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石慶秘:武陵地區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的方法探析

[日期:2011-08-09] 來源:作者惠賜  作者:石慶秘 [字體: ]

武陵地區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的方法探析

——以唐崖土司王城遺跡為個案

石慶秘[1]

[湖北民族學院藝術學院 湖北恩施 445000]

[摘要] 借助數字化技術實現對文化遺產的保護和開發是一種前沿技術應用。文章力圖通過數字化技術這條紐帶,綜合運用計算機圖形等多種技術,探索唐崖土司王城的保護、研究、修復、旅游開發的策略與方法。減少對文化遺產原生態的隨意改造,有效緩解旅游開發與保護中文化資源傳承與利用的矛盾,擴大文化資源的群眾性與受眾范圍,為文化旅游事業發展提供高科技支撐,提高文化旅游資源的科技含量;真正實現對文化遺產的實物遺址保存,以此達到保護、傳承、開發、利用文化遺產資源的目的。

[關鍵詞] 唐崖土司王城;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方法

中圖分類號:G 文獻標識碼:A

在21世紀,隨著科學技術的飛速發展、人類的進步,我們邁進了又一個新的信息時代,數字化信息技術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巨大的變化,計算機技術已經成為信息時代人們處理信息的主要工具,成為人類與信息空間交流的主要通道。特別是計算機虛擬技術(Virtual Reality,簡稱VR)是20世紀末才興起的一門嶄新的綜合性信息技術,在當今國際上備受關注的新興課題,是近年來一項十分活躍的研究與應用技術,目前發展極為迅速,已經在航空航天、軍事、醫學、商業、娛樂業、教育、藝術等領域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其發展的潛力巨大,它的出現必對我們的生活、工作帶來巨大的沖擊和變革,是一項值得高度關注的重要技術,是無法用其他方法替代的。

文化遺產數字化是數字技術應用的一個方向,對文化遺產的保護與復原、虛擬與重建具有重大的意義,虛擬文化遺產是利用數字虛擬現實技術來介紹、保護、保存、還原文化遺產。虛擬現實技術是解決大量處理信息資訊、智能處理和高效利用來自于客觀世界的海量信息,擴展人類感知通道,提高人類跨越時空事物和復雜動態事件的感知能力,實現人與信息空間的自然和諧交互最有效的方法途徑[1]。運用虛擬現實技術手段將文物大量的制作成各種類型的影像,如三維立體的、動畫的等來展示文物的原貌。同時,虛擬現實技術提供了脫離文物原件而表現其本來的重量、觸覺等非視覺感受的技術手段,可以根據考古研究數據和文獻記載,模擬地展示尚未挖掘或已經湮沒的遺址、遺存,通過網絡技術將這些文物資源統一整合起來,全面的向社會傳播而絲毫不影響文化遺產和文物本身的安全。利用虛擬現實技術大量而完好地多角度展示文物和文化遺產,使文物和遺產實體保存在更加嚴密的環境中,有利于文化遺產的有效保護和開發利用,延長遺產和文物的壽命[2]。文化遺產保護與開發利用是人類文明進程中始終被關注的課題,特別是20世紀末以來,各國與各民族對文化的高度重視。

