我們沒有認識清楚,也就不可能有什么文藝復興,因為那樣我們就根本不知道,我們要復興什么。第四,歐洲的文藝復興對世界的影響是巨大的,從文藝復興到今天,所有重要的科學發明與文化創造幾乎都是源自西方,以至于世界所有的國家如果不學習西方,就無法生存。而我們中國的文藝復興能給世界帶來什么?我認為大國崛起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能為世界提供什么樣的新思想,什么樣的新的創造力?在全球一體化的背景中,我們一定要有全球觀,一定要認識到,我們的發展不會是孤立的發展,一定會和整個世界的發展,整個人類社會的發展有密切的聯系,在這樣的聯系中我們將會起到一個什么樣的作用?而這種作用一定要是良性的,和諧的,在這樣的時代任何一個國家的發展,都必須是在與其他國家的互動中發展,只有這樣人類的未來才會有希望,中國的未來也才一定有希望。如何做到這些?這正是本文所要思考和所要回答的。

二、為什么中國人“注定”只能成為“被發現者”

我認為,中國知識分子的先天不足,就在于和西方人比較起來,缺少對自身和自身文化的理性認識。如果反省自身,我們就會發現,近百年的中國學術界幾乎沒有自己獨立的聲音,所有的思想不是源自于西方就是受西方的影響。這是為什么?

其實文藝復興只是一個代名詞,重要的是中國的知識分子能不能從此用自己的眼睛來看這個世界,不要用古人的眼睛,也不要用西方人的眼睛。中國知識分子傳統做學問的方式是在書齋里讀文獻。因此,有“秀才不出門全知天下事”的說法。所以我們做學問,以前是看賢人圣哲的書,現在是看西方理論的書。所做的學問常常是某某圣人“曰”,或西方某某人“說”,卻往往忘記了自己怎么說。我們所作的學問,所提供的知識缺乏原創性,這就是中國知識分子的病癥,如果這一病癥繼續發展,無論我們的經濟有多么的發達,我們在世界上也永遠只能處于被支配的地位,因為我們不會創造只會摹仿,因此,不可能成為先進思想的發源地。

不僅如此,和西方比較起來,我們在歷史上缺乏一個“地理大發現”。因此,對世界的認知缺乏一種客觀的眼光,缺乏一種實驗的精神,這是歐洲文藝復興前大多數人類社會的共同病癥。

“地理大發現”對歐洲人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在地理大發現之前,歐洲人對宇宙對地理空間的認識都僅局限于圣經上的描述,但當他們進入到大海,試圖在大海上找到一條通道時,才發現從圣經上獲得的知識都是不對的。因為真正的航海知識與哲學家、神學家和虛構宇宙者的測算都毫不相干。航海不是靠文獻而是要靠實際經驗來檢驗。人們出海越遠,就越會感覺到文字資料給他們的機會和引誘力不足,因為海洋為記憶所不及。陸地上的地形地貌可以服從文字的記載、神話或傳說,而海上的情景卻永遠是一個自由王國,要從經驗來學習,要憑事實來引導。正因為如此,人們開始認識古希臘文化,因為那里有高深的數學、幾何學,還有早期的地理學,對希臘文化的重新認識,也是文藝復興的開始。人們丟棄繁復的文獻和宗教生活中的想象,直接感受真實的客觀世界,這就是當時歐洲人的革命。正是這樣的革命開始發展出了現代科學、現代哲學、現代社會學等學科,也發掘出了走出書齋感受真實生活,走下神壇,關注人的現實生活的人本主義精神。

對于人是怎樣在感受世界的,德國學者恩斯特·卡西爾認為:“除了在一切動物種屬中都可以看到的感受器系統和效應器系統外,在人那里還可以發現可稱之為符號系統的第三環節,它存在于這兩個系統之間。這個新獲得物改變了整個人類的生活。與其他動物相比,人不僅生活在更為廣闊的實在之中,而且還可以說,它還生活在新的實在之維。在有機的反應和人的應對之間有著不容抹殺的區別。在前一種情況下,對于外界刺激的回答是直接而迅速地作出的;而在后一種情況下,這種回答則是延緩了的——他被思想的緩慢復雜過程所打斷和延緩。”①也就是說“人不再是生活在一個單純的物理宇宙之中,而是生活在一個符號宇宙之中。”“人不再能直接面對面地面對實在,它不可能是面對面的直觀實在了。人的符號活動能力進展多少,物理實在似乎也就相應地退卻多少。”②我們讀的圣賢書越多,研究的西方理論越豐富,我們的符號之網就會編織得越牢固和越精致。但它卻容易遠離客觀的現實,它所說的和所滋長的思想都不是自己的,都不是原創的,都是人云所云的。這使我想起老子的一句話“絕圣棄智”,這個意思并不是讓人們拋棄智慧和圣賢的書,而是要人們從繁雜的符號中走出來,直接面對事實,面對自然的物理世界,從中做出自己本能的反應。