專門的數字技術應用于文化遺產的保護研究已引起學術界的普遍關注。計算機技術與藝術設計并應用于對文化遺產的保護聯姻是20世紀后期發展起來的:從1963年第一臺CAD電腦輔助繪圖開始,數字技術在設計創作、宣傳領域一直是輔助性工具,美國、英國和日本是運用數字虛擬技術進行文化遺產保護世界排名前三的國家,如:美國威廉姆斯堡基金會1988年拍攝的紀錄片《木建造:重建安德森鐵匠店》、英國1985年由大不列顛藝術委員會拍攝的紀錄片《建筑:誰來保護?》等。1990年左右,數碼技術與影像技術的融合才真正擺脫了“工具”的標簽,并日趨成熟,在此基礎上出現了電腦仿真和動畫技術,約自1995年開始,虛擬技術更加成熟,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將該項技術運用于建筑設計漫游、影視影像等,影像技術的發展與影像思維的普及,同樣影響到對建筑保護領域;從簡單的紀錄到歷史情景的再現,再到對歷史遺產的精確還原[3]。數字虛擬現實技術應用到對文化遺產保護是計算機應用的又一個廣闊的領域。當前國際上有強烈的興趣,研究利用VR技術展示歷史遺址和歷史事件。在1990年,兩位Nynex研究員,Rory Stuart和 John Thomas 最早提出了VR(Virtual Reality)的概念,這種技術可以讓一般公眾去訪問無法訪問的地點或事物,去探索無法探索的對象或時間,與遠地的社會交互,與虛擬的歷史任務交互;在1993年2月蒙特卡洛的圖像會議上提供了給人深刻印象的演示,許多法國參觀者,頭戴頭盔顯示器,手持被跟蹤的手控制器,被一位類似卡通的人物請進虛擬世界,這個虛擬人物實際是另一個真實人的化身[4]。1995以后,VR在世界遺產和文化上的應用大大增加了。

1990年后數字虛擬技術在歷史文化遺產保護中的作用全面展開,特別是1995年在英國巴斯召開的虛擬遺產會議成為數字技術在歷史文化保護領域的新起點,會議展示最有代表性的案例是圣彼得巴西利卡教堂的虛擬現實;20世紀末,日本運用三維掃描儀生成了鐮倉時期的大佛數字化模型,并虛擬重建了大佛主殿,該項技術于21世紀初出現在中國的文化遺產保護中[5]。同時,國內外也開展了大量文物相關的項目和研究,典型的如歐盟支持下的3D-Murale 提供了新的多媒體技術用于記錄、分類、保存和恢復古代的器物、建筑及遺址;由EUIST支持的,一些歐洲組織參與的ARCHEOGUIDE,為文物遺跡提供了可交互的、個性化的增強現實(AR)向導;美國斯坦福大學、華盛頓大學與Cyberware 公司合作的數字化米開朗基羅項目;芝加哥大學、西安大略湖大學的Sulman 木乃伊工程;日本奧茲大學對日本奧茲地區的活態文化遺產獅子舞的數字化保護工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與韓國三星電子有限公司于2004年12月就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化保護形成合作伙伴關系,這種合作關系建立在三星公司擬將自己公司的資源和網絡用于文化多樣性,特別是對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研究。目前國內就物質、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數字化保護工程也已經取得了一些令世界矚目的成績,比如浙江大學CAD & CG 國家重點實驗室就敦煌藝術的數字化保護技術,浙江大學虛擬故宮漫游,北京大學故宮數字化,微軟研究院的兵馬俑,南京大學三峽文化遺產數字化展覽工程,國內各種數字博物館包括南京博物館的數字化、山東大學考古數字博物館、中國國際友誼博物館工程等項目,為我國通過信息技術對瀕危文化遺產的保護、傳承與再創造提供了有益的方法與經驗。特別是在非物質文化遺產領域國內也開展了一些實質性質的數字化保護項目,比如浙江大學CAD & CG國家重點實驗室的“民間表演藝術的數字化搶救保護與開發的關鍵技術研究”,浙江大學計算機學院現代工業設計研究所的“楚文化編鐘樂舞數字化技術研究”、“云南斑銅工藝品數字化輔助設計系統”等項目的研究工作[6]。2004年,同濟大學中國建筑史教授路秉杰運用數字掃描技術修復元代大佛,2005年結合“激光三維掃描技術在歷史建筑測繪中的運用”課題研究,修復了普陀山太子塔元代大佛、宜賓小李莊東岳廟等,東南大學于2000年圍繞明城墻的申遺工作,啟動了虛擬現實在遺產保護和研究上的應用[7]。2001年由日本凸版印刷公司和中國故宮博物院共同建立故宮文化遺產數字化應用研究所,以故宮太和殿為中心的紫禁城虛擬現實工程,建立故宮文化遺產數字化應用研究;2007年10月18日,虛擬圓明園在紀念圓明園建園300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上進行了展示,受到專家和各界的高度評價,提供了大量復原圖像與部分圓明園的虛擬在線瀏覽系統,于2008年開通了全球首個虛擬圓明園主題網站。武漢大學城市設計學院2007-2009獲準立項研究的國家863計劃項目 “基于激光遙感技術的古建筑保護研究”等。