如今在我們的寫作中首先要做的就是引用大量的文獻,以至于許多人,看一篇文章和一本書是否有質量就是看引用文獻的多少。文獻當然重要,但還有什么比思想更重要?我們引用了很多的文獻,說了很多別人說過的話,而沒有自己的思想,這樣的書,這樣的文章又有何用?孔子、老子在他們的《論語》和《道德經》中就沒有引用什么文獻,難道說他們的言論,他們的思想就沒有了價值?

最近我在看一本美國人丹尼爾·J·布爾斯廷寫的書,書名叫《發現者》。書中寫道:“當歐洲人滿懷熱誠和希望揚帆出海時,困守大陸的中國人卻正在封鎖它的邊界。它自囿于自己的物質和精神長城內,避免觸及意外之事。”“中國人對無人居住和人跡不到之地毫無興趣。至公元二世紀以來,儒家正統學術又加強了他們的內向性。儒生又何必注意外部世界的形態呢?”“他們感覺不到有什么推動力,要尋找海路到國外或未知領域的地區。中國人有充分的技術、智力和資源,足以成為發現者,但是卻使自己注定成為被發現者。”③這是書中對中國人的評價。其實,在中國的歷史上也有過許多對人類具有重要貢獻的發明與創造,但為什么在近代沒有?在歐洲人發現新大陸,發現宇宙的運轉規律,發現物種的起源,發現史前的文化,由此而產生了近代科學、哲學、藝術的發展時,我們中國人發現了什么?又提出了什么有創見的思想?沒有,近一、兩百年,什么也沒有,為什么?為什么在地理大發現中,我們沒有成為發現者,而注定成為了被發現者?

丹尼爾·J·布爾斯廷認為那是因為中國文化的內向型造成的,他的評價對嗎?中國的文人向來有“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的傳統。但這種圣賢書又源自何處?這些圣賢書的思想最早又是從哪里來的?“圣賢書”、“八股文章”阻隔了我們對世界的真實認識?,F在,除了中國的“圣賢書”,又加上了西方的“圣賢書”。這些“圣賢書”就像當年歐洲航海者們所帶的圣經,它們是很神圣,但它們離我們所見的現實是有距離的。古人沒有生活在我們這個時代,西方人的語境和客觀的現實社會與我們都有一定的距離。我們要有自己的發現,要找到自己的航線,就必須要有自己的航海日志,把自己在探索中記錄的實況整理出來,描繪出一個真實的中國文化的圖景。這就是我們要做的。這是我們當代知識分子所要做的,所要提供給社會的真正的知識,這也許就是我們的文藝復興。也就是說,我們的文藝復興要從中國知識分子對中國文化的重新認識,對自己知識獲取的方式及構成做起。

三、文藝復興以后人類所遭遇的困境

讓我們再來看看文藝復興以后的西方文明。歐洲的航海者們在這期間發現了古希臘人托彌勒的地圖,他因為在繪制地圖時使用了數學的原理,其準確性超過圣經上的地圖志。此后,古希臘的文化引起了人們的關注。歐洲人認為“哲學和科學都是希臘人的發明。希臘文明的興起,促使了這個智力活動的大爆炸,成為歷史上最壯觀的事件之一,在此前后,都沒有發生過類似事件。在短短的兩個世紀里,希臘人把一股杰作的激流,傾注入藝術、文學、科學和哲學,這些杰作樹立了西方文明的普遍標準。”④歐洲的文藝復興可以說最重要的是緣于對古希臘文化的重新認識。當然,也是通過地理大發現,人們才認識到圣經里的世界和真實的世界是有距離的。于是古希臘的科學、哲學、藝術以及其對“真、善、美”的追求,引起了人們的普遍關注,構成了西方近代文化的基礎。

古希臘人重視視覺感官,重視可視性的觀察,重視和諧與人體的美,促使了十七、十八世紀西方古典藝術的蓬勃發展,當時出現了許多藝術巨匠。他們在繪畫中運用解剖學和透視學,不僅是再現了自然,再現了一個真實的世界,同時還使人們對于客觀的世界有了更精微的觀察和認識。那些以人為主體的繪畫,第一次使藝術從宗教的束縛中走出來,將人放到了與神同等的位置。人成了大寫的人。