一、數字化技術在文化遺產保護中的應用

(一)數字文化遺產的應用層次

1. 收集與存檔:運用數字輸入記錄、數字攝影、數字攝像、激光掃描、建模、渲染等各種數字化技術手段對文化遺產進行文字、數據、圖片、影像等多種資料的收集整理并歸檔,建立以數字技術為基礎的文化遺產檔案,這是最基礎的數字化保護工作,也是最重要的保護方法。

2.復原與修復:運用數字圖形圖像、渲染、動畫等技術手段再現文化遺產的本來面貌;

3.挖掘文化內涵:運用數字技術進行考古,深入研究文化遺產內涵;

4.文化交流與傳播:通過數字化網絡、媒體等各種途徑傳播文化,實現文化自身的功能與價值。

(二)數字化文化遺產保護的優勢與特點:

在數字化信息的今天,對文化遺產的保護、開發與利用,一方面可以運用傳統實物保護、重建、復原或采用收藏、保存、展示等進博物館進行保護的手段方法,另一方面,在文化遺產保護中,現代科技手段的產生使文化遺產保護進入到新的技術層面,并具備對文化遺產保護的新策略。數字化保護文化遺產相對于實物保護與重建具有明顯的優勢和特點。

1.材料使用的環保性。傳統的文化遺產實物修復與重建需要耗費大量木材、石材等自然環保材料的資源,造成對自然環境資源的破壞和浪費;同時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才能實現修復和重建,而且因技術、觀念等各種因素的影響,修復與重建也并不一定能夠使文物還原至其歷史的本初狀態;有時可能會是破壞性的。數字化技術的使用,一方面可以保存文物遺址的現有數據、圖像等各種數據資料,通過虛擬現實技術修復和還原文化遺產的原貌,達到修復與重建的目的,另一方面,數字技術本身的可修復與更改特性,即使因修復和還原的不準確和不合理,極容易進行修正和完善,而不影響文化遺產本身的實體存在,文化遺產仍然按照其自身的狀態延續和發展。雖然數字技術修復和還原文化遺產需要大量的人力和財力投入,但它不用消耗林木石材等自然環保資源,這種可持續的資源使用是人類社會發展到現在具有最為切身體會的。

2.流通途徑的廣泛性:數字化技術的流通途徑是傳統媒介所無法比擬的,傳統的物品交換、紙質媒介等流通方式與數字化的衛星信息傳送、網絡傳輸等流通范圍來看,數字技術是覆蓋全球的每一個角落和領域。

3.文化傳播的即時性:文化交流總是需要通過不同的途徑來實現的,不否認傳統的文化傳播所具有的作用,但數字技術傳播速度的快捷程度使文化傳播可以在最短的時間里傳遍世界。

4.旅游消費的大眾性:傳統的旅游消費實質上是游客對旅游資源的實物消費,游客必須親歷現場目睹實物,需要足夠的時間、體力和經費等支持;數字化的平臺可以讓我們不出家門只要通過網絡信息技術平臺就能走進文化遺產,目睹文化遺產的尊容,使旅游消費成為大眾化的消費,并且不因時間、地點、財力、體力等條件限制;同時也使人們的消費觀念發生質的改變。

5.科學技術的當代性:數字化技術是當今最為前沿的信息科學技術,特別是虛擬現實技術的出現,使21世紀成為“虛擬時代”。能將最前沿的科學技術應用到對文化遺產的保護與開發中來,一方面為文化保護提供更加深層的高科技技術支持,使傳統文化遺產注入新的文化基因,豐富文化的價值與內涵;另一方面為文化遺產的保護與開發提供新的策略與方法,使文化遺產的保護與開發的途徑得到拓展與衍生。

三、唐崖土司王城數字化保護的策略方法

唐崖土司王城遺址位于湖北省恩施自治州咸豐縣尖山鄉唐崖司村,面臨唐崖河,背靠玄武山,距縣城30公里,唐崖土司系著名“九溪十八峒”土司之一,咸豐縣四大土司之最;現今是武陵地區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最具民族特色的文物遺址,具有非常的歷史地位和學術研究價值,要研究土家族不得不研究唐崖土司;要研究武陵地區的民族文化不得不研究唐崖土司城遺址?,F城址中還保存著土司時代的重要文物遺跡,如石牌坊、石人石馬和土王墳等,1992年被湖北省人民政府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06年被國務院核定文化部確定的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整體建筑分政治、宗教、軍事、文化、經濟、綜合、娛樂和墓葬八大組成部分。400多年前的唐崖土司城曾是方圓1000多公里地區的政治、軍事、經濟、文化中心,因此,對其進行必要的保護勢在必行。與此同時,西部大開發以來,恩施基礎設施建設得到根本改善,恩施經濟、旅游產業的發展、交通的暢通給文化遺產的傳承、保護與開發帶來了機遇和挑戰,合理、有效的文化遺產傳承、保護與開發的方法、手段和措施顯得極為重要,運用數字技術保護文化遺產是一種極其有效且蘊涵科技含量的保護方法。

選擇唐崖土司王城作為武陵地區文化數字化保護研究的對象是由于它在歷史上曾經是一座代表著土家族土司時期最輝煌的歷史,反映了當時的繁盛,同時是研究土家族文化與歷史的見證,也是有效保護文化遺產的本體原貌的有效措施和手段,對于是否應當在遺址原地進行重建, 地方政府和學術界一直爭論不斷。目前重建可以依據的資料只有遺址中的部分地基遺存和一些歷史文字, 僅僅根據這些資料, 是否能夠真正如實的恢復建筑歷史原貌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另外, 完全重建是否會令唐崖土司王城遺址失去文化遺產的本來意義,也是重建與否的一個爭論焦點。虛擬重建可以稱為一個另辟蹊徑的兩全方案,既在虛擬環境中重現了唐崖土司王城的原貌, 使觀者可以體驗到歷史上的輝煌,而同時對唐崖土司王城遺址本身并不需要進行改動。如果在虛擬重建過程中發現了任何錯誤, 都可以隨時很方便的糾正, 無需擔心因為資料不足、盲目重建帶來不可挽回的遺憾[10]。

在對唐崖土司王城的保護與開發研究方面也有專家學者的成果。中南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邢淑芳撰有《對構建唐崖土司皇城民俗文化村的思考》的學術論文,文章探討了該遺址的史學、藝術、學術、文化和開發價值, 對建立唐崖土司皇城民俗文化村的可行性和必要性進行了分析和論證, 并提出了具體的構想及相應的對策措施[8];這是一篇較為詳實地論證唐崖土司王城保護與開發策略的學術性論文,具有較大的實用價值和借鑒意義;但文章沒有涉及采用數字化保護和開發的方法和策略。本文從數字化技術在文化遺產保護中的實際應用來探討唐崖土司王城的數字化保護方法,以期望獲得新的保護策略。

(一)唐崖土司王城的相關數據庫建設:對唐崖土司王城的原有規模以及現存狀況,通過考證獲取準確的數據并運用數字技術進行存儲、管理;對現有的狀況,運用現代科學技術手段進行實地測量——遙感技術的運用、運用數碼相機或攝像機進行準確的數據采集,要做到從宏觀到微觀、從物質遺產存在到非物質存在的系列性文化遺產、從歷史到現狀均要求做到有詳實的數據來記錄。這樣的數據庫可以存放文字、圖形圖像、影音聲像等各形式的數字信號資料;數據庫建設要分門別類加以整理,筆者認為該數據庫可分為三個時段的內容來加以收集和整理。