同時,歐洲的文藝復興的思想得到迅速的傳播,一方面有賴于航海技術的提高,人們交往比以前更便利;最重要的是印刷術的發展,使知識的傳播更加迅速和更加普及,也使得知識從少數精英里解放出來,讓更多人掌握`。因此,知識的普及化也是當時文藝復興得到深入與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文藝復興以后整個世界的文化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直到今天其發展出的成果不僅還在影響西方人,也在影響我們中國人。

西方人當年的文藝復興,讓人類重新認識了天體,重新認識了人類所存在的地域空間,重新認識了客觀的自然世界,重新認識了人類的起源,包括人類自己的發展歷史。在這一系列的認識中,人們發現了自己以往對世界的認識有很多的誤讀,傳統的知識體系幾乎是一系列的錯誤。就像是亞當夏娃,當他們在伊甸園自由自在的生活時,他們赤身裸體,絲毫沒有害羞感。但當他們違背上帝的旨意吃了知識之果后,才發現自己竟然是赤身裸體,他們羞愧萬分,決心要改變自己以往的狀態。

在改變中人類獲得了新生。只是人類不再需要上帝,他自己就成了上帝,可以排山移海,可以重整山河,可以上天入地,可以人工造雨,可以控制氣候,可以轉化基因,可以試管造人,可以克隆動物乃至人類等等,這不是上帝還是什么?人類體現出的能力的確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如此一來人類就沒有了難題嗎?事實不僅有,而且還出現了更大的難題,這個難題就是地球有可能會成為人類無法再繼續生存下去的星球。

記得我看過一張2004年2月24日的參考消息,頭版頭條登出一篇以醒目的黑體字寫著——“五角大樓機密報告警告——氣候變化可能導致全球性災難”的文章.。文章的要點是:

·未來人們將為生存而戰,而不是為了宗教、意識形態或民族榮譽。

·到了2007年,驚濤駭浪將堅無不摧,使得荷蘭大部分城市沒法居住,像海牙這樣的城市將被夷為廢墟。

·在2010年至2020年之間,歐洲的氣溫將下降,從而使其受到最沉重的打擊,英國的氣候將像西伯利亞一樣變得寒冷干燥。

·水資源附近將成為主要的戰場,尼羅河、多瑙河和亞馬孫河流域都將成為一觸即發的火藥桶。

·在今后20年這個星球支撐人口的能力將明顯下降--------。

雖然事實也許不像報紙所說的那樣糟,但生態的問題的確在困擾著我們。2006年發生的印尼的海嘯,美國的颶風,還有中國重慶持續的高溫(據說今年會更嚴重)等等,大自然正在報復我們??茖W把我們變成了大寫的人,也把我們變成了狂妄的人。我們以為我們可以解決世界上所有的難題,向自然挑戰,向生命挑戰。直到現在我們才發現,人不是萬能,人不能掠奪地球上所有的財富為己所用,人不能只以自己為中心,輕蔑其他的生物,包括其他人的生命??茖W和理性,以人為中心,追求利益最大化,以物質的不斷生產和無節制的占有為榮,對自然缺少敬畏之心,這一切恐怕是人類所犯的另一種錯誤。人失去了信仰,失去了道德的約束,甚至失去了理想。就像伊甸園里墮落的亞當,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們能看得到的人類遇到的最嚴重的挑戰,除了生態就是戰爭,盡管西方的哲學家曾認為戰爭是一切之父,黑格爾曾暗示,戰爭在道德上高于和平。如果沒有敵國外患,那么一個國家在道德上就會變得軟弱和頹廢。但我們自己的時代已經表明,戰爭終將導致全世界的毀滅。崇拜戰爭,這是從進化論中衍生出的一種斗爭哲學。這種斗爭哲學甚至影響了中國,“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但是我們為什么不能發展出一種和諧的哲學呢?這種哲學不在現代的西方文化中,因為它講究的是競爭機制。這種機制是帶來了人類的發展,但它也把人類帶到了危險的邊緣。

四、在人類遭遇困境時中國人應該做點什么?

西方人再一次的感覺了自己的錯誤。在幾個世紀前,西方人發現了自己對世界的認識是一系列的錯誤,于是開始了文藝復興,走向追求科學,擺脫宗教的束縛,追求以人為中心,最大限度地實現個人價值的路。但發展到今天,竟然又是一片新的迷茫,似乎又犯了一次新的錯誤。在這迷茫中,在這新的錯誤中,中國人該做什么?是在等著西方人再一次來為我們指出新的可行之路嗎?

我們為什么不可以以自己的力量給人類社會做點貢獻?但貢獻什么?隨著大眾媒體的普及,交通的便利,中國人的視野變得開闊起來。如果說以前我們講胸懷全球是一句口號,但現在,只要我們愿意,胸懷全球是完全可以變成現實的。在這樣的現實中,在這樣一個全球化的背景里,我們能不能像西方當年的地理大發現,像那些航海者丟棄圣經,面對茫茫的大海,真實地寫下自己的航海日志,發現中國文化中的新大陸,進行一次我們中國人的文藝復興?有人提出來,我們中國的文化有值得復興的地方嗎?如果復興中國文化,會不會是封建制度的重新復辟?難道中國的文化只有封建制度嗎?這樣的認識是對中國的文化太缺乏了解、太缺乏自信的結果,也使我們看到,一百多年西方文化的學習,使我們的許多知識分子對自己祖宗的了解,已落后于對西方的了解。

如果我們把眼光越過秦漢,看到春秋戰國時期,那時候的中國,諸子百家,各種學術思想的爭鳴,也是異常的輝煌;那個時候的中國人對世界的思考,包括對宇宙和自然的思考,也不亞于古希臘。當然,以中國人的智慧類型,沒有發展出像古希臘人的那種科學的、理性的、追求真善美的思考方式。但中國人那種對自然的感悟,對天地人,以及道與自然之間關系的認識,也是非常深刻的,而且是值得當今社會仔細思考的。

但由于在歷史上,春秋戰國的文明還沒有充足的時間發酵成熟,對思想、文化和藝術的追求還沒有根植到中國人的靈魂中,就被秦政以后的專制主義制度扼殺了。這種專制主義制度,剝奪了中國人自由思考的空間,所以直到今天中國人的思想還沒有成熟。盡管中國的歷史是那么的悠久,后來又提供了那么漫長的歲月供中國人思考,但我們永遠是在科舉制的八股文中走不出來。到今天,科舉制的八股文沒有了,我們又出現了新的洋八股,西方人沒有思考過的問題我們就不敢思考,西方人沒有提出過的理論我們就不敢提出,美其名曰:“和國際接軌”,中國人研究學問的方式何其悲哀也。

因此,要進行中國的文藝復興,我們首先要有西方人的實驗精神。西方人能在短短的幾百年取得如此大的成就,就在于他們勇于直面事實,直面社會,重視來自于社會實踐的一手材料。其次,我們不需要再次提出人本主義,也不需要再次提出科學主義或民主主義,因為這是西方人老早就提出過的,我們不必拾人牙慧,這不是我們的創造,也不是中國人的智慧。文藝復興,并不只有人本主義,還可以有生態主義,自然主義,社會和諧主義等等。因為,作為當今整個的人類世界來講,我們所遭遇的還不只是對人的不尊重,還有對大自然的不尊重,對人以外的動植物的不尊重,對弱小民族文化的不尊重,對人類歷史文化的不尊重,對傳統美德的不尊重等等。

任何一種文化主張總是在其面臨了挑戰,在某一方面受到壓抑以后才提出來的。中國經過二十年的改革開放,經濟得到了高速的發展,但隨之而來的是道德水準的下降,誠信體系的崩潰,貧富差距的拉大,人的內心世界的空虛,自然環境的污染,氣候條件的惡化等等。所以不用我們提文藝復興,一種復古思潮已在民間悄然興起,從服飾到家具,到藝術品的收藏。還有易中天、于丹在中央臺講了幾天中國的古典文化就紅得發紫,這是為什么?這是在告訴我們,中國人有這樣的需要。歷史的潮流并不是某個個人可以倡導的,它需要氣候和條件,現在的氣候和條件都成熟了,社會正在呼喚中國的傳統美德、中國的傳統智慧、中國的傳統生態觀。

五、中國的文藝復興,復興什么?