1、歷史性資料的收集、整理。主要表現為通過歷史性資料的查閱,唐崖土司王城從最初的建成到目前存有的狀態前的所有文字、圖紙、聲像影音等,收集的方法:一方面通過文獻查找的歷史考證方法來尋找曾經擁有的輝煌所能發生的數據關系;另一方面通過實地考察、采訪、旁證等方法對唐崖土司的歷史發展中所產生的變化所發生的數據關系,特別是變化到現存狀況時的相關數據的確證。該數據庫的建設為唐崖土司王城的保護提供詳實可靠的數據及歷史見證,同時為唐崖土司王城的開發利用提供資源并能保持原有數據關系的不變,這是實物保存所不能達到的。

2、唐崖土司王城現存狀況的數據庫。運用數碼相機、數字測繪、數碼攝像機等數字設備,對唐崖土司王城的現存狀況進行實地拍攝、測繪、影像收集,并建成數據庫。收集的內容包括現在的遺址現狀中的環境、建筑遺存、文物、地理狀況、留存流傳的文化資源均在采集之利。

3、未來發展的數據庫。每一年或幾年對唐崖土司王城的發展狀況特別是變更的情況作出詳細的數據記錄,以形成對唐崖土司王城的動態數據庫管理,包括對唐崖土司王城的虛擬數據庫建設與管理。

(二)唐崖土司王城的平面數字化:運用平面化技術實現對唐崖土司王城的歷史、現狀、未來發展的數字化。首先通過數字設備獲取圖片資料,并運用Photoshop或其它軟件對圖片進行相關處理,達到對唐崖土司王城的相關內容的真實記錄,另一方面,可以運用Flash等軟件對建筑、文物等進行組接拼裝、展示的動態動畫設計與處理,形成了可視化的動態圖形,或將唐崖土司城的歷史、故事、傳說等進行平面化的動漫情境畫面或動畫片設計并展示。

(三)唐崖土司王城的三維立體數字化:運用三維數字化設備和軟件實現對唐崖土司王城整體到局部,山體、建筑到文物及生活日用品的三維建模、材質渲染等仿真性設計與展示。一方面可以恢復原有的狀況和文物;另一方面對現存狀況進行三維的復原。并借助Web網絡平臺進行展示。

(四)數字化唐崖土司王城博物館:信息時代,博物館的數字化已經成為一種時尚和潮流。在信息技術得到空前發展的今天,已經有很多博物館開始探索新技術并積極與科技人員和設計師合作,把計算機應用于博物館展示領域,拓展了博物館展示的空間和手段。在數字博物館里,傳統博物館中的展品如今只需敲擊一下鼠標就可以清晰且內容詳盡地呈現在閱覽者面前;利用虛擬現實技術,人們更能實現在虛擬博物館中的漫游;大眾很難欣賞到的珍貴展品也通過互聯網絡實現了一飽眼福的殷切愿望。將所有的數據及其資料收集整理,建立唐崖字展示平臺,實現對唐崖土司王城的保護、利用、開發。

(五)、唐崖土司王城的虛擬現實:運用虛擬現實技術實現對唐崖土司王城的虛擬重建,為人們提供可觀、可賞、可游、可參與的虛擬現實展示空間,使歷史、現在及未來的唐崖土司城成為一種具有現實感且參于其中的數字化展示。運用計算機虛擬現實技術對唐崖土司王城文化遺產實現保護、開發和利用;其價值在于對文化遺產的定義、價值、實體恢復、以及旅游開發、消費觀念等產生直接或間接的影響。虛擬現實技術對文化遺產的重新建構,消解人們因時間、地點、距離等所帶來的不便,突破時間與空間的界限,使歷史成為即時性、當下性、隨即性,使歷史文化遺產消費成為大眾化,使文化消費成為不必要太大經費支出和付出精力的大眾消費品,人們可以隨時隨地的進入消費狀態,對歷史文化遺產的實物消費轉化為對數字虛擬現實的消費。