但中國的文化歷史是悠久的,所涵蓋的知識也是非常豐富的,我們需要復興什么?怎樣復興?我的看法是,中國是一個內陸國家,很早以前就開始了以農業為主要的生存方式。土地是不能搬走的,定居的生活環境使人與自然結成了親密的關系,靠天吃飯使人們關注四周的自然變化和節氣、氣候的變化。所以有人說在三代(夏商周)以前的中國,人人懂天文,懂歷法。如果說,西方文化是以史詩為發端的,而中國文化則是以天文和歷法為發端的。因此,中國很早就有了對“陰陽”的研究,對“氣”的研究,對“方位”的研究等方面的學問。中國的古人是通過“觀天象,察地理”來體悟自然,體悟人生的。如莊子的“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合一。”老子的“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萬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等名句,都是來自于對自然的感悟。由于對自然有所感悟,所以老子才會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幾千年前所講的話,在今天我們看上去卻發人深省,他所說的“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從生物學上來看,強大的,有力量的動物在生存競爭上未必能取勝,恐龍就是例子。還有他所說的“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田獵,令人心發狂”。如果我們一心只追求感官的享受、物欲的驅使,最后只有發狂毀滅。他還說:“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器長。今舍慈且勇,舍儉且廣,舍后且先,死矣!”其意思是人因為慈愛所以勇敢,因為儉樸所以寬廣,因為不敢自傲居天下之先,所以能成就大器。但是如果人舍棄了慈愛卻好勇,舍棄了儉樸卻只浪費,舍棄了謙讓卻只爭先,最后只有走向終結。這就是幾千年前的中國智慧,他好像看到了我們人類的今天,給予我們的警示是那樣的確切。

今天的人類不斷的追求利潤,追求擴大再生產,導致了一種浪費文明的產生,到處丟棄的是印刷精美的廣告,到處丟棄的是一次性的塑料袋、飯盒、紙杯、筷子、易拉罐等等,地球已經成為了垃圾場。每個人都以自我為中心,為爭奪自己的利益全然沒有了一點仁慈之心,從國家到民眾。如美國對伊拉克的無情打擊,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戰爭;再如社會上見死不救,殘害他人生命,假冒偽劣危害人的健康等等現象屢見不鮮。這樣下去,人類的前途何在?我們必須要產生一種新的智慧,恢復人與自然的和諧關系,恢復人與人的和諧關系,恢復人與社會的和諧關系。這正是中國早期智慧的核心。

我們總是講中國“天人合一”的思想,但是這種思想還存在嗎?在城市里它已經消失在書本中了,偶爾大家在口頭上還提一提,那也只是一個模糊的詞語而已,真正的含義誰能理解?而且誰又想理解呢?因為它畢竟離我們的生活那么遠,在城市里,人們連星星都看不見,野生的植物也看不見,看得見的只是水泥的森林,商場里的人工制品,哪里還有什么“天人合一”、“道法自然”?但在鄉村,在中國一些偏遠的少數民族地區,由于中國發展的不均衡,還有些農民仍然生活在傳統的農業文明中。中國遠古的知識在精英的階層里已經喪失殆盡,但卻被保存在民間底層的生活中了??芍^是“禮失求諸野”,民間的知識里卻涵蓋著中國人早期的知識和智慧。比如劉蕘漢在云南彝族發現的十月歷,十八月歷,是中國夏歷以前的歷法。其中十八月歷和瑪雅人的太陽歷相同,也許是中國人的祖先帶過去的。這些在我們的生活中,甚至在我們最早的文獻中都沒有記載過的文化,卻還蘊藏在民間。我們讀解它們,對照的可能不是文獻,而是史前文化的彩陶或玉器等。那是一個還沒有文字時代的遺留物。

同樣,在中國民間的底層,在中國的少數民族地區,那是文字薄弱的地方,有的甚至沒有文字,但卻不能就說那是沒有文化的地方。文化是什么?是一個群體在與自然互動,結成的一種關系,并形成的一種生活方式及生產方式,當然還有組織這些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構成形式及思維模式。所以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會有文化,只是各自的構成方式和傳承及記憶的方式不一樣。在那些文字不發達的民間社會,文化是存在于他們的行動中,他們的生活方式中,他們的儀式中;存在于他們的音樂,他們的紋飾,他們祖祖輩輩流傳的歌謠、神話諺語等等中。在這些文化中,中國“天人合一”的思想,中國“仁義禮智信”的人格體現,中國“孝道為本”、“尊老愛幼”的品德教育被作為一種實踐,甚至一種鄉村藝術,在不斷的體現,這是漢族人的文化。還有許多少數民族的文化,在他們的文化中有的不僅蘊藏了中國的傳統文化,還充滿著生態的智慧。這也是需要我們去學習和去理解的。

就以藏族文化為例。青藏高原地處地球最高點,是地球東部眾水發源地,高原之水將生命帶向四方,孕育了包括東方漢地、南方印度及高原本地的文明;它是群山連綿橫亙之地。在藏族人的眼里,這些群山就是神山,是圣潔之地,也是禁忌之地。藏區從古到今,對自然的忌禁涉及到各個方面,成為一種系統的禁忌網。這些禁忌有對神山的禁忌、對神湖的禁忌、對土地的禁忌、對鳥類、獸類的禁忌、打獵的禁忌等,這種禁忌的產生是對自然的崇敬、感激、畏懼和順從之情。幾千年來,藏民們通過禁忌保護了草原,保護了雪山,保護了森林,保護了生活在其中的珍奇動物。使青藏高原生態維持了較好的狀態。如果沒有他們充滿著智慧的保護,一旦雪域的生態被破壞,雪水被熔化,我們許多江水失去源頭,干枯斷流,包括我們的母親河——黃河與長江。當然,在青藏公路通行后,貌似“先進”的現代化文明可能會戰勝貌似“落后”的當地文明,最后的結果會不會是雪域的被破壞。這種擔憂在我的心中一直在加重。

還有,我曾在貴州的西北地區考察,那是一個多民族的聚集地,有苗族、彝族、布依族等,這些民族都有祭山和保護神樹林的傳統。據說,這里曾經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村民們誰也不準隨意砍伐森林,因為它是神圣的不可觸犯之地。但是現在人們已經不再祭山,也不再有神樹林了。如今在我們任意的破壞下,山上早已變得光禿禿的了。是我們原本以為“落后”的迷信和宗教保護了自然的環境,是我們看不起的民間文化包含了人類與自然相處的智慧。當我們把它們掃地出門,當成封建迷信打倒時,自然給予了我們警告——原始森林消失了。

如何認識中國文化?筆者認為,光讀圣賢書,光讀諸子百家,光讀四庫全書等等都是不夠的。要真正理解中國文化,要做到中國的文藝復興,我們必須要讀三部大書:一部是寫在紙上的古文獻;一部是古人遺留下來的古遺址、古文物,它們從形制到紋飾到材質到技術,都是我們了解中國文化的重要資料;一部則是記憶在人們頭腦里,流傳在人們的口頭上,實踐在人們行動上的書,這是一部寫在人們心靈上和行為上的書,是一部活著,并在不斷實踐著的書。對于前二部書,中國的知識分子是重視的,但對于后一部,我們是忽視的,甚至是完全不在意的,這樣的狀況,應該得到改變,也一定會改變。

六、在文藝復興中如何理解中國文化?

筆者認為,我們對中國的文化遠遠還沒認識清楚,尤其是民間的文化、少數民族的文化。但我們卻看不起這些文化,視它們為落后的、沒有價值的文化,甚至想改變它們,把它們從“落后”中拯救來。但也許有一天我們會認識到,我們向它們學習的和它們向我們學習的一樣多。對于這樣的文化由于沒有文獻的資料,我們對它們的了解幾乎是空白。但如何了解它們?這值得我們思考。

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講,理解生命的重要線索就是比較解剖學所給予我們的事實。如果我們知道了某種動物種屬的解剖學結構,那我們也就有了重建其特殊的經驗樣式所必需的一切材料。仔細地研究動物的形體構造,研究不同感覺器官的數量、性質和分布狀況,以及神經系統的狀況,就能給予我們關于該生命體之內外世界的精確圖像。其實,我們理解一個地域或一個少數民族的文化也應如此,將其看成一個生命體,進入到其文化生活的空間中做仔細的解剖與研究。同時,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生命在任何地方都是完善的,不管是在最小的范圍內還是在最大的范圍內都一樣。每一種生命體,即使是最低的生命體,都不是僅僅在某種含混的意義上適應于它的環境。隨著它們解剖學結構上的不同,這些生物也就各有一套察覺之網和一套作用之網——一套感應系統和一套效應系統??恐袘到y,生物體接受外部刺激;靠著效應系統,它對這些刺激做出反應。這兩套系統在任何情況下都是緊密交織、互不可分的,它們被連接在同一系列之中,這一系列被稱為生物的功能圈。⑤其實每一種文化也一樣,它們也有接受外部刺激和對外部刺激做出反應的功能,并自成體系,形成自己的功能圈。唯一不一樣的是人比生物還多一個符號系統,人是通過符號系統來接受外來刺激并做出應對反應的。我們在理解一個地方文化的時候不僅要研究它的符號系統,還要深入到符號系統背后的感應系統和效應系統,對其文化的功能圈做出全面的認識。如果我們對中國不同地域和不同民族的文化都能做出如此嚴格的研究和認識,我們就可以繪制出中國文化的基因系譜。而這種基因系譜就能成為發展中國未來文化的種子和基礎,也是中國文藝復興的根本條件。