(六)唐崖土司王城的網絡宣傳數字化:建立獨立的唐崖土司王城數字化網絡平臺,獨立設置網站,形成一個全面覆蓋的網絡,展現唐崖土司城的歷史、現在、未來發展,使全社會的人們參與其中對唐崖土司王城的保護、開發、利用。擴大唐崖土司王城的宣傳,引起人們對唐崖土司王城文化遺產的關注,并收集社會各層面對唐崖土司王城關注的意見和建議,為唐崖土司王城的開發、利用、保護提供更有力的支撐。

數字技術的應用使文化遺產的概念內涵發生轉變與擴展,物質與非物質文化遺產是當代對文化遺產的界定,虛擬現實技術所構建的對文化遺產的實體虛擬、動漫設計、虛擬漫游等高新技術所產生的供人們欣賞、學習、游樂等產品理應成為文化遺產的部分,使文化遺產的概念內涵得到擴展與延伸,歷史文化遺產的定義延伸與價值重組。文化遺產繼承與保護的觀念更新、措施與手段的得到拓展,增加了文化遺產保護與開發利用的科技含量。

我們正處在一個數字化信息化的全新時代,民族文化是我們的精神家園和心靈棲息地,優秀的傳統文化是我們靈魂的故鄉。面對多元文化的世界文化背景,我們應當積極實施中國文化數字化保護工程,把博大深厚的傳統文化資源轉變成數字文化產品和教育手段,加強全民的文化保護與學習意識,擴大中華文明在世界范圍的影響力,是當前文化遺產保護研究的重要課題;同時,縮小現有數字化技術及其應用與文化遺產保護需求存在的較大距離,所以深入研究計算機硬件系統、虛擬現實技術系統等前沿技術, 盡快提高我國文化遺產保護的技術水平;加強虛擬現實與藝術學、社會學、歷史學、考古學、生態環境學等學科的交叉研究,使之與我國文化遺產保護的實際工作有機結合,建立起文化保護、傳承、傳播、開發、利用的有效途徑。

 

———————

引文注釋:

[1]胡小強編著.虛擬現實技術[M].北京:北京郵電大學出版社,2005.7,第一版第1頁

[2] 同[1] 第301頁

[3]趙和生著.建筑物與像——遠程在場的邏輯[M].南京:東南大學出版社 2007.8 第一版 第33頁

[4] 參見:http://www.86vr.com/case/relics/200410/4031.html

[5] 同[3]第32-33頁

[6]彭冬梅,潘魯生,孫守遷.數字化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新手段[J].美術研究,2006.1,第47—48頁

[7] 同[3] 第32-33頁

[8]邢淑芳.對構建唐崖土司皇城民俗文化村的思考[J].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4.5

[9]李德仁.虛擬現實技術在文化遺產保護中的應用[J].云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學版),2008.7第1-4頁

[10]胡偉燧,潘志庚,劉喜作,方賢勇,石教英.虛擬世界自然文化遺產保護關鍵技術概述[J].浙江大學CAD&CG國家重點實驗室.系統仿真學報,2003,第315-317頁

————————

*該文發表于《前沿》(中文核心期刊-人文社科綜合類)2010年第18期



[1] 石慶秘,男,1967年生,苗族,副教授,武漢大學工程碩士,研究方向為軟件工程與中國民族藝術?,F為湖北民族學院藝術學院美術系主任,中國藝術人類學學會會員,中國南方少數民族研究中心研究員,湖北省民族民間文化藝術研究中心研究員,湖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恩施自治州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lixj | 閱讀: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熱門評論
一本大道在线观无码一线_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器_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a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