其實這種工作現在已經有許多人在做。我本人就參加了其中的兩項。一項是由蔣經國基金會所組織的研究項目——“歷史視野中的中國社會”,這個項目計劃考察中國30個村莊,依靠留存在村子里的族譜、祠堂、碑文、地契、私人日記、村史檔案、老人的口述、儀式的表演等來復原一個個地方的歷史與知識的建構方式。參加者除臺灣、香港、大陸的學者外,還有法國、荷蘭、美國、加拿大等國的學者,這是一個國際的研究團隊。我想這樣的研究成果出來后,會使我們對中國鄉村的民間文化有一個更深的認識。還有就是現今政府組織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工作,這雖然是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倡導下所開展的工作,但其引起了許多知識分子的關注與投入,包括許多媒體和普通民眾的關注。也許有人認為,這是一個政府行為,許多人積極加入只不過是為了爭取研究經費。但我不是這樣認為的,我認為這正是我們認識中國民間社會、解剖中國民間社會的好機會,其中包括少數民族社會。如果我們能夠正確地對待這項工作,走出書齋,走向民間的實際生活,開始中國文化的地理大發現,這會是非常有意義的。

雖然現在已有不少人在倡導復興中國文化,但他們提到的中國文化只是書本里的中國文化,文獻中的中國文化。千百年來我們受“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思想的影響,從來也看不起這些民間的文化,民間的智慧。豈不知有一天當我們醒悟過來時,我們發現我們已經失去了它們?,F代化的發展正在蠶食著它們的生存空間,失去了它們,中國的文藝復興將在何處生根?以往雖然有不少學者做過這方面的研究,也的確為我們前進的路立下了一座座的豐碑。但我們的學術界在這方面的研究仍然薄弱,遠遠沒有達到全面的認識中國文化和中國民間文化的程度。況且不同時代的學問有不同的范式,而不同的范式,其凸現點與遮蔽點是不一樣的。

七、從中國藝術中生發出的和諧哲學

既然是文藝復興,就應該還要關注中國傳統藝術的問題,在這里我要引用一段費孝通先生生前說過的話,他說:“我們平時所講的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這樣的分法意思太淺了。就是精神文明里面也還可以分兩層,一層是人的基本的感覺,比如是痛不痛癢不癢?再進一層就是人的氣魄,在這里人濃縮了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感覺,在一種自然的狀態里面,也就是在一個美的狀態里面釋放出來了。這種釋放是很不容易的,往往只有藝術家才能做得到。如果我們的每一行都朝著方面去努力,朝藝術的境界靠近,而不是現在講的科學的技術境界,這個世界就不同了。當然,我們現在講藝術,還超前了一點,我們現在應當講的還是科技,是講科技興國。但我們的再下一代人,可能要迎來一個文藝的高潮,到那時可能要文藝興國了,要再來一次文藝復興。對于這個問題你們學藝術的人可能要比我講得更清楚一點,但我已經感覺到了一個超過一般的生理和心理以外的東西,這個東西就是您們所要研究的內容。”⑥

這是費先生在生前,對我們這些搞藝術的人的一個期待,那么我們能夠講得清楚這個問題嗎?我想以后會用一篇專門的文章來講,但在這里我會談一點粗淺的認識。

用文字所表達的學術,是一種說理的邏輯推演,它是人理性的和邏輯的思考。但用形象來表達的藝術,不是說理,而是說情,用情緒煽起人內心的渴求。所以它不說理,但卻直逼人性。而越是史前的,越是民間的沒有文字的社會,其藝術的表達越發達,因為她文化的表達系統不是文字,而是形象,所以說情超過了說理,而對于人性的表達卻更完整,更直接,而也更能震撼人的靈魂。為什么現在音樂節在流行原生態演唱法,而楊麗萍的云南印象打的也是民間原生態的牌,因為這樣的藝術的確感人。

在那些民間社會和少數民族社會中,人與藝術是融為一體不相分離的,他們的生活就是藝術,藝術就是生活。所以在中國518項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在我們的眼里大部分是民間藝術。其實中國傳統的文人生活也是生活和藝術不分的,中國文人的標準是,不僅能胸懷大志治理國家,還必須是琴棋書畫,金石篆刻樣樣精通。因此,中國文人的生活基本追求的是藝術化的生活。所以,盡管有關藝術的概念是來自于西方,而把藝術作為一門專門的學問來研究,也是源于西方。這并不是說中國的藝術不發達,反而說明是中國人根本沒把藝術和生活分家。就像魚本身生活在水中,所以它不知道有水。而中國人生活在藝術中,把藝術與自己的生活、心智、修養、情操等等緊密聯系在一起,所以反而沒有將其獨立出來專門研究。

就是中國的倫理制度也是與藝術不分家的。如“禮”本來是一種社會制度和社會規范,但它卻和樂和在一起成為禮樂。而孔子則把禮樂和儒家文化的核心“仁”聯系在一起說:“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以仁問禮,可以說是對以禮樂為重的社會的重要一問,在這里“仁”是無限深無限廣的道德理性,使外在的客觀世界的主宰性涵融于此一仁的內在主觀世界之中,賦予其意味、價值,生命由此而厚重。在《禮記·樂記》中有:“凡樂者,生于人心者也。樂者,同倫理者也。”“詩言其志也,歌詠其聲也,舞動其容也。三者本與心,然后樂器從之。是故情深而文明,氣盛而化神;和順積中,而英華發外,唯樂不可以偽。”在這里中國古人把藝術的根源追溯到人的生命的深處,即心靈中。音樂源于心,詩、歌、舞源于心,所以說樂的基本要素是直接從心發出的,是從人的生命根源處流出。因此,中國古人認為,心是世界的本原亦是藝術的本原,而這一心就是儒家的仁與德的流露與顯現。這一以仁德為主旨的藝術精神,一直被中國的文人傳承下來。因此,中國的藝術與西方的藝術,也是不一樣的,一個注重的是外在的感官刺激,另一個注重的則是內在的體驗。

而且由藝術生發出仁善,不僅是中國傳統藝術的特點,也是我們當今要生發出的一種品質,人不僅要善待自己,還要善待他人,善待生命和善待自然等等。這與西方通過文藝復興而發展出的進化論中所提出的物競天擇的觀念是不一樣的,它不是一種斗爭的哲學,而是一種和諧的哲學。

八、結束語

最后,我認為,歐洲人的地理大發現是地域空間的,而我們今天的地理大發現不僅是地域空間的,還是文化空間的、心靈空間的、時間空間的,包括自然生態空間的、文化生態空間的等等。如果說歐洲文藝復興探索的是人的外部空間,而中國的文藝復興更多的是探索人的內在空間。對內省視是中國智慧的長處,也是當今社會的需要。人必須要重新確認人在自然中的位置,在天地之間的位置,要從中生發出一個正確的生態觀、道德觀。未來的人類社會必須是一個關注生態、關注人自身的全面教育、關注人自身的道德修養、關注人自身精神世界的完善與豐富的社會。不然人類就沒有了希望,更不會存在中國的文藝復興。

人對物理世界的感覺系統由于要通過層層包裹的符號系統,所以當我們已經得到了來自自然生態的強大刺激時,我們效應系統的反應仍然是非常遲緩的。我們不知道危險已經臨近,我們以為科學家會解決一切,豈不知,這一切正是科學家們所造成的。因此,要解決這一問題的不僅是科學家,還應該是人文學家。因為一切的根源乃在于文化,文化是人行為的指南。我們要改變人破壞自然生態的行為,糾正人浪費自然資源的行為,依靠的就是人們文化觀念的改變,認識世界方式的改變。這才是中國文藝復興的價值和需要,中國需要這樣的文藝復興,整個世界都需要這樣的文藝復興。因為它所啟迪的思想是人類未來的思想,它所啟蒙的文化是當今人類需要的生態文化、道德文化和精神文化。唯有如此,中國才有必要進行文藝復興,才有可能在文藝復興中受到世界的矚目。

就像雪花在天空中飄灑,緩慢地、悄聲無息地、不知不覺地,但雪花越飄越多,越積越厚,最后“轟”的一聲形成“雪崩”,這就是物理學上臨界點的出現。我相信,總有一天,中國文藝復興的臨界點也會出現。但問題是我們會有一個什么樣的文藝復興,是筆者今天設想的這樣的?還是其他的?抑或都有?這就需要歷史來回答了。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上善若水 | 閱讀: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熱門評論
一本大道在线观无码一线_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器_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a